笔趣阁 > 秦吏 > 第665章 你信的是哪个洛阿神?
秦始皇三十五年六月下旬,豫章郡南野县(江西南康)秦军驻地,绕了一圈,从横浦关归来的黑夫及其部属在此休整。
  
  一岭相隔,气候大不相同,南野县气候不错,不似岭南那样酷暑难耐,黑夫可以自在地在树荫下纳凉吃瓜,一边看第一次伐越时绘制的地图。
  
  这时候,外边却传来一阵震天响地的叫好声,惹得几名短兵亲卫都忍不住翘首而望。
  
  “这是第几次了?”
  
  黑夫也不抬头,问帮自己整理文书图籍的文秘陆贾。
  
  “第七次。”
  
  陆贾无奈地说道:“这个月以来,梅鋗已同君侯的‘暴虎’角抵七次了!”
  
  原来,黑夫收服梅氏后,梅鋗作为人质,被带到岭北。自由倒是恢复了,但这厮依然嘴硬,颇有不服之色,常说硕大秦营之中,无人能与他相斗。
  
  东门豹哪受得了这话,顿时大怒,强烈请求下,黑夫便答应,让他们打一架。
  
  不带兵刃,赤手空拳,是角抵而不是斗剑,也不会出现梅鋗伤了东门豹,或者东门豹将梅鋗捅死,破坏盟约的情况。
  
  梅鋗才二十余岁,龙精虎猛,自信满满。而东门豹年近四旬,按年纪可以做他爹了,但事实却是,不过数合,梅鋗就被东门豹撂倒在地!
  
  事情发生得太快,梅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,觉得是凑巧,遂一次次发起挑战,东门豹不打仗时也闲得慌,遂欣然应战,二人就一路走一路打,东门不愧是能手刃大鳄鱼的猛士,梅鋗屡败屡战,眼下已是第七次了……
  
  前几回,黑夫还亲自去看,二人皆是勇将,如同两头凶猛的虎豹,你来我往,互相撕扯碰撞,踩得场内黄土飞扬,士卒们则在边上拼命为东门豹呐喊助阵。
  
  秦律只准公战不许私斗,营中极少发生打架,顶多吵嘴,经常会出现兵卒三五成群骂战,却不敢动对方一下的情况。
  
  “兵球”在咸阳、南郡风靡一时,但在南征军里却玩的不多,士卒唯一能看的热闹,便是比较武艺高低的角抵之戏,两人的意气之争,竟成了三军饭后的消遣节目。
  
  “听士卒们叫得如此高兴,大概是东门豹又赢了。”
  
  黑夫摇摇头,不甚关心,继续忙于案牍。
  
  但与先前不同的是,这回,欢呼响起后不久,东门豹与梅鋗便齐齐来到黑夫面前,东门豹面有得色,梅鋗则鼻青脸肿,一反常态,扭扭捏捏的。
  
  黑夫皱眉:“让医者好好给他诊治,阿豹你也是,下一次,下手轻些!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我苛待梅君长呢。”
  
  大家一瞧还真是,这半月来,梅鋗屡屡挨揍,看上去,像是受了酷刑虐待似的,顿时哈哈大笑。
  
  梅鋗则满脸涨红地下拜:“君侯!梅鋗服矣,秦军中,果有勇士,梅鋗不如,请勿要再羞辱我了!”
  
  真是太阳西升,铁树开花,一向嘴硬头铁的梅鋗,居然低头服软,黑夫放下地图:“真服了?”
  
  “心服口服!”梅鋗一点脾气都没有,一个月内连打七场,七场皆负,可不是得认输么?
  
  这倒是意外之喜,黑夫乐了,虽无七擒七纵,却有七揍而服:“我问你的事,也能好好回答了?”
  
  “但凡梅鋗知道的,一定全部告知君侯!”
  
  黑夫要问梅鋗的,自然是岭南诸越的事,虽然秦军一度深入岭南,但对他们的了解,依然只停留在皮毛。
  
  兵法云: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,不知彼而知己,一胜一负。既然做了南征大将军,就得仔细了解自己的敌人,敌之虚实、分布,甚至是习俗喜好,都要搞清楚。
  
  有了这些,才能对其分化利用,在军事进攻的同时,施展“攻心”之策。
  
  梅鋗的部落属于扬越,本居住在豫章南部,在一百多年前,楚令尹吴起迁徙封君,开发江南的浪潮中,梅氏被击败,不得已退到岭南,至今已有数代人,对这群邻居的了解,自然远胜秦人。
  
  这一聊不要紧,在梅鋗的叙述中,黑夫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。
  
  “你说什么,越人信的,还有蛤神?”
  
  ……
  
  世界是雷王创造的,而布洛陀则是越人的老祖父,这便是岭南越人的创世神话。
  
  其中雷王管上界,布洛陀管中界,蛟龙(鳄)管下界。后来大地万物峥嵘,人类兴旺,布洛陀便和雷王商议,把天地间分为12国。
  
  梅鋗高速黑夫:“岭南十二部,生出十二王,各部不相同。一部蛟变牛,一部马蜂纹,一部声如蛙,一部音似羊,一部鱼变蛟……曾有一个羊部的麽来投靠梅氏,他便是这样说的。”
  
  所谓的“麽”,便是岭南越人的巫祝,根据麽巫世代口口相传的神话,岭南诸越同祖同源,分成十二个部落,区分的标志,就是信奉的动物神灵不同。
  
  其中,其中信奉蛙的国牍,就是位于柳江流域的西瓯,此外还有离水上游的桂国,信奉黄牛神。
  
  而被秦人命名为南越的地域,生活着五个部落:水牛部占据西江,马蜂部占据东江,羊部控制番禺,蛟部滨海而居,蛇部匿身于丛林沼泽。
  
  更西边的骆越,则有鸟部、蛇部、鱼部,但都已经统属于骆君。
  
  此外还有竹部,在数百年的混战中,被崇拜蛤神的西瓯击败,迁徙到了西北边的群山中,如今有了一个新的名号:夜郎,其首领自称“竹王”。
  
  数来数去也只有十个,另两个,大概是在混战里被吞并,彻底消亡了。
  
  梅鋗讲完后,黑夫算是明白了,越人的信仰,很像某游戏里,巨魔崇拜的“洛阿神”。
  
  仔细想想,聚部而居、干栏建筑、猎头、嗜血、纹身、巫蛊,除了不喝魔精,不修金字塔,越人和巨魔还真像。
  
  “你信的是哪个神来着?”这大概是两个不同部落的越人碰面后的沟通方式,同一个神,就意味着同族,不同的神,就得相互提防了。
  
  “要是我,肯定信蛤神啊……”
  
  黑夫暗暗嘀咕,他感觉,自己似乎找到了历史上,赵佗能长命百岁的原因……
  
  据梅鋗说,或因神灵,或因领地、猎场,南越五部各自为政,经常相互猎头攻杀,梅氏与他们也有世仇。
  
  黑夫听后不由感慨:
  
  “能让这群信仰不同,矛盾重重的越人统一对外,屠将军能做到这点,死的真不冤!”
  
  ……
  
  陆贾对黑夫的评价是:“临事而惧,好谋而成者。”这种统帅,最注重战前的庙算,了解了岭南越人的情况后,便可以着手制定战略了。
  
  南越也就是后世的广东,地形北高南低,众川发源于三面群山,奔流入海,根据来路不同,南越的主要河流有三:
  
  北江、东江、西江,最后三江汇于番禺,形成了广州湾。
  
  北江由梅氏控制,如今已归附秦军。南越五部,水牛部居西江,马蜂部居东江,羊部居番禺,这三部是种水稻为生的。而蛟部位于后世潮汕一带,直到唐朝,那儿都以鳄鱼多而出名,蛇部则散居于丛林之中。
  
  秦军的战略目标,是控制已形成城邑的番禺,在那里站稳脚跟,通往番禺的诸水道,也要纳入控制。所以上次战争中,与秦军有无法调和矛盾的,便是水牛部、羊部,马蜂部被贾和杀了首领,其子欲复仇,所以才对驻扎东江龙川的秦军穷追猛打,导致了小陶的陷落与失踪。
  
  此番黑夫筹划的第二次伐越,大的战略上也一样。
  
  “进攻南越,无非是两条路,越五岭、出三关,沿北江而下,可至番禺,其次便是从桂林出兵,经苍梧,破水牛部,与主力会师番禺。”
  
  黑夫提纲挈领,看向帐内的利咸、吴芮、东门豹、陆贾诸人:“二三子有何方略,可畅所欲言。”
  
  利咸首先禀报道:“君侯,我先且说说上次伐越之误,那位贾将军只走陆路,从长沙、豫章发兵行数百里,资衣粮,入越地,舆桥而逾岭,柁舟而入水,没有大的涂道,大军穿过深林丛竹,林中多蝮蛇猛兽,夏月暑时,疟疾霍乱之病滋生,曾未施兵接刃,死伤者已众矣。就算抵达番禺,越人遁入林中后,数万大军的粮秣也难以为继。”
  
  黑夫颔首,气候、交通、粮食,这是摆在面前的三大难题。
  
  陈无咎治疗各种热带病的草药,只能治标不能治本,所以进军只能挑冬天。
  
  至于交通和粮食,除了黑夫钟爱的就地屯田外,吴芮还想到了一个主意:
  
  “水陆并进如何?分别于桂林及湟溪关造船,待水大时顺流而下,可避开密林,直至番禺,粮秣亦然,以人力骡马运到湟溪关或桂林,便可顺流而下,补给大军。”
  
  利咸摇头:“水陆并进虽好,但又有一难,越人擅长舟战,番禺水网纵横,濒临大海,上次便是如此,秦军夺取番禺,但越人乘舟如乘马,来去迅捷,袭扰我军,难以制之。”
  
  眼下的番禺,诸流所汇,是一座水上城邑,若无过硬的舟师,就算夺下来,也守不住,这都是上次战争的教训
  
  “秦军亦有舟师。”
  
  黑夫道:“本侯在胶东时,花费数年,打造了最强大的楼船,可渡东海击寇,如今那支舟师,也已奉陛下之命,调到了会稽郡……”
  
  “会稽太远了。”
  
  利咸道:“君侯当知,南方不比北方,夏秋之际,狂风卷来,巨浪滔天。楼船舟师不可能直接从会稽到番禺,非得在中间停歇数次,而这三千里海路,能泊船补给的,只有两处津港!”
  
  “我知道。”
  
  黑夫颔首:“一处是东瓯,而另一处,是闽越的东治城!”
  
  那么问题就清楚了,想要夺取并守住南越,需要击溃越人的水上力量,这就须得舟师帮忙。但舟师想南来,又需要一处距离适中的港口。然而,能出动一万青壮的闽越桀骜不驯,直到现在,也不愿归服秦朝。
  
  “故欲收南越,必先夺闽越!”
  
  黑夫起身,给这次军议定了调子,离冬天还早,正好让中原调来的民夫、兵卒在武昌集结训练,入冬后与在岭北戍守数年的老卒轮换,等熟悉气候了,才能进军。
  
  而这期间,他正好动用任嚣统帅的舟师,以及殷通的东路军,先将闽越拿下……
  
  但欲破闽越,又该从何处着手呢?
  
  众人纷纷建言,各抒己见,但就在这时候,有人不顾短兵阻拦,掀开帷幕,闯了进来!
  
  “季婴?”
  
  会议被迫中断,看着被桑木按在门口的人,虽然他留了胡须,但那瘦猴般的模样,不是季婴,还能是谁?
  
  “你不是在南昌么,怎么来这了?”
  
  黑夫让尽忠职守的短兵放手。
  
  “亭长!“
  
  季婴神情激动,也顾不上礼节了,快步走上来,告诉他一个好消息:
  
  “小陶回来了!他还活着!”
  
  ……
  
  PS:第二章在11点左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