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秦吏 > 第666章 七闽
秦始皇三十五年,六月底时,当黑夫率军抵达庐陵县时,从南昌赶来的小陶,也到了这。
  
  众人一度以为他被贾和抛弃后,已命丧岭外,却不想竟能安然回来,一时间感慨万千,不过这略带悲情的气氛,却被黑夫一句话给破坏了。
  
  他打量了一下形容枯槁的小陶,打趣道:“瞧你晒得,比我都黑。”
  
  利咸、东门豹、季婴等人哈哈大笑起来,连小陶也忍俊不禁,一时间,众人仿佛又回到了在湖阳亭时,上班摸鱼打卡的快乐时光……
  
  但昔日的无名小卒们,如今已是秦南征军的中流砥柱。
  
  这时候,东门豹给了小陶一拳:“季婴说,你是从余干回来的,为何兜了这么大圈子?”
  
  这也是黑夫的疑惑,利咸早就写信跟他告状,说小陶太过耿直,常与贾和争辩,便被派去东江,筑龙川城。老贾兵败撤退时,小陶所率的一千兵卒,两千民夫来不及离开,被南越诸部围困在龙川,长达数月。
  
  但半年前安圃想方设法,派人去龙川接应时,那里却早就城破人空。本以为是惨遭屠戮,但仔细搜查后,发现并无多少尸体,就算南越人好食人肉,总不能一点渣不剩吧。且旗帜、金鼓,甚至是厨房的釜都统统带走,完全是安然撤离的模样。
  
  于是,小陶去了哪,就成了一个谜,直到今天,才得以揭晓。
  
  “吾等去……去了东边。”
  
  小陶还是口吃,他花了很长时间,才解释清楚,自己究竟是如何兜了一个大圈子的。
  
  原来,南越诸部围困龙川数月后,还是无法攻破城池,遂陆续撤走,小陶他们也吃光了城里的存粮,因为东江越人“马蜂部”的滋扰,根本没有种稻屯田的可能,最后决定战略转移,想办法回到岭北。
  
  但西面的路,被南越诸部所阻,根本打不通,北上则崇山峻岭,无路可走。小陶不得不率部东进,他们走走停停,一个月后,一头闯入了闽越人的领地……
  
  不过,那片土地上的闽越领主,却并对到来的秦军表现出敌意,反而赠予衣食,让小陶他们在一座山间坝子安顿下来。过了数月,又提出可以借道,让小陶从闽越北部,走小道返回秦朝……
  
  “如此说来,竟是闽越人帮了你,汝等才能绕道闽越,回到豫章?”
  
  黑夫可算明白,为何小陶和他身边剩下的千余人,为何会翻过武夷山,突然出现在余干县秦闽边境了。
  
  东门豹没想明白:“闽越不是与大秦为敌么?为何会帮小陶。”
  
  小陶口吃,半天讲不明白闽越内部的复杂情况,黑夫看向一旁的吴芮:“贤弟,你家世代与闽越隔山相望,你来讲讲。”
  
  吴芮应诺,说道:“闽越虽号称一国,但也并非铁板一块,是分封的,这传统,还得从越国时说起……”
  
  原来那闽越的“王族”,并非土著闽人,而是来自江东的越国。
  
  一百年前,勾践六世孙,越王无疆在位,都城吴被楚军所破,无疆战死,越国灭亡。
  
  但好在,越国是分封制,钱塘江以南的会稽地区,仍有不少越人领主苟延残喘。但他们非但不能齐心协力复国,反倒为谁做新越王,打得不可开交,于是或称王,或称君,一盘散沙,名义上朝服于楚。
  
  这种情况,一直坚持到四十年前,春申君封于江东,这才将钱塘江以南的诸越君长一并收拾,并入楚国。
  
  但跑的最远的越王无疆子孙,却得以幸免,他们在浙南、福建一带建立了闽越国,以初代王无驺之名为姓,号驺氏,今已传承六代。因为继承了古越国的制度礼仪,故闽人在百越之中,是最为先进的。
  
  不过,在继承文明遗泽的同时,闽越也承袭了越国的习惯:分封。
  
  吴芮道:“最早的闽越国,今已分出了东瓯、闽越两王,各自为政。闽君之邦,又陆续分封子孙,共有七邑,号称七闽,各有邑主君长……”
  
  其中控制后世闽北、闽南地区的,便是闽王无诸之弟,驺无恤,正是他帮了小陶一把。
  
  “无恤?”
  
  黑夫总感觉这名似曾相识,不过于越、闽越人取名,无X,是最常见的。
  
  说起来,眼下这位”闽越王“驺无诸,着实是一条汉子,他的堂兄弟,东瓯君驺摇都已经向秦军投向了,但驺无诸一听说,秦人要他去王号,改称“君长”,便一口回绝了使者。
  
  那宣言的大意是:我乃勾践子孙,当年先君无驺,乃是越王无疆太子,本可投降楚人,做楚国封君,但他为保留王号,从会稽来到闽地,现在我也一样,若是去掉王号,毋宁死!
  
  无诸心中,是有作为勾践子孙骄傲的,哪怕秦军强大,也不愿屈从,正好西路、中路秦军败绩,东路统帅殷通谨慎,或者说胆小,不敢孤军冒进,遂给了闽越喘息之机。
  
  但这个世界上,不管在哪,有铮铮铁骨的硬汉,就会有带路党……
  
  黑夫问小陶:“那位无恤城主,他帮了你,所图是什么?”
  
  小陶道:“驺无……无恤说,兄无诸不知天高地厚,妄图与上国为敌,必败无疑,他不愿勾践、无疆断绝血食,愿助秦击破无诸,事后,当臣服于秦,但要让他做闽君!”
  
  “我答应他。”
  
  黑夫露出了笑,真是瞌睡来了枕头,有带路党的话,闽越何愁不破?
  
  “你且让人按原路翻过群山,去告诉驺无恤,若能助我,便可世代承袭为闽君。我只要东冶一座城邑,其余的七闽、八闽、九闽、十闽,统统给他!朝廷不会往山里派一名官吏,也不留一个兵卒!”
  
  ……
  
  攻闽之事有了眉目后,对于暂时保持守势的中路,黑夫做了一系列安排。
  
  统领郴县兵的“假裨将”,自然是那位帮他干掉贾和的辛夷都尉,辛夷是统一战争里名将辛胜之子,爵位不低,只等咸阳同意,就能转正,黑夫对他的要求只有一个:听话。
  
  此外,黑夫又以平阳山关之乱为由,卓拔老同事,湟溪关守将安圃为“三关都尉”,将阳山、横浦、湟溪三关,连同一万兵民交给他,开始囤积粮食,伐木造船,为明岁进攻南越做准备。
  
  而后,黑夫又拟定了用来攻伐闽越的军队,将自己的老部下们,统统塞入其中,几乎个个都升了官。
  
  利咸素来稳重,黑夫让他在南昌督粮,为治粟都尉。
  
  东门豹勇猛,为踵军都尉,继续做前锋大将。
  
  小陶亦为都尉,但他带回的那批残兵需要休整,黑夫让他挂名,打算平定闽越后,让小陶去武昌和共敖轮换,论练兵,还是小陶更有心得,能带着一群残兵败卒,兜了一个大圈子,在异域转战数百里,还能活下来一半,且建制尤存,实在是一个奇迹,足见其能。
  
  而季婴,则被任命为“督邮”,这是新官职,专门管整个军团各部的驿信军情往来。
  
  这也算是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,没有外人的时候,季婴乐呵呵地笑言:“你们看,亭长做主帅和不做主帅,简直是亲儿子和干儿子的差别,过去公不疼母不爱,如今,吾等却个个高升了!”
  
  众人哈哈大笑,黑夫却语重心长地对他们说道:“汝等可知,在第一次伐越大败后,人人皆言,南方是个烂摊子,但我却毅然接了下来,这是为何?”
  
  季婴和东门豹最先嚷嚷道:“是因为亭长想吾等了!”
  
  利咸心思最多:“亭长是不愿吾等在南方,受外人欺凌。”
  
  小陶想的比较深:“是因为……亭长不愿,国事败坏,子弟丧命。”
  
  黑夫点头:“汝等说得都对,我不仅无法放任国事败坏,也是舍不得旧部,舍不得南郡、安陆子弟,我曾说过的,要带你们回家!这承诺,至今未改!”
  
  “但,我之所以敢只身南下,还有一个原因!”
  
  四人都看向黑夫。
  
  “汝等,还记得在湖阳亭,在户牖乡,在蕲南战场,还有在这豫章的事么?”
  
  “都记得!”
  
  小陶、利咸、季婴重重颔首,东门豹也大声道:“怎可能忘!”
  
  那是过去十五年来,他们一步一步,携手同行的足迹,虽然现在,黑夫已经一步迈上了帝国的半山腰,而他们尚在山脚。
  
  黑夫让众人聚过来,动情地说道:”在这些地方,吾等面对的敌人各不相同,或是贼寇盗匪,或是魏国武卒,或是楚军精锐,或是荆邦余孽……“
  
  “但相同的是,不管在哪,汝等都是最值得信赖的乡党,是可以将背交给对方的袍泽!”
  
  他握紧自己的拳头道:“在冒着风雪南下时,我告诉自己,只要有东门豹、有利咸、有小陶、有季婴,只要有你们,只要吾等能够重聚,那就如同五指合成拳头,就没有做不成的事!只要吾等齐心协力,就没有斩不了的敌酋,灭不了的邦国!”
  
  “然也!”
  
  四人动容,纷纷将手放了过来,与黑夫的拳头,堆叠到了一起,齐声道:
  
  “吾等,愿为亭长披荆斩棘!”
  
  ……
  
  重新汇集了旧部,安排好前后诸事,就在黑夫抵达南昌县,准备挥师东进时,作为“督邮”的季婴,却给他送来一份来自咸阳的信。
  
  是叶子衿的家书,里面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家常里短,从她为叶腾守完墓,到回了一趟安陆看望黑夫他母亲,最后又带着两个儿子,以及陪在身边的侄女小月,去咸阳居住。
  
  这一去,是作为人质。
  
  她废了很多纸墨,描述了骊山的新景,说了渭南街的繁荣,已风靡都城,香气扑鼻的面食小吃,还有上林苑那一大片新宫殿的雄伟,以及孩子们初到咸阳后的种种趣事:来自西域的新奇瓜果,高鼻深目的异乡客商,还说这座城市变化太大了,难以适应:“吾等如陋乡之子入城。”
  
  直到最后,她才轻描淡写地,告诉了黑夫一件政事。
  
  黑夫眼睛扫过那几行字,顿时闪过一丝惊诧:
  
  “陛下,换相了!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