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秦吏 > 第670章 独断
“你以为,商君变法是为了什么?”
  
  咸阳宫大殿内,隔着陛上的一排排火烛,秦始皇将这个问题抛给了扶苏。
  
  每个公子王孙,成年前后,都会有师、傅教授知识,而其中最重要的,就是“史”,太史令胡毋敬曾对他们讲述秦国的往昔,那段筚路蓝缕的历史,扶苏自然是清楚的。
  
  “禀父皇,昔时我厉、躁、简公、出子之不宁,国家内忧外患不绝,三晋攻夺我先君河西地,诸侯卑秦、丑莫大焉。孝公继位后,欲东伐,复穆公之故地,修穆公之政令,故颁招贤之令,使商君变法,自然是为了富国强兵……孝公用商鞅之法,移风易俗,民以殷富,国以富强,故百姓乐用,诸侯亲附。”
  
  秦始皇颔首:“嗯,富国强兵,你只说对了两点,但还有一点漏了。”
  
  “那便是集权,集举国之权,操持于君王之手!”
  
  秦始皇说道:“权制独断于君则威,断于公族、庶长、卿大夫,则就会出现厉公、躁公、简公、出子屡屡被弑之事。不说秦之变法,魏、楚之变法,亦都是打击公族,削弱封君,彼辈不除,便是贫国弱兵之道。故商君变法,做的事便是将秦之贵公子绳之以法,并使宗室非有军功论,不得为属籍,只有大权独揽于君,秦才能专心耕战,一意东出!”
  
  扶苏点了点头,同时忽然发现,今日的秦始皇,居然极其耐心,居然会与他说这么说。
  
  问题又来了:“你以为,先君惠文王杀商鞅而留其法,又是为了什么?”
  
  扶苏应道:“听闻是惠文王为太子时,与商鞅有隙,继位后,宗室多怨商鞅,商鞅逃亡,后又返回封地造反,事不成,便被车裂以徇秦国,众人皆言,他是作法自毙……”
  
  “就这么简单?“
  
  秦始皇冷笑:“孝公变法时称,宾客群臣有能出奇计强秦者,吾且尊官,与之分土。他信守诺言,将商地十五邑封给商鞅,而此时秦的关中之地,集小乡邑聚为县,不过三十一县……便如同朕将整个楚国故地封给某位大臣,你觉得,君臣能相安么?”
  
  “商鞅为秦集君权,诛公族,绳宗室,可变法之后,他却成了最大的封君,足与秦君分庭抗礼,独立为诸侯,当时他只有两个选择,一是弃封邑,退隐告老,第二,便是死!哪怕他未曾得罪宗室,那也是匹夫怀璧!”
  
  商鞅,这个主持了变法的人,实死于他精心为秦国打造的集权之道。
  
  他就是第一个死掉的法家,也是第一个死掉的“秦吏”,但绝非最后一个。
  
  集权,这就是历代秦王孜孜不倦的路,从秦孝公开始,到秦昭王时臻于鼎盛,但后来两代,却被吕不韦破坏殆尽。
  
  那位来自卫国的“仲父”热衷分割君权,妄图让相权膨胀,实现共治朝堂,他在《吕氏春秋》里鼓吹:“天下,非一人之天下也,天下之天下也”,还用了一字千金的噱头,加以宣扬……
  
  吕不韦差点就成功了,那些年宗室、外戚势力,也在不断抬头,眼看秦王们的百年集权,就要毁于一旦。
  
  这也是秦始皇,如此恨他的原因。
  
  可就在那时候,秦始皇读到了一本书,里面有一句话,让他拍案叫绝!
  
  “独视者谓明,独听者谓聪。能独断者,故可以为天下主!”
  
  这话,已经比商鞅的“法者,君臣之所共操也;信者,君臣之所共立也”更进一步!
  
  秦始皇仿佛找到了知己,大呼:“寡人得见此人,与之游,死不恨矣!”
  
  等韩非入秦后,秦始皇与之深谈,对何为“君道”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。
  
  “能使君王集权之术便是道,君贵独也,道贵一也!”
  
  统一,独断,这就是秦始皇施政的基石,为了统一,他绝不分封子弟,坚持郡县制,为了独断,他不断打击丞相的权势,昌平君之后的隗、王二相,不过是盖章用的戳子,以及好看的礼器,等到了李斯、冯去疾,亦毫无为相者的尊严,秦始皇说换就换。
  
  秦始皇踱步到跟前,他与扶苏的身高差不多,但戴上冠冕后,就显得更高。
  
  这是十年来,秦始皇第一次对扶苏说这么多话。
  
  因为皇帝认为,过去的扶苏,连知道这些事的器量都没有……
  
  至于现在?呵,在所有父亲眼中,儿子永远是“不成器”的。
  
  哪怕我们成长再多。
  
  他摇头道:“你倒是学会了投朕所好,读《韩非子》,用里面的事来劝谏,但你,却连朕为何喜欢都不知道!真是白看了!”
  
  秦始皇是骄傲而自负的,他坚定的意志,是使天下一统的直接动力,若无独断,就没有六国人才归秦,没有郑国渠,若无独断,就没有第二次伐楚。
  
  而他始终认为,现在做的事情,东伐西讨南征北战,都是高屋建瓴的决策!
  
  而想要完成这些,且不说长生不死,起码要长寿……
  
  那群尸位素餐的官吏,那批吵吵闹闹的百家,那些鼠目寸光的黔首。
  
  他们关心的只是爵禄高低,蜗角之争,衣食冷暖,怎会看得懂泽陂万世的伟业?
  
  愤恨,不解?无所谓,有高人之行者,固见负于世;有独知之虑者,必见骜于民。愚者闇於成事,知者见於未萌。民不可与虑始而可与乐成。论至德者不和於俗,成大功者不谋於众!
  
  他要做的,是不受任何人牵制的、独一无二的、为所欲为的,真正的皇帝!
  
  今日的这场父子局,信息量太多,扶苏有些发怔,但他没有忘记自己今日的目的,为喜开脱。
  
  “但这,与父皇惩处喜,并无关系啊……”
  
  “你还是不明白……”
  
  秦始皇有些失望,他负手返回陛上:“既然汝等一直与朕说法,那朕便对喜以法论处。”
  
  还不等扶苏高兴,秦始皇便道:“你说喜当以越职论罪,那诽谤罪呢?”
  
  论对律令的了解,扶苏怎可能比得过秦始皇呢?那可是他在手边把玩数十年的东西啊。
  
  秦始皇将那封害他吐血的奏疏扔到扶苏脚下,让他自己看:“这些话,句句皆是诽谤!”
  
  扶苏捡起奏疏读了一遍后,亦大吃一惊,喜比他想象中的,还要大胆……
  
  诽谤罪,这是几年前新立的一项罪名,任何有损于秦始皇的言行,都必将视为大不敬,必将遭到最严厉的惩处,轻者流放,重者当诛!
  
  皇帝是神,皇帝不会犯错,皇帝也不能容许任何批评,哪怕是善意的!若放纵它们汇聚到一起,就能敲碎巨人身上的闪烁镀金,露出凡俗的斑驳铜锈。
  
  “扶苏,你现在听懂了么?”秦始皇的声音传来,是那么的冷血。
  
  “法者,治之端也,此言不错,但后面还有一句话,君者,法之原也!”
  
  秦国律法是哪里来的呢?一开始是公族宗法,后来商鞅入秦,带来法经,稍加损益,遂有秦律。但这法里,却掺杂了君主的意志,秦孝公、秦惠王以此来铲除公族,杀死商鞅,秦昭王也以此赐死白起,兔死狗烹,让范雎掉了脑袋。
  
  今天,皇帝的意志也融入了律令中,乾纲独断,只要他想,随时可能往律令里添加条款:诽谤、妄言、挟书等言论罪,也能将服役期限从一年改为三年,将每年的口赋从一次变成十次。
  
  那样一来,还有固执的官吏说他带头坏法么?
  
  那样一来,他们面对这样的律法,是不是得乖乖执行?
  
  这就叫朕既律令,这就叫言出法随!
  
  法为什么需要变?是为了便国,是为了利民么?
  
  不不不,它不是要让黎民黔首生活更好而变,而是根据皇帝的大欲而变。
  
  秦始皇对此,无比清楚:
  
  “说到底,法,不过是朕用来驾驭天下的器械,就像衡石,就像方升。”
  
  “而吏,不过是找来操作器械的人,用爵禄换取其忠诚,他们就像弩机上的零件,随时可以替换”
  
  “你要明白,这千百人里,没有谁是不可或缺的。”
  
  “高至丞相李斯,下到区区亭长,皆如此,哪怕是黑夫,哪怕是喜,也一样!”
  
  每一句话,都震得扶苏耳廓嗡嗡作响。
  
  他花费半年披挂的甲胄武装,被秦始皇的利剑轻易划开,隐约觉得有不妥之处,但却无从反驳,只能低头默然。
  
  但秦始皇却不放过他。
  
  “扶苏,你以为,喜的这奏疏,是不是诽谤?”
  
  扶苏冷汗直冒,说是诽谤,那喜就要罪上加罪,很可能被诛。
  
  说不是诽谤,那就说明,扶苏也认可喜的话,这个问题,真难回答啊……
  
  更难回答的话接踵而至。
  
  “你觉得,朕若是错了,需要想尧舜那样,罪己认错么?”
  
  “你觉得,朕没办法长生不死么?”
  
  还有一个问题,秦始皇并非直接问出口。
  
  “你觉得,自己羽翼已丰,这就等不及了么!?”
  
  ……
  
  看着陷入两难的儿子,秦始皇喉咙发痒,又想咳嗽了。
  
  他好希望他说是啊,那是期待。
  
  又好希望他说不是,那是不甘。
  
  皇室的父子关系,与一般黔首人家不同,而更像狮子。
  
  哪怕是雄狮,也会有舐犊情深,但当幼狮一天天长大,二者的关系,却多了敏感和冲突。因为年轻力壮的孩子,随时会取代日渐衰老的自己,变成族群的首领。
  
  动物尚且不甘,会将孩子远远赶走,何况是人?
  
  “扶苏……不敢。”
  
  扶苏语塞,直到人生第一次与父皇正面交锋,他才发现,在皇帝面前,自以为充分的准备,竟如此不堪一击。
  
  自诩为深思熟虑,却显得无比浅薄。
  
  但他必须回答,这个问题,不止决定了喜的生死。
  
  “若昌南侯在此,他会如何说?”
  
  电光火石间,扶苏闪过一个念头,对秦始皇长拜道:
  
  “扶苏坚信,父皇能长生不死!儿臣愿去西域昆仑,为父皇,寻找西王母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