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秦吏 > 第676章 王之蔽甚矣
被你称之为“老婆”的二次元小姐姐突然有一天,变成了等人高的手办,但不管是容颜还是风格,都与你想象的完全不同,你是大骂着脱粉,还是会欣然接受新设定?
  
  谁也想不到,功盖三皇,德超五帝的伟大的秦始皇帝陛下,居然也要面临这种抉择。
  
  咸阳宫内,新筑的“王母殿”,是秦始皇专门为西王母而修的“寝宫”,里面尚无女主人,有的只是各类与西王母传说相关的物件,以及殿墙上的巨大画像。
  
  画像上,位于昆仑墟瑶台仙境的西王母是这般形象:视之可年三十许,修短得中,天姿掩蔼,容颜绝世。她在殿东向坐,着黄金褡襡,文采鲜明,光仪淑穆,带灵飞大绶,腰佩分景之剑,头上太华髻,戴太真晨婴之冠,履元璚凤文之舄……总之,是中原人标准的审美,漂亮而又端庄娴淑。
  
  而被搬进宫殿,摆在秦始皇面前的“大夏西王母像”是什么鬼?
  
  她倒是个女人,这点毋容置疑,还是个体态丰满的少女,眉宇清朗,双目有神,鼻梁挺拔。
  
  但又有男子般的气概和健壮,披挂得像个战士:头戴战盔,盔上左右有两只兽身鸟首有翼怪物,秦始皇不知道这叫“狮鹫”。身上是袍挂和长裙,胸部披饰甲胄,其上装饰浮雕,那是一条人首蛇身的怪物它其实美杜莎,右手托着只人身双翼怪这是胜利神尼凯,左手持一杆长矛,脚边靠着盾牌,盾牌背上浮雕着战斗场面,盾内盘有一条大蛇。
  
  当听说这就是大夏人所知的“西王母”时,秦始皇是有点懵的。
  
  这……相差也太大了吧!
  
  尽管大夏人言之凿凿,说这两位是一个神,但秦人始终无法接受,若黑夫在此,肯定会摔碗大骂:“你特么在逗我!”
  
  雅典娜是西王母?他还想说咸阳宫外的十二金人是十二黄金圣斗士呢!
  
  典客赵亥和乌氏延战战兢兢地向秦始皇汇报经过:
  
  “陛下,大夏人言,此神名为牙典纳,乃大夏国及同族诸邦所奉之女神,与使者所述西王母颇似,为天帝之女,亦可使人长生。其与诸神居于高不可攀之神山,当为昆仑之墟,此山在西海对岸,距玉门关两万余里,乃大夏人祖地也。”
  
  “大夏虽距西海甚远,然每隔四年祀神时,亦会派使者归去,然近来,路途为条支国所阻,故久未前往朝拜,知陛下欲寻此神,特来告知……”
  
  “牙典纳,条支,西海?”
  
  这些从未听过的新名词,让秦始皇皱起眉来,让人拿出一年前的地图,才发现葱岭以西,皆是一片空白。
  
  又令乌氏延将大夏国道路、城郭一一标出来,还算比较详略,但更西边的条支究竟有多大,西海有多远,那座山位于何处,就只能脑补了。
  
  “邹衍先生所料不差,九州之外,果然还有九州么?儒者所谓中国者,於天下,不过八十一分居其一!?”
  
  这种发现带来的惊喜,远胜过“找到西王母”本身,尤其是听乌氏延诉说,大夏国土著,耕田,田稻麦,甚至还有礼乐文字时,眼中几乎熄灭的火焰,又再次燃起!
  
  当你征服了已知世界,六合之内,无不臣者时,却被告知,这不过是天下的一角……
  
  当然是无比的兴奋,但想到自己可能命不久矣,便又充满不甘!
  
  带着这种感觉,秦始皇再度审视西王母与名为“牙典纳”的女神像,竟觉得这高鼻深目的胡女,忽然顺眼多了。
  
  对了,听大夏人描述,说她虽寿命已有万万年,还是”处女之身“呢,这设定,倒是更合秦始皇口味。
  
  于是,秦始皇却没有暴怒,王母殿未曾成为大型脱粉现场,他也没有狂喜,立刻让人兵发条支,定要去西海瞧个究竟。
  
  而是冷静思索之后,下令道:
  
  “召集众博士、巫祝,让他们来说说看罢!”
  
  ……
  
  乌氏延出宫后,刚回到身为九卿之一“太仆”的兄长家中,乌氏倮就屏退左右,拉他进密室,恶狠狠地说道:
  
  “你竟敢诓骗陛下,是想害我家族诛么!?”
  
  “兄长在说什么?”乌氏延大惊。
  
  乌氏倮冷笑道:“你与大夏人的说辞漏洞百出,当大秦所有人都眼瞎,当陛下看不出来?”
  
  在他的逼迫下,乌氏延藏不住了,只好将自己和大夏人的如意算盘一一禀明。
  
  “我何尝不知道,大夏将此神说成是吾等寻找的西王母,其实是想祸水西引?”
  
  原来,通过让暗暗学会大夏言语的译者,装作仆从,偷听其日常对话,乌氏延已猜出,大夏之所以热衷于此事,不止是想讨好秦朝皇帝,建立更深的贸易关系,他们还想借秦朝的人手,抵御外敌的入侵……
  
  “我听说,那大夏原本是条支王治下诸侯,独立方数十年,如今条支王欲复昔日疆域,近来不断发兵东来,已击破安息,下一个要兼并的,就是大夏。条支拥兵数十万,大夏恐不敌……”
  
  除了条支外,乌氏延还在大宛打听到,妫水北边的大草原处,被秦人称为“塞人”,而大夏称之为“斯基泰、萨迦”的游牧部落,也在不断发动进攻。
  
  腹背受敌之下,大夏恐亡,恰逢神秘的“塞里斯国”使者现身,还在寻找什么“西王母”,病急乱投医之下,大夏人便派遣使者入秦,见秦果真十分强大,便谎称知道西王母所在,并将矛头指向条支,意欲借秦朝皇帝的军队,挡下条支的远征……
  
  反正秦朝隔着葱岭,对他们的威胁,远没有条支、塞人大。
  
  “这群大夏人,真是打的好主意啊……”
  
  听完弟弟的实话后,乌氏倮啧啧称奇,这大夏国果然与一般的蛮夷戎狄不同,居然会有如此精明的算计。
  
  “可不是,这群大夏人,鬼精着呢,与彼辈贸易丝糖,最喜讨价还价。”
  
  说罢,乌氏延朝乌氏倮下跪道:“兄长,弟也是出于无奈,距陛下寻西王母已八年矣,距吾等远涉大漠,寻遍西域,也已四年矣,虽每年都送些骏马、瓜果回来,但真正的使命,却无半分进展。眼看,出使耗费无数钱帛,陛下催促越来越紧,我心急如焚……”
  
  他知道秦始皇的耐心有限,唯恐再交出成果,自己会成为皇帝暴怒之下的牺牲品!
  
  于是,乌氏延虽未与大夏人合谋,但却对他们的诡计故作不知,希望能向秦始皇交差。
  
  乌氏延朝兄长稽首:“是我心存侥幸,诚如兄长所言,此事若败,乌氏必族!兄长不如将我告发,或能保住这太仆之位和全家性命!”
  
  乌氏倮却只是叹息道:“汝等之计虽平平无奇,明眼人都能瞧出来,但如今的大秦,与过去不同的,说实话的罪,可比说谎重多了!”
  
  “现在的情形是,人人知之,人人不言,最后一个说真话,直言世无西王母,长生不可期的人,已被陛下赶到远方服苦役,硕大一个咸阳城,更无人敢说一句真话!”
  
  乌氏倮说的正是侍御史喜,看到喜的下场后,朝野上下,还有谁会傻愣愣地直言呢?
  
  他将乌氏延拉起来,低声道:“更何况,你以为,陛下真的还相信长生不死么?”
  
  乌氏延有些发愣:“陛下不相信,那为何日夜催促吾等寻昆仑墟……”
  
  乌氏倮道出了他所理解的真相:
  
  “陛下需要的,其实已经不是西王母,而是一个能让他,将这场美梦做下去的由头……”
  
  他指点着弟弟,露出了笑:“陛下本来意有踌躇,削减了阿房宫的人手,但汝带回来的消息极好,真是瞌睡来了枕头。呵,九州之外的九州,泰西之地的礼乐之邦,一定能为陛下的梦,添色几分!”
  
  “吾弟,你还记得陛下封禅泰山之年,各地争先恐后,送来的祥瑞么?”
  
  乌氏延点点头,当时他还未开始西行,见证了那出荒诞不经的闹剧,直到秦始皇去到泰山脚下,在胶东守黑夫言“人瑞方为祥瑞”后,这股歪风才有所消停。”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,你且放心吧!”
  
  乌氏倮冷笑道:“咸阳城,马上又要上演一出好戏了!陛下不是让众人议论么?博士、阴阳家、巫祝、胡巫,甚至是朝中大臣。所有人,都会为了圆陛下这场梦,竭尽全力,引经据典,将你与大夏人的谎话圆上!”
  
  百年前,曾有邹忌讽齐王纳谏,言:“今齐地方千里,百二十城,宫妇左右莫不私王,朝廷之臣莫不畏王,四境之内莫不有求于王:由此观之,王之蔽甚矣……”
  
  而秦始皇之威,远胜于齐威王十倍不止!其蔽,亦甚过十倍!
  
  硕大帝国,系于一身,所有的臣民,都围着一个人转,所有的谎言和恭维,都为你一个人准备。
  
  这就是皇帝!
  
  所以,不管西王母究竟不是雅典娜!
  
  但如今,她必须是雅典娜!
  
  ……
  
  PS:
  
  安息长老传闻条枝有弱水、西王母,而未尝见。《史记.大宛列传》
  
  感兴趣的可以了解下《汉武帝内传》,魏晋,从汉武帝出生之时写起,直至死后殡葬事宜,简略概述其一生行迹,对于他痴迷求仙问道,尤其西王母自昆仑山下降旨会武帝之事迹,绘声绘色。汉武帝也痴迷长生,大费周章找过西王母,所谓“安息长老传闻条枝有弱水、西王母”,大概也是汉朝使者按图索骥搞出来的鬼。
  
  就这只言片语,现代人还真有“历史学者”做对比证明:《白色的西王母西王母与雅典娜神话的比较研究》,这就是脑洞来源。不知道是硕士还是博士论文,内容倒是挺好玩,不过刊载的刊物居然叫《益寿宝典》,真是应景极了。
  
  笑过之后才觉得,现实永远比故事更离奇。
  
  就像你们天天脑补我是美女作者,其实我只是抠脚大汉。
  
  https:
  
  天才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