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秦吏 > 第686章 不知足
番禺城的地势,负山险阻南海,第一次战争时,秦军中路军将此地作为大本营,经营了一段时间。只可惜当时准备不足,在疫瘴和兵变的双重打击下,不得已放弃。
  
  现如今,黑夫将代表自己这“关内侯”身份的赤色交龙旂插在城头,宣布秦军永久占有此地。
  
  中原的腊祭这天,连南郡都是冰天雪地,可在岭南番禺,气候居然只是微凉,满山树木依然苍翠。
  
  在山与海交汇的地方,黑夫让全军集合,要在今天举行一场仪式:为有功将士授爵!
  
  庞大的船队泊于海上,数万人则在城外摆开阵势,蔚为壮观,被拘为隶臣妾的越人看到这一幕,亦不由心惊。
  
  “都尉共敖,将武昌营出三关,夺四会,至番禺,沿途数战,全军共斩首虏八千级,虏越人二万九千,功勋卓著,按律当拜爵两级,由五大夫升至右庶长。”
  
  “假都尉东门豹,斩首虏三千一百四十六人,虏越人五万八千人,当升两级,由公乘至左庶长。”
  
  按照秦军的规矩,黑夫是无权决定裨将军任嚣的赏爵的,所以,他只宣布了都尉、别部司马一级别的功爵。东门豹、共敖等都尉则宣布率长、五百主一级别的功爵……依次往下,直到什长宣布各什。
  
  在宣布完毕后,但凡是要赏爵至大夫以上者,皆要发往咸阳,由皇帝授权丞相、御史确认,才算完成。不过,大夫以下的四个爵位,黑夫却是有权在军前直接授予的……
  
  他让嗓门大的侍卫手持铜皮扎成的简易喇叭,声震四野:
  
  “三军之中,因功勋卓著,斩首盈论,连升两级,至大夫以下者,出列!”
  
  同时满足这一要求的人不多,稀稀拉拉,有数十人站了出来,他们之中,有因为作战英勇,直接升到上造的刑徒、黔首,有二十多人。也有小规模作战中,斩首远超要求数量两倍以上的百长、屯长,仅有数人……
  
  在秦军中,集体功劳比个人功劳要难,能连升两级的,都是下层军吏里拔尖的人。
  
  韩信,亦在其中。
  
  他们在传令兵指引下,来到前边,站成一排,当听说昌南侯要亲自来册爵时,脸上表情各异,有的兴奋难耐,有的激动莫名。作为下层军官和小兵,甚至是刑徒,这些人连见到黑夫的机会都少,更何况他老人家来亲自嘉奖?
  
  众人翘首以盼,不多时,黑夫纵马而来,停在立功将士前方,随即翻身下马,几名亲卫紧随其后,手里捧着的托盘上,放着造型各异的冠、巾……
  
  回忆一下这十多年来,黑夫头上顶过的各种玩意就知道了。秦军之中,不同等级有不同的发型,发髻偏左还是偏右,戴不戴冠,戴什么冠,都有讲究。
  
  这些发冠,就相当于后世的军衔,走在营中,一眼就能分辨为军衔高低,知道是要拱手作揖,还是轻轻点头示意。
  
  最先颁发的,是五位直接从“上造”升到“不更”的军官,黑夫走过来时,他们站得笔直。
  
  韩信位于最左边的位置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昌南侯本人,肤色是古铜色,和传说中一样黑,他今天打扮得十分庄重,头戴鹖冠,身着华丽的甲衣,背后是鲜红大氅。
  
  “见过君侯!”
  
  五人下拜,黑夫让他们起来,随即从亲卫手上接过代表“不更”爵位的梯形木板冠后,将它戴在立功将士头顶,而后问了第一人的名。
  
  “下吏张仲!”
  
  “你是都尉东门豹麾下,甲率、寅闾的屯长,南郡鄀县人?”
  
  那人报出后,黑夫竟准确说出了他的籍贯、官职和隶属部队,这位张屯长惊喜不已,对黑夫下拜时,甚至哽咽出声。
  
  这就是看功劳薄时多花点时间的好处了,接下来三人,黑夫亦知其名,令这群军吏骄傲不已。
  
  终于,轮到韩信了。
  
  “你这后生,长得真高啊。”
  
  本来想亲切地拍着韩信肩膀,喊他“小鬼”的黑夫首长不得不抬起头,才能直视韩信的目光。
  
  韩信的确很高大,比黑夫还高了半个头,这有些紧张的青年这时候才反应过来,总不能让昌南侯踮着脚为自己换冠吧!连忙单膝跪下。
  
  黑夫也未阻止他,同先前一样,轻轻取下韩信头上的赤帻,又取来板冠,稳当当地,戴在这个高个少年的发髻上,并为之系缨。
  
  和后世被首长授勋的军人一样,这一刻,韩信身体有些僵硬,当那缨结打上,黑夫让他起来时,才长吁了一口气,拱手道:“多谢君侯,我叫……”
  
  “我知道你。”
  
  黑夫却打断了韩信的话,让韩信心中咯噔一下,生怕这位君侯听说的,是他在淮阴受胯下之辱的事。
  
  但黑夫却指着他道:“韩信,淮阴韩信,治粟都尉萧何麾下的辎重百长,指挥着几十个兵,数百民夫,将劫粮的越人打得落荒而逃,斩首为同级军吏之最,你立功不小啊……”
  
  旁边四人目光扫来,都有些羡慕,能让昌南侯连名字带籍贯功劳统统记住的,仅此一人啊……
  
  这让韩信脸上跟火烧似的。
  
  但也仅此而已,黑夫没有再对韩信说什么,旋即后退一步,对五人笑道:
  
  “不更,本将挺喜欢这爵位,那还是十四年前的伐魏之役,那时候,我只是个小小屯长,因攻下外黄而得爵。听说以后不必服更卒之役,每年能多闲一月,便高兴得不行,同时也觉得,自己已到顶了。”
  
  黑夫指着众人头上的冠道:“此乃士爵之顶,跨过这一步,便是大夫之爵,比先前更难升数倍,但我希望,汝等能更进一步!”
  
  言罢,便转身继续往后面走去,继续给所有出列的人授勋。
  
  接下来的仪式上发生了什么,韩信有些记不住了。只记得结束后,平日里对自己冷眼相待,甚至不乏暗中讥讽的同僚都涌上来恭喜。
  
  毕竟,能被昌南侯记在心里的人,可不多,众人都恭贺韩信,说他职位也要高升了!
  
  但稍晚一些,昌南侯下达的官职调动,却让韩信略为失望。
  
  “韩信为二五百主……”
  
  年仅二十一,就能做到二五百主的位置,可将千人,当年黑夫连续参加了伐魏、伐楚两役,接连开挂,在这个年纪,也不过是这职位。
  
  他唯二比韩信略强的,一是挂着个假县尉的职务,二是爵位略高,已是公大夫了……
  
  所以说,在爵位远没当年值钱的如今,不管是身为上造,统领百人,还是作为不更,出任二五百主,都是萧何和黑夫对韩信的破格提拔了。
  
  秦军的制度就是这样,若要从底层往上爬,不管你有天大本事,都只能一级或两级走,没办法一口吃出个胖子。
  
  但韩信虽知道这点,心中亦难掩自己的失落。
  
  这不是自大,亦非不知足,韩信无法忘掉,在上个月的四会之战里,他因出身辎重部队,不得参战,只能站在营内哨塔上,眼睁睁地看着那位共敖都尉,在指挥大军围堵越人时,犯了一个又一个虽不致命,却实在不该的错误。
  
  “若对手不是越人,而是一位经验老道的将军,这些小破绽,可就要出大事了。”
  
  当时韩信不免扼腕叹息,不止一次地想过:“若我为司马、我为都尉……”
  
  初战胜利后,韩信对自己信心爆棚!
  
  他觉得,自己肯定比那些平庸的司马、都尉做得好,当授爵之时,黑夫直接说出其名后,韩信更多了一份期盼。
  
  他已经指挥过五六百人的作战,所以希望,自己起码能得到一个别部司马的位置,可将三千人,再试一试自己的器量,试一试,韩信究竟能将多少人马!
  
  是三千,还是一万,甚至是十万?
  
  只可惜,期望太高,往往会带来失望。
  
  “果然,纵然有萧君举荐,纵然有去疾为我说话,韩信,还是没法一步登天……”
  
  韩信只能坐在营帐里,擦拭着新得的不更之冠,这样安慰自己。
  
  但旋即,一道来自将军幕府命令,又让三军侧目!也让韩信惊得跳了起来。
  
  原来,结束仪式后,昌南侯又对传令兵说了一句话,一道轻描淡写,却让人浮想联翩的命令:
  
  “让韩信今晚来我房间!”
  
  天才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