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秦吏 > 第688章 将军

      前几天,在有功将士簿册上见到韩信之名,黑夫是诧异的。
  
      “我派人找了他两年多,怎么突然跳到我碗里了!”
  
      兵仙的名号,黑夫总是记得的。和找刘季时一样,已经开到江淮的糖铺,是黑夫的眼线和探子。
  
      但可惜的是,黑夫被强行设定成:啥都记得,就是忘了韩信的籍贯。可怜对此一无所知的他,只能在楚地大海捞针,而能提供给那几个信得过的乡党信息,只有两个:
  
      “胯下之辱,韩信。”
  
      但楚地何其大也,捞了两年,啥都没找到,却不曾想,竟是骑驴找马,韩信早就被萧何带到武昌营,又安排到岭南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成也萧何败也萧何,这二人真是有缘。”
  
      为防是同名同姓,他立刻让去疾将与韩信有关的事统统禀报,最终确定,这应就是历史上的兵仙本尊,虽然除了胯下之辱外,韩信的命运,已全然改变……
  
      黑夫顿时笑逐颜开,觉得自己得了“买一送一”的大便宜。
  
      手下有一位未来的大才,还是个继承了春秋战国士人传统,“不用,则去”,动不动就喜欢跑路的家伙,黑夫肯定得给他加官进爵,先留一留,旋即召来一见,考校一番,看韩信是否真有传说中的才干。
  
      但纵然有所准备,韩信的提议,还是如闪电霹雳般,让黑夫惊讶。
  
      一直看好韩信的去疾,也未料到他会提出如此偏离常识的计策,斥道:“故技重施?明知前车已覆,却非得沿辙而走,这不是取败之道么?”
  
      韩信却对自己提出的策略信之不疑:
  
      “虽看似相同,实则不同。两年前,屠将军尚未完全控制西瓯,便急于进军至北向户,于雨季冒险进军,遂为瓯人所袭,偏师也遭骆人击败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但只要控制西瓯各条水道,遍筑壁垒,以舟师输送粮秣,则瓯人便无机可乘。待君侯控制瓯地后,可发三军西进,再让两路诈败撤退,仅剩一路士气最旺的精兵孤军深入,西瓯与骆人见其落单,轻我军人少,必出战,战,则一秦可敌五越。陷之死地而后生,置之亡地而后存,秦军必胜!
  
      他朝黑夫下拜道:“这也是唯一能引诱越人交战的法子,韩信不才,愿为君侯前驱,率此精兵!”
  
      他未说出的话是:“你若信我,我便能将兵!”
  
      好一个韩信,竟主动请缨,表面的拘谨自卑之下,那磅礴的进取心袒露无遗。
  
      去疾摇头:“还是太冒险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曾说过一句话,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?”
  
      黑夫却笑道:“多年前,我与李由伐楚,被困楚地孤城,诈败骗得楚人信任,故有此言。韩信之策,让我想到了那次苦战啊,计策虽险,但其志可壮人胸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闻此言,韩信不由大喜。
  
      这一计,让黑夫开始重新审视韩信了,最初他还想着“不要揠苗助长”,想慢慢考校提拔韩信,岂料,这却是一株拼命冒头的秧苗。
  
      虽然,还是嫩了些,但未来不可限量。
  
      黑夫也算沙场老将,知道每一位将军,都有自己独特的用兵特点:李信喜欢剑走偏锋,擅长骑兵奔袭;黑夫则明白自己没什么军事天赋,故喜欢以众凌寡,以强凌弱,打仗贵在一个“怂”字,结硬寨打呆仗,能不冒险绝不冒险。
  
      而韩信,却是那种既能稳得住,又能浪起来的天才,别看他前期稳扎稳打,但冷不防,就来一出与人常识逆反的操作,打你个措手不及。
  
      奇正并用,任势用谋,不止会运营,还能食肉,你以为自己优势很大时,他却一波反杀打出gg。
  
      黑夫现在有些明白了,为何韩信能超越战国四大名将,一跃成为“兵仙”。
  
      “奇正并用,将兵多多益善,有点像王翦,但却比王翦更灵性……”
  
      但这种人才,素来心高气傲,若一味吹着捧着,让他太顺,恐怕要飘到天上去,拿捏不住了。
  
      于是黑夫决定,对这株急于冒头的麦苗,得灌多点水,看似是为它好,可实际上呢?这是暗暗遏制。
  
      于是他说道:“但此战,光是为将者有勇有谋是不行的,还要有一支悍不畏死的兵卒,对军将信之不疑,方能孤军深入,以寡敌众……韩信,你觉得这支精兵,需要多少人?”
  
      韩信想了想:“一万!”
  
      “一万?”
  
      黑夫摇头:“那便是都尉,在秦军之中,爵位与职位相匹,想做假都尉,最低也得公乘,别部司马,则要官大夫。你现在是不更,大秦自商鞅变法百余年来,从未有不更爵的都尉,就算我强行任命,众人也不会服你,到时候将士狐疑,可打不了硬仗。”
  
      “故,我不能任你为都尉!”
  
      他露出了笑:“不过,韩信提议的溯流而上,于郁水周边构筑壁垒,此策倒是不错,若能借此控制西瓯,你便立了大功,可再升爵两级,为官大夫。等此策见了成效,我便立刻将爰书发往咸阳,为你请功!”
  
      “至于那分进合击,长驱直入之策?等我军控制西瓯,你的爵位也足以独当一面,本侯再做决定!”
  
      言罢,黑夫一摆手:“去疾,带他下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诺!”
  
      “多谢君侯!”
  
      韩信的气泄了,垂头下拜道谢,但在黑夫看不到的眼中,却闪过一丝失望之色……
  
      半年内,从不更升到公乘?这显然是不可能的,军功爵,这道激励着秦人一代代向上攀爬的梯子,如今却成了限制韩信一日千里的障碍。
  
      没办法,韩信起步的地位和名声,实在是太低,而他的策略和想法,又经常超超越常识,让不敢放手一用。
  
      有高人之行者,固见非於世,有独知之虑者,必见敖於民。
  
      韩信本以为昌南侯会不同,当是个敢于卓拔人才的明主,否则也不会将萧何一县吏,提到治粟都尉,管数十万大军粮秣的地位。
  
      但还是让他失望了,这位君侯本可展翅而翔,却受拘于秦法律令,束手束脚。
  
      跑是肯定不会跑,韩信是个知恩图报的人,那样会害惨举荐他的萧何、去疾,但郁闷结于心中,哪天说不定就跑了……
  
      但就在韩信要迈出帅帐时,昌南侯却喊住了他!
  
      “韩信!”
  
      韩信回头,却见黑夫竟起身,快步走来。
  
      作为统御数十万大军的将军,黑夫可明白着呢,员工的工作激情往往来源于上司的肯定,而肯定的方式有很多种:譬如升职、加薪等重大表扬。
  
      除此之外,口头表扬,也是一种重要方式,反正不要钱。
  
      但不管是什么奖励,关键在于,得让员工感觉到老板对他的重视,让他当真觉得,自己是独一无二的螺丝钉……
  
      “君侯?”
  
      黑夫走到韩信面前,慨叹道:“方才恍惚间,想起一件事来,那十二年前,秦楚决战刚分出胜负,我在淮阳被陛下召见,陛下笑着问我,有没有想过当将军?”
  
      秦始皇帝陛下,也是深蕴上位者之道的,选拔打磨人才,让人心甘情愿效死的手段,当真炉火纯青,比如骑着白马,向西而去的李信,便甘为皇帝前驱,虽死不悔!
  
      秦始皇对黑夫更是重视,又是问志,又是加鹖冠,又是赐字……
  
      帝王之术背后,是否有一丝惜才的真情?黑夫不知道,等他也有样学样,将这法子用在自己手下身上时,发现这东西,常是真中有假,假中有真,有时候玩多了,连自己也分不出真伪。
  
      就如现在,他对韩信道:“我当时答了陛下一句话,你可知道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韩信哪知道啊,讷讷地说不知。
  
      黑夫看着韩信:“故兵卒有志者必欲为将,觅封侯,不欲为将为侯者,志短也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不想当将军的士兵,不是好士兵!今日,我将这句话,赠予你!”
  
      韩信本来有些郁结的表情,一下子舒展开来,取而代之的,是惊愕与感动。
  
      昌南侯只一句话,就说出了他深埋心中的志向!
  
      “你是骐骥,能一跃千里,但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啊,起来太快,容易为人所嫉,前路难行。荀子有言,不积跬步,无以至千里,不积小流,无以成江海,年轻人,还是要沉下心,饭要一口口吃,路要一步步走。”
  
      黑夫拉起下拜哽咽的韩信,像是承诺,又似是期许,勉励他道:“本侯相信,假以时日,你,亦当为大将军!”
  
  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。m.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