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秦吏 > 第701章 兵家大忌
秦始皇三十六年八月中,韩信所乘坐的船,正行驶在斤南水碧绿的水面上,数十艘船排成一列,划开一道长长的波澜,水中鳄鱼浮起又沉下,两岸古木参天,猿声不断。
  
  斤南水,也就是后世广西左江,此水宽近百步,船队可行驶无虞。靠前者为航速较快的明轮船,这最起码是唐宋时期的技术,桨叶加上明轮踩踏转动,逆流行驶的速度不减,可日行数十里。
  
  而船上所载的,多为参加过上一次战争的老兵,他们曾深入到骆越领地,当时负责军中侯望的人,甚至能记得这条河流走向……
  
  “夫惟义可以怒士。士以义怒,可兴百战。”
  
  韩信看着这群前些天还对森林恐惧不堪,尚未从战争创伤里走出来的老兵,如今却战胜了畏惧,甘为大军向导,不由感慨。
  
  一位好的将军,果然是能化腐朽为神奇的。
  
  “兵无常勇,亦无常怯;有气则实,无气则虚,虚则怯。昌南侯收故卒尸骸,使亡魂野鬼有栖身之所,以名籍不朽作为补偿,不仅让死者得以安息,也激励了生者。”
  
  合军聚众,务在激气,黑夫这一套激气之术,真是恰到好处,不论新卒老兵,关中人还是楚人,都同仇敌忾。
  
  “这一点,我亦要向昌南侯学学啊。”
  
  韩信精通兵法,尤其是战术层面,堪称天才,但却对人心知之甚少,虽然会推演形势战略,但放大到整个天下时局,就又糊涂了。
  
  不过,昌南侯的操作里,也有韩信看不懂的地方。
  
  比如说,昌南侯紧急发布了一系列禁令,严禁将士,尤其是要被派去攻打骆越的将领们说三句话:
  
  “打到北向户过年。”
  
  “打完仗就回乡里成亲。”
  
  “灭此朝食。”
  
  昌南侯禁止这些话的理由是:“言此者,军常败,战常死。”
  
  经过一年多造势,黑夫在南征军中的威望已抵达顶峰,他的话,在五岭之南仿若金科玉律,将士们虽然不解,但还是遵命,军中乐观言论顿时绝迹。
  
  韩信则不以为然,暗中腹诽道:“没想到,昌南侯也信兵阴阳家的说法!”
  
  许多年前,教授韩信兵法的那些兵家老者曾说过,兵家分为四种:兵阴阳、兵技巧、兵形势、兵权谋。
  
  韩信比较欣赏兵形势家,形势者,雷动风举,后发而先至,离合背乡,变化无常,以轻疾制敌者也。若不算郁林对瓯越的摧枯拉朽,韩信严格意义上只过一场仗,但食髓知味,认定在取胜之道,在于奇正结合,出奇制胜。
  
  至于兵阴阳家,则是顺时而发,推刑德,随斗击,因五胜,假鬼神以为助者。换句话说,就是搞封建迷信,在战前或战时,玩卜筮、占星、祭祀、禳祷诅咒、厌胜等,来诅咒敌人,祈福我军必胜!
  
  又比如,兵阴阳家还认为,打仗不能带女人,带女人则将丧师,若是舟师,则要翻船。
  
  而特别强调战前忌讳讲某些话,也是他们的做派。
  
  不过在韩信看来,兵阴阳家的作用,其实不在于真能取悦鬼神保佑,只在于安定军心,提升士气,毕竟士卒多是愚昧的,很信鬼神占卜。
  
  但昌南侯已靠祭奠亡者激励了三军之气,再搞这一套,就有些画蛇添足了……
  
  “虽有不足,但昌南侯以正统军,以奇用兵,先计而后战,兼形势,包阴阳,用技巧者,可称之为兵家中最全面的兵阴谋家!”
  
  韩信对黑夫的评价,很高。
  
  总之,有了这群老卒为先导,进军十分顺利,再加上近南水河宽近百步,天然落差不大,适于船运,只花了三天时间,秦军船队就走了百五十,距离临尘(广西崇左)旧战场不过两日了!
  
  在感慨水路便捷的同时,负责这支船队的楼船司马,黑夫的侄儿尉阳也道:
  
  “陆路的共都尉,恐怕才走了不到百里吧?数日来,瓯骆虽然一直派人在林中监视,但即便是故意停船露出破绽,彼辈亦未袭击吾等,不知他是否按照君侯的命令,中途假装兵卒染疫撤退了。”
  
  韩信却更有耐心:“越人徒步在林中行走,纵是奔走相告,消息也传得慢,再等等罢。”
  
  他二人此去,实施的正是半年多前,韩信向黑夫所献的“故技重施”之策:以两路军队西进,一路诈败,使越人以为另一路孤军深入,发动袭击,而秦军则利用自己军阵、装备的优势,毕其功于一役!
  
  大家都知道,这或许是南征最后一战,为了争主攻将领的资格,黑夫的亲信们可是争得不可开交。
  
 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,人选不是共敖就是东门豹时,黑夫却出人意料地,点了爵位较低,刚从不更升为官大夫的韩信,将这重任交给了他,共敖则为诱饵。
  
  而运载军队西进的舟师,毫无疑问,则由尉阳统领。
  
  对尉阳,大家没什么好抱怨的,从几年前黑夫将其送入楼船之士起,尉阳便兢兢业业,一点点积累功劳,才升到中级军官。
  
  但韩信算什么东西?一个淮阴无行少年,一个钻入胯下的懦夫,偏偏被君侯极为欣赏,共敖、东门豹等旧部虽不会怀疑昌南侯的决断,但还是颇为不满。
  
  于是,众都尉都说,尉阳是黑夫的亲侄儿,韩信是黑夫的干侄儿,戏言这场仗是“侄儿西征”……
  
  黑夫当然知道这些风言风语,但在韩信前去道别时,却笑道:
  
  “那就用战绩告诉他们吧,告诉众人,韩信是有真本领的。”
  
  韩信有些受宠若惊,黑夫却表示,让韩信作为水路主攻的将领,是有考虑的:他曾在水边击败劫掠粮船的南越人,又与尉阳配合,在郁林大败瓯越,熟于舟师登陆之战。
  
  “夫大将受任,必先料人,知其材力之勇怯,艺能之精粗,所使人各当其分,此军之善政也。”
  
  “本侯之所以用你,是因为你最合适,用人不疑,勿复言,且去!“
  
  不仅如此,黑夫还亲自送韩信、尉阳二人登船,将自己的黄金带钩投入斤南水,立誓道:
  
  “本侯的双龙旗,就插在郁水与斤南水交汇之处。”
  
  “若上游漂下的是骆人尸体,吾当贺汝等终结此战,立大功,得战胜名。”
  
  “若上游漂下的是秦军橹盾鲜血,那本将军,哪怕将这片林子硬生生烧了,也要开一条道,去将汝等接回来。”
  
  “不论生死!”
  
  这一番话,将韩信感动得稀里哗啦,此刻回想,仍唏嘘不已。
  
  “昌南侯举韩信于卒伍之间,不嫌我昔日怯懦之名,授我司马之印,将数千之兵,言听计用……”
  
  韩信今年才22岁,一年半前,他还在淮阴街头钻人胯下,今日得到的一切,都恍若做梦。
  
  对韩信而言,萧何是看出自己是个人才的伯乐。
  
  而黑夫,就仿若千金市马骨的燕昭王。
  
  虽然感激伯乐,但千里马,终究得为燕昭王这样的大人物所用,才能物尽其用,施展才略,一跃千里!
  
  一时间,韩信忘了黑夫在军营中严令:“禁止乐观”的禁令,暗道:
  
  “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,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,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,不管是为自己,还是为君侯的知遇之恩,这一仗,韩信都要打赢!且要打得漂亮!”
  
  报应来得很快,韩信前脚才想完,后脚,前方行驶的几艘船就猛地一顿,船速大减!
  
  尉阳很快便黑着脸来禀报:
  
  “韩司马,出事了,船上的明轮,停了!”
  
  ……
  
  问题很快就被发现,前方十余艘船的明轮之所以难以转动,是因为从上游源源不断,漂下无数水草、藤蔓和细树枝。
  
  “怎么会有如此多的枝草?”
  
  作为向导的陈婴感到奇怪。
  
  “是猴子。”
  
  尉阳继承了其仲父的风趣,在众人诧异时,才笑着解释道:“骆越猴子。”
  
  或许是得了瓯越人的转告,又在两岸窥视了许久,骆人竟然如此之快,就发现了明轮船的弱点:之所以逆流行驶自如,是因为脚踏的明轮增加了动力,但一旦有水草树枝卷入轮中,就卡住难以运转了。
  
  要下水维修吧?也有些困难,水里时不时冒出一条大鳄鱼来,虽然众士卒击水恐吓,更以弩射之,但他们可没有东门豹之勇,工匠们看着鳄鱼那白森森的利齿,说什么都不肯下水去修了。
  
  作为指挥官的韩信,却陷入了沉思,片刻后,再度乐观起来。
  
  “吾等受挫,不见得是坏事,反倒是好事。二三子且想,骆人瓯人这是欲减缓我军速度,汝等觉得,他们想干什么?”
  
  尉阳眼前一亮:“陆路的共都尉诈败了?孤军深入之计有效了?”
  
  “然也。“
  
  韩信道:“不必修理,且让船队减缓速度,就遂了彼辈心意,让他们有集结部众,追上并袭扰吾等的机会!”
  
  是夜,韩信再度让人在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滩旁扎营停留,这是故意露破绽给骆、瓯联军,但他们仍不上当。
  
  于是韩信又想了个办法,派人凿通了两艘船的底部,次日才上路不久,它们便浸水沉没,虽然人救了上来,但满船的“粮食”,却沉到河底去了。一时间,米粒面粉漂得到处都是,韩信又让船队靠岸,修修补补,一整日没有航行。
  
  这一切,都被两岸森林里的骆人看在眼里……
  
  第三天,他们距离临尘不远了,但又让船队多次停留,在野果尚未完全腐败的地方,派人去拾果子食用……
  
  这无疑于给了骆人、瓯人信号:秦军快无粮了。
  
  第四天,韩信来了招更绝的,抵达临尘后,眼看这里的骆人聚落已人去屋空,便立刻让船队掉头,向下游行驶,这是要撤的节奏……
  
  果不其然,是夜,在一处平坦河湾停歇时,斥候禀报,说周围活动的越人数量剧增!
  
  “这群鱼儿,终于上钩了!”
  
  但这些鱼,只是在饵边绕来绕去,还是不咬。
  
  入夜后,韩信让全军严阵以待,可骆人只是不断聚集,没有贸然来进攻,经过第一次战争,以及西瓯的教训后,他们已经明白,冲击秦军营地壁垒,只是自寻死路!
  
  直到秦军假装要拔营,拆了简易营寨时,兵卒散乱时,河滩远处的森林,才忽然间铜鼓大作!
  
  躲了韩信许多天的骆人、瓯人,终于露出了影子,他们浑身涂满绿油油的泥巴,蹲在草丛里与背景融为一体,此刻钻出林子,却仿佛无穷无尽……
  
  “怕是有三万人之多啊。”尉阳有些忧心,因为船只数量不足,秦军最终投入的孤军,加起来不过五千,远没有韩信预期的“一万”。
  
  以一敌三尚可,六,能胜否?
  
  纵然敌人的数量几倍于秦军,但韩信却不惧反喜,他制止了刚开始烧火造饭的庖厨。
  
  “停止传飧,让众人集结。”
  
  甚至还十分乐观地对尉阳道:“今日,吾等当空着肚子打仗,待破越人后,再会食不迟!”
  
  “韩司马,这话可说不得!”尉阳大惊,连声劝诫,这是犯了昌南侯严禁的大忌啊!
  
  但没想到的是,韩信却变本加厉,犯了更大的忌连尉阳也知道的兵家大忌!
  
  “尉司马,请你假装惊慌,不等吾等登船,就率船队匆匆离开,开得越快越好……”
  
  随即,他看着远处源源不断涌出的骆人、瓯人战士,面色坚毅而决绝。
  
  “全军士卒,背水,列阵!”
  
  ……
  
  PS:搬新家,忙了一天,只有一章,8102再见,9102你好,大家新年快乐,争取明天写完南征最后一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