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秦吏 > 第705章 荧荧火光
    “荧荧火光,离离乱惑,好,真是好天象!”
  
      九江郡巢湖,湖泊中心的岛屿上,指着天上位置相近的两颗星,范增仰头笑得胡子直打颤,头上的白发狂乱地飞舞。
  
      站在一旁的桓楚打了个寒颤,深秋的风猛烈得就像狼嗥,平坦如镜的湖面尤甚,他裹了两层衣裳都受不了,这瘦巴巴的老骨头却顶着风站在这狂笑,真不愧是疯子……
  
      在桓楚眼里,范增本就是个奇怪的人,他们这支流亡于草泽之中的队伍,最初是大江上的水匪,由一些不容于秦朝官府的轻侠组成,干着小打小闹的劫掠勾当,领头人自然是桓楚,他是江东著名的豪侠,曾是项燕的旧部。
  
      三年前,项氏遭难,当家人项缠逃亡,在关中的项梁被押赴北地。举族星散,名叫项籍的项氏少年只身南下,加入了水匪。此子虽然年轻,却天生巨力,短则持剑,长则使戟,能敌十人,他们开始在江上做大做强,但旋即遭到官府追剿,损失不小。
  
      桓楚与项籍本打算拉着剩下的人,跑到项氏故旧较多的会稽郡去,但恰在此时,居巢人范增只身前来,这老头故意被捉,见到了二人,笑呵呵地说道:
  
      “老朽来从汝等一同反秦。”
  
      听这个头发斑白,年近七旬的老头子说这番话,桓楚只觉得好笑,正好板起脸和范增讲一讲“造反不是请客吃饭”,谁料这老朽接下来的话,却让他和项籍不得不肃然起敬。
  
      “三十年前,我曾在春申君门下就食,不听我策,故为李园所杀。”
  
      “二十余年前,我曾为上柱国宾客,为其献策,破秦李信军。”
  
      上柱国,自然是项籍的大父项燕,项籍虽悍勇好杀,但至少是从小受过贵族教育的,既然是家族故旧,少不得要彬彬有礼,给范老头松了绑。
  
      谁料老头儿喝了碗热鱼汤,开始对二人指手画脚起来。
  
      范增准确预料了,随着第二次南征开始,秦军胶东舟师,定会调到会稽,建议项籍、桓楚去那边肯定是送死,不如到巢湖落草。
  
      “巢湖之水,周四百余里,占英、六、舒、居巢四县之境,纳诸水而注之江,奠淮右,阻江南,吴楚曾争衡于此,汊港大小三百六十,便于藏兵用兵,其湖中焦岛有贼寇盘踞,若能夺而占之,则可以此为据点,招纳淮南江东子弟来投。”
  
      老头儿说的倒是有理有据,二人商议后,接纳了范增的提议,一行水匪由江入巢。
  
      范增本就是居巢人,熟悉当地形势,项籍勇不可当,带着众人,杀得湖中贼寇哭爹喊娘,他自己就斩了数十百人,剩下的水寇怕了这魔王,皆降服。
  
      他们很快就在巢湖站稳了脚跟,也避免了会稽震泽诸寇惨遭任嚣路过时顺手剿了的命运。
  
      经过此事,项籍是彻底对范增心服了,将其当做师长。就在去年,项籍年满二十岁的时候,范增还按照楚国的传统,给他行了正式的贵族冠礼,给项籍取了一字。
  
      “羽!”
  
      “项氏虽残,却未曾消亡,有孙项籍,止南方之阜。三年不翅,将以长羽翼,不飞不鸣,将以观天下形势,虽无飞,飞必冲天,虽无鸣,鸣必惊人。故字‘羽’!”
  
      这便是范增为项籍量身定制的计划,在巢湖隐忍,以待时变,而不是像齐地诸田一样,贸然举事,结果死得一干二净……
  
      从那以后,项籍开始尊称范增为“亚父”。
  
      即便成了巢湖方圆四百里最大的一股盗寇,苦于秦朝劳役的淮南子弟闻之,多欲来归附,但他们依然上不了台面,一旦离了巢湖,连九江郡兵都敌不过,项籍心心念念的“反秦大业”,看上去是那么遥遥无期。
  
      而范增也整日披着蓑衣,坐在湖边钓鱼。
  
      但桓楚曾见过,老头儿任凭鱼儿上钩,就是不提杆,反而看着湖水怔怔发呆,鱼儿脱钩跑了他不管,水鸟停在斗笠上拉屎也不管,还美其名曰:
  
      “所思非鱼,乃天下形势也。”
  
      直到今日,原本枯坐岸边“推演天下形势”的范增,忽然仰天大笑,将一旁朝湖里撒尿的桓楚吓了一跳。
  
      而让范增如此兴奋的,自然是眼前这天象了。
  
      “荧惑守心,是荧惑守心!秦国果然是要乱了!”
  
      范增高兴地将这件事分享给桓楚,却换来桓楚一脸懵逼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是荧惑守心。”
  
      他们这些轻侠大老粗,当然不懂观星之术。
  
      范增只得指着天上的星星,从头解释道:
  
      “心宿,乃东宫苍龙七宿之一,由三颗星组成,是天帝施政之所。心为明堂,大星天王,前后星子属是也。其中,最明亮的心宿二(天蝎座α星),又称大火星,七月流火是也,为天帝象征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而荧惑星(火星),以其荧荧似火,且行踪复杂,顺逆不定,忽东忽西,时隐时现,快慢不均,令人迷惑,故称之为‘荧惑’。天官星占家以为,荧惑主战乱,其占辞与兵、丧、饥馑、疾疫等灾害有关,乃兵灾凶星!”
  
      “荧惑乃不祥征兆,而在心宿附近徘徊逆行,称之为守。”
  
      荧惑和心宿二是全天最红的两个天体,若两“火”相遇,则双星斗艳,红光满天,是重大灾难降临的前兆,亦是天官认为,最险恶的天象之一。
  
      但即便范增说到这份上,桓楚依然挠了挠头,没听太明白,不就是两颗星星靠近么?有什么大不了的?
  
      范增只好直接打比方:“心宿,象征着秦始皇帝和秦国官府,荧惑冒犯其境,意味着秦国定会出大事!大人易政,主去其宫,秦始皇帝,恐有亡故之灾,而秦国也将大乱!”
  
      “这能当真?”桓楚将信将疑,对天象决定一国兴衰这点,不敢苟同。
  
      范增也冷静下来了,捋着被风吹乱的胡须道:“事在人为,但值此征战不休,纷乱疲敝之际,荧惑守心天象重现于世,天下定会人心思动。想必此时此刻,不止六国遗士奔走相告,秦国朝廷也乱成一团了吧?有的人会乘机面刺秦始皇帝,而更多人,恐怕要开始猜测,这将要祸乱于秦的荧惑星,究竟是谁……”
  
      就比方说,赤色,那是楚国的颜色,他们完全可以宣扬,这星象,当应在楚地,就像那预言说的一样,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!
  
      据范增所知,最早一次荧惑守心的天象,是在周宣王时出现的。伴随着异相的,还有“日将升,月将没,厌弧箕服,实亡周国”的童谣,意为,卖桑木作的弓箭之人,即灭亡周国者。
  
      世谓童谣,荧惑使之,周宣王大恐,在国都追捕制弓之人。结果一对做这行的夫妻逃亡时,捡到了周王宫人遗弃的“妖子”,带到褒国,取名褒姒,又来周厉王攻打褒国,褒姒又被献给周朝……
  
      据说褒姒便是荧惑所化,导致了周厉王时的兵灾,赫赫宗周,毁于一旦。
  
      范增总算理顺了胡须,仰头笑道:“而这一次,那亡秦的荧惑星,又将应在谁人身上?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是我!”
  
      二人身后响起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,却是带着轻侠、水寇们操练了一天的项籍,用冰凉的湖水沐浴完毕,来到此地。
  
      青年身高八尺二寸,头扎赤帻,双眉如剑,已蓄起胡须,看上去比实际的二十二岁更大。他力能扛鼎,锐气过人,纵然是刀口上舔血的桓楚也要忌惮几分,不敢与之对敌。
  
      而最特别的还是其眸子,竟是世间罕见的重瞳!
  
      范增却是知道缘由的,当年项燕长子生下这孩子时,因其重瞳面相有异,故秘不示人。
  
      当时正是项氏与楚王负刍关系紧张时期,有谣言称“项氏孙将代为楚王”,欲离间负刍与项燕,所以项羽从小就被养在下相庄园,家里人将他当宝贝,外人却极少见到。正因如此,后来项梁才能让项庄李代桃僵,冒充项籍带去关中而不被发现。
  
      谁能想到,此子,竟成了项氏最后的指望。
  
      项籍来到湖边,一对重瞳之目盯着天际上两颗争奇斗艳的红星良久:“亚父,你说这颗星,它代表着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范增道:“荧惑主战乱,其占辞与兵、丧、饥馑、疾疫等有关。”
  
      项籍握紧了手中的戟:”兵祸、屠戮、灭族、丧乱、尸殍,这些,都是十年前,秦人带给楚国的。终有一日,籍亦当将战争带到关中,带到咸阳,将这些事,十倍百倍,还给秦国,还给赵政!”
  
      他大父为王翦所戮,家族战死者不知凡几,亲父也死于秦军之手,最敬爱的仲父被逼着迁徙入关,如今生死未知,连下相的家族庄园,也被秦军查抄焚毁,延续了数百年的项氏,几乎族灭……
  
      项籍与秦的怨,只能用“国仇家恨”来表述,如同死结,须得其中一方彻底消亡,才能平息。
  
      “我就是荧惑星!”
  
      项羽举起长戟,指着心宿中,最明亮的天帝星,将它想象成自己的仇人,秦始皇。重眸里,好似也闪着赤色的荧荧火光!
  
      “非但要侵其宫,隳其庙,族其族,亡其国,更要取而代之!做这宰割天下的霸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