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秦吏 > 第711章 今年祖龙死!
    典瑞,这是一个古老的官职,从周朝开始,就设置此官,专门掌玉瑞玉器之藏,辨其名物,与其用事,设其服饰。
  
      总之,只要是朝廷和玉器有关的事,都由典瑞来管。
  
      近年来,随着于阗昆仑玉运往中原的道路彻底打通,美玉通过丝糖之路源源不断送来,典瑞的职责赫然加重,所有由少府考工玉人所制之玉,但凡提供给皇室的,典瑞都必须一一备案,有所损有所益,都要清清楚楚。
  
      秦始皇三十七年十一月初,典瑞接到了一项特殊的使命,对一枚失而复得的玉璧进行鉴定。
  
      晶莹剔透的玉璧在典瑞手中翻来覆去,其专注度不亚于后世的古玩专家。在将这块玉的色泽、大小、形制、图案、刻字,甚至是制作时工匠留下的记号,一一与图籍上的记录做对比后,典瑞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:
  
      “陛下,此枚玉璧,正是三十二年六月,御驾巡游淮北,在彭城捞鼎,祭祀水神时投到江水中的那块玉,一切分毫不差!”
  
      秦始皇面色凝重,他让典瑞退下,召来将这块玉送归的使者。
  
      “将事情一五一十,再重讲一遍!”
  
      使者战战兢兢,只能匍匐在陛下,说起自己离奇的经历……
  
      “臣一月前奉陛下之命,随御史驰往东郡,告东郡守,既然那东郡郧星周旁众人皆不招供谋逆之言是何人所刻,有同犯之嫌,故将其不论男女老幼,方圆十里内三个里闾,千余人统统处死!今千人已尽诛杀,臣归咸阳复命……”
  
      那是上个月发生的大事,流星雨后,东郡禀报,说有颗陨星落到了他们那。
  
      陨石落地倒没什么,重要的是陨石上刻着“始皇帝死而地分”!
  
      这件事已经在民间传开了,关东六国籍贯的人,皆暗言,这是天降预言,代表的是上天旨意,预示了秦始皇将死,大秦将一分为七,六国复辟。
  
      秦始皇得知消息后,十分震惊不已,但却不相信这是上天预示,觉得是人为,是诅咒。
  
      “总有刁民想要天子崩逝!”
  
      希望他死的人,很早就有。
  
      最早的时候,是邯郸的贵族子弟,生于长平之战后的秦国公孙,却在邯郸为质,他成长于愤恨和排斥中,造就了后来的性格。
  
      之后,是弟长安君成蹻的母族、嫪毐之徒,彼辈垂涎的是王位。
  
      甚至是他自己的母亲,赵太后,至死也没原谅秦始皇扑杀两个异父弟的事,手紧紧拽着他,指甲抠进肉里,恶毒地骂道:“你个天杀的!”
  
      秦始皇只默默地看着她,什么都没说,他明白,诅咒,这是弱者口头上无力的反抗,由她去吧!
  
      笑骂由人,但秦王政的一统事业,绝不会有半点耽搁!
  
      六国的王和士大夫们,无时无刻不盼着秦始皇暴毙,以缓解秦军东进的压力,甚至派荆轲之辈持刃刺杀,但仍阻止不了天下一统的浪潮。
  
      三军欢呼,黔首俯身,连峄山上的神明,都在山呼万岁!
  
      秦始皇就这样沉浸在长生的美梦里,直到近来才发现,原来,所有人,都盼着自己死呢!
  
      朝臣、将军、官吏、黔首,甚至是自己的儿子们……
  
      刚烈的人如高渐离者,大喊着:“时日曷丧,予及汝偕亡!”
  
      更聪明点的人,则在等着太阳落山的那天,“月将升,日将没”,近来咸阳破有人在暗中传唱此谣,他们期盼的月亮是谁,秦始皇会不知道?
  
      一个人的诅咒不可怕,但千万人的诅咒呢?一个人纵然命再硬,焉能抵过全天下的嘴?
  
      他立即派了御史到陨石的落地处,逐户排查了刻字之人,结果是一无所获。愤怒的秦始皇于是下令:处死这块陨石附近的所有人家,并立即毁掉刻字的陨石!
  
      人死了,石焚了,但秦始皇的心中阴影,并没有随之而去,总感觉心神不宁。
  
      果不其然,才到二月,从东郡回来使者,又遭遇了怪事!
  
      使者道:“臣从关东夜过华阴平舒道,当时正值大雾,雾中,忽然有人持此玉璧站在道中央,拦住我说:’为吾遗滈池君。”
  
      所谓滈池君,便是渭南阿房宫旁,滈池中的地方神,地位与后世的泾河龙王差不多……
  
      秦始皇派人把使者带回的玉璧送到御府察验,察验结果是,这的确是三十二年,秦始皇亲手投入泗水的玉璧。
  
      那一次,秦始皇捞鼎无果,竹篮打水一场空,颇为遗憾,神明也没给他任何回复
  
      但现在,五年前祭祀水神所用的玉璧,咋会被一个不明身份的人糊涂的给送回来了呢?
  
      是神明的回复太迟,还是另有蹊跷?
  
      使者继续道:“那人还说,还说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还说什么?“秦始皇追问。
  
      使者趴到了地上,声音细微:“那人还说,‘今年祖龙死’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今年祖龙死?”
  
      随着使者说出这句话,整个宫殿都缄默了。
  
      祖龙,这句话的关键词是什么意思?旁听的几名博学臣子皆不敢言,但谁都清楚,这指的恐怕就是秦始皇帝!
  
      秦朝本不尊龙,也没规定说龙为皇室皇帝专用之物,通侯伦侯们,一样打着交龙旗。
  
      但随着统一初期那段议谥号,祭五帝,造祥瑞的运动后。秦始皇帝以黑龙为大秦水德之瑞,故世人渐渐也将王侯都能用的龙,当做秦朝的象征。
  
      最典型的,就是某位南征的大将军,在费尽心力,将秦朝形象往龙上引,在岭南搞了龙图腾,往上面添乱七八糟的设定,什么羊胡子,什么声似蛙呱呱叫,想要让越人也变成“龙的传人”。
  
      近年在关东,由于言论管制禁令,“秦始皇”三字都不允许人随便说,故士人常用“祖龙”作为始皇帝的代称。
  
      可怕的寂静持续了许久,使者只好将事情讲完:“臣不解,问其故,那人却已隐在大雾之中,只留下所赠之璧,臣见此玉似皇家之物,故马不停蹄,前来禀报。”
  
      默然良久后,秦始皇终于说话了。
  
      “那人纵然真是山鬼,固不过知一岁事也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就像夏虫不可语冰一样,小小山神,他算什么东西,也敢来预言朕之生死?将那玉璧毁了,敢泄此事者,族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秦始皇的怒意,郁结在心头。
  
      如果说,流星还能强行理解成祥瑞,比如秦文公时,伴随着鸡鸣,就有流星从天而降,被收藏成为秦的国宝,设立了陈宝祠。
  
      但陨石上“始皇帝死而地分”的刻字,如今的预言,无一不是灾祸的象征,这些事传开后,恐怕会引发动荡。
  
      皇帝威势摆在那,既然秦始皇不喜这些“预言”,朝野上下,自有人来否定它们。
  
      比如公然给“祖龙”二字下了定义:“祖龙者,人之先也。”否定这是皇帝的代称。
  
      而经历数次大清洗后,仅存的几个博士,忙不迭地为秦始皇献上
  
      仙真人诗,认为令乐人颂歌弦之,可以驱散心怀不良的”山鬼“们。
  
      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,秦始皇迷信,众人便用迷信的法子来破除迷信。
  
      擅长占卜的巫师经过计算,卦得游徙吉,认为秦始皇应该离开咸阳,去外地巡游,以避诅咒,同时再搞一次大迁徙……
  
      于是,秦始皇决定,徙关东三万户至河西,同时使罪妇八千人迁往岭南,配与留守的单身军人为妻,南征军暂不调回,仍由黑夫镇守。
  
      至于巡游方向?咸阳城中最擅长望气的三名相师产生了争议,分别认为天子气在东北、东南、正南,争论不休,皆认为秦始皇需要过去,用皇帝的威势压一压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东南罢。”
  
      秦始皇想了想,东北和南方都已去过,唯独东南会稽尚未游历,可前去祭拜禹迹。
  
      群臣讷讷而退后,秦始皇陷入了沉思。
  
      其实所有人都不知道,秦始皇自己,虽然禁止旁人言死事,甚至忌讳得连太子都不曾立,但对于死亡,他已没有几年前看重了。
  
      “日出日落,周而复始,但有没有人想过,明天升起的太阳,还是昨日那一颗么?”
  
      想通这点后,死不可怕,起码没过去那么可怕。
  
      可怕的是死得太早,可怕的是死而地分!
  
      这一点,是秦始皇万万无法接受的!
  
      秦始皇的身体,自己知道,多年政务劳顿积重难返,近来呕血越来越严重,能不能活过今岁,还真是一个问题。
  
      所以,那些危险的言论,必须加以控制,诽谤的预言,将从源头断绝!
  
      仔细想想,这一切的开端是什么呢?
  
      “荧惑守心郧星落,沉璧复返祖龙死……”
  
      是荧惑星!
  
      必须找出来,那颗代表着灾难、战争,甚至给秦朝带来分地之厄的荧惑星,其化身,究竟是谁人!
  
      一直到了十一月中,就在新的巡游筹备之际,函谷关守禀报,一名通缉数年的逃犯,主动到关前自首。
  
      “此人言,他知道谁是荧惑星,更有苦求数载的天意图书,要献予陛下!”
  
      他是谁?
  
      秦始皇看到那逃犯的名时,皱起了眉。
  
      “方术士……卢敖?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三十二年,秦始皇东巡,在他遇刺前,卢敖借口为皇帝寻找类似“河图”的图书,与安期生一起离开了行驾。
  
      后来,方术士的骗局被揭露,甚至与刺杀和诸田作乱有牵连,秦始皇怒,坑百余人,咸阳方术士遂绝迹。
  
      卢敖也被官府缉捕,但此人行踪神秘,据说他曾在燕地出现过,又逃到了东胡,如今怎么忽然跑到函谷关,还束手就擒?
  
      虽然对方术士已不信任,但秦始皇思虑再三后,让人将卢敖秘密押送到咸阳,并将他带枷送到宫中,亲自接见。
  
      “罪臣拜见陛下。”
  
      数年未见,卢敖模样大变,不再是仙风道骨的模样,反而瘦削枯槁,满头白发,仿佛老了几十岁。
  
      秦始皇却只是冷冷地问他:“你说,你知道荧惑星是谁人?”
  
      “臣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卢敖再拜:“臣被韩终所骗,为徐福所谤,然臣绝无反叛之心,为了洗刷冤屈,曾为陛下至海外,觅仙岛,又跟随神仙指引,远涉胡天,在北海的尽头,在蓝色的冰雪上,看到黑色的蚂蚁在鬼神的指引下,自动聚集,形成了字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又是字,又是预言,秦始皇面色不愠,正要拂袖让人将此僚带下去,卢敖却以头抢地,大声道:“陛下,这天书预言,与大秦存亡有关!”
  
      秦始皇帝停下了脚步,回过头:“那所谓的天书,说了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卢敖抬起头,额头已破皮流血,他看着秦始皇,一字一顿地说道:
  
      “亡秦者,黑也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ps:参加年会,今天只有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