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秦吏 > 第714章 上下一日百战
“杀……杀死黑夫?”
  
  本性仁善的扶苏,想都没想过这种可能,眼下秦始皇骤然发问,他只能尽量应变地说道:
  
  “若昌南侯……黑夫真犯了国法当死,当真蓄意谋叛,儿臣会尊父皇之命,依法杀了他!”
  
  “若他的确无罪呢?”秦始皇不依不饶。
  
  扶苏道:“或可先押入监牢,听其辩驳,查明真相……”
  
  “真相?”
  
  秦始皇笑了:“朕方才已说过,真相不重要。”
  
  “先君昭王五十年,记载了两件事,其一是,‘武安君白起有罪,为士伍,迁阴密’。其二是,‘武安君白起有罪,死。’”
  
  “武安君被定为死罪的罪名,是不尊昭王之命,率师攻邯郸,应侯范雎告发其意尚怏怏不服,有馀言,恐将作乱,于是便被赐死于杜亭。”
  
  “你觉得,白起当真有罪么?”
  
  扶苏垂目:“父皇,这件事,被认为是昭王时的最大冤案啊……”、
  
  “错,他一点不冤!”
  
  秦始皇却有不同的看法:“武安君是否真的要作乱造反,不重要!白起的确有能力反,号召大军作乱,且掀翻大秦半壁江山,这才重要!”
  
  “为人臣者,全军上下皆其朋党旧部。三军将士只知道将军,不知皇帝。将军一言,胜过天子号令、兵符制书。有这三点,不管这位将军是否还忠于皇帝,忠于朝廷,他都有了危害社稷的可能,这才是最重要的!”
  
  “这恐怕就是昭王必杀白起的原因。万乘之患,大臣太重,臣之所不弑其君者,党与不具也,一旦羽翼丰满,就算臣子无叛逆之心,他的朋党们,也会推着他走上那一步。这就是韩非所言的‘上下一日百战’,再亲密的人,再深厚的情谊,都逃不脱利益二字,不可不防,一旦出现此种端倪,必扼杀之!”
  
  “所以,朕要问的是,若有这样的人,不管他是黑夫,还是蒙恬、李信,甚至是王贲父子,乃至于是操控民间舆情的儒家、墨家之徒,一旦彼辈威胁到了统治,扶苏,你能毫不犹豫地杀了他们么?”
  
  扶苏默然良久,应到:“儿臣……会杀了他们!”
  
  秦始皇孰视扶苏良久,却不问了,只不带情绪地说道:”下去吧,记住你今日说过的话!勿忘之!”
  
  ……
  
  等扶苏汗津津地告退后,秦始皇却摇起头来。
  
  “他犹豫了,嘴上说着杀字,眼中却无杀戮的狠意!”
  
  秦始皇叹息:
  
  “你是变圆滑了,但是扶苏啊……”
  
  “你本质还是没变,你的心,还是不够狠!”
  
  秦始皇信奉韩非的理论,不认为人与人之间有真实的仁爱天,“利”,才是人际交往背后的真正操纵者。
  
  由于利害关系的转变,身为君主,即使是身边的妻妾子女,也有可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将之置于死地。
  
  更勿论没有血缘的臣子了,不管你对他是如何的器重,不管他对你是如何的忠心,也不管彼此说了多少交心之言,多少次虚席问对。
  
  都别信。
  
  都忘掉。
  
  秦始皇心里的君臣关系,本就不是儒家那套“君仁臣忠”礼仪所维系的道德纽带,而是韩非子揭示的,君臣关系最赤裸裸的一面:“上下一日百战”!
  
  而不同的利益追求,是导制君臣大战的根源所在,都想位极人臣,可一旦到了那个位子,就要忍不住要窥探宝器了。
  
  在这种情况下,一旦人主无法术以御其臣,虽长年而美材,大臣犹将得势,擅事主断,而各为其私急……
  
  严重的话,甚至会像三家分晋,田氏代齐那样,取君主而代之!
  
  “朕还在一天,威势震于天下,自然无虑,可朕若真的无法长生,轮到二世皇帝继位呢?”
  
  主少国疑,重臣们也要蠢蠢欲动了,新君没有过人手段,恐怕压不住他们。
  
  这便是秦始皇对未来最大的担忧,死而地分,这固然是六国余孽的诅咒,但也是警告。
  
  秦始皇的目光,开始审视助自己一统天下的臣子们。
  
  朝中文官还好,李斯、姚贾、茅焦等,虽然一个个都是人精,但顶多会点玩弄权术的手段,其威胁,与秦始皇一手培植起来的几位边关大将相比,还是不及。
  
  李信虽然骁勇,但毕竟所将兵民不过六万,还要跨越万里远征,可以忽略不计。
  
  有能力作乱的,无非是两人,那就是分别居于北南的蒙恬、黑夫。
  
  这两人有不少共同点,皆是关内侯,皆久镇边关,麾下数十万军民对其言听计从。
  
  看上去,位于上郡、朔方的蒙恬威胁更大,其出身将门,世代侍奉秦国,一旦有异心,挥师南下便能威胁咸阳。
  
  但蒙恬手下的军民,多为秦人,经过百年秦律训练,对朝廷有极强的向心力,秦始皇有信心,就算自己不在了,朝廷一道诏令下去,收了虎符,准保蒙恬指挥不动一兵一卒!
  
  但南方的黑夫不同,虽然其出身卑微,没什么取而代之的可能。且距离关中辽远,但考虑到三十万军民多是楚籍人,对秦素来没有好感,倒是黑夫这两年间,又是髡发收心,又是树立丰碑,赢得了南征军的心。
  
  据在江陵的监军昌武侯回报,旧部也安插得有点过分,甚至有“岭北皇帝最大,岭南黑侯最大”的呼声。
  
  秦始皇琢磨道:“一旦山陵崩塌,这黑厮若被属下怂恿,振臂一呼,说不定还真能成岭南一州之主……”
  
  所以,黑夫究竟是不是“荧惑星”的化身,“亡秦者黑”的预言孰真孰假,在秦始皇看来,一点都不重要。
  
  重要的是,未来的黑夫,的确有作乱割据的可能性!
  
  那就不能姑息养奸!
  
  但在秦始皇看来,主道有许多种,杀臣,是最低劣的手段!
  
  君臣之间、臣子之间,相互揣度、试探,相互控制与反控制。各种政治气球被不断放出来,君臣各怀鬼胎,阳逢阴违;不到鱼死网破的时候,都共同维持表面上的平衡……
  
  这才是默认的游戏规则,哪怕是秦始皇,也要带头维持,一旦开了杀功臣的先例,这份君臣默契的秩序,会被破坏殆尽。当所有人都不按规矩来时,帝王之术,就不好用了。
  
  所以秦昭王杀了白起后,大失人心,在他晚年,投敌的重臣一个接一个,在对外战争里一连败退,差点把五十年扩张的老底全丢了。
  
  “朕不会这样。”
  
  不到万不得已,秦始皇不会杀任何功勋之臣!
  
  所以秦始皇只将蒙恬调回咸阳,任卫尉,而又重新启用沉寂良久的王离,让他做中郎将,改由冯敬去北边守卫长城。
  
  接下来,只需要借出巡的名义,去一趟衡山郡,让黑夫喜滋滋地带着有功将士来受封。那时,秦始皇只需要一个彻侯的头衔,几桶美酒,就能解除黑夫的兵权,将其旧部打散,安排到各处为官。黑夫则带回朝廷,做一个虚职的九卿。
  
  至于岭南,可让李由、任嚣镇守。
  
  如此,北军南军,两个隐隐成型的集团,便能消解于无形!
  
  压制王氏十年后,这大秦第一将门凋零得厉害,王贲老迈病笃,王离也只是个空名侯爷,是时候拉出来遛一遛了。
  
  而冯敬、李由,虽然扶不起来,但也能推上去,站站台面,用王冯李三家,制衡蒙、尉两将。
  
  更别忘了,外面还有一个李信……
  
  秦始皇是个极其厉害的权术高手,随意几手替换,原本有些危险的局面,再度盘活,所有人都无法做大,每一方都有政敌掣肘,不敢动弹……
  
  尤其是黑夫,将变成囚于笼中的鹰,剪去好不容易蓄养丰满的翅膀,让他只能为大秦造福,却无法为害。
  
  在人君看来,富贵安老,这是对人臣最大的仁慈了。
  
  “若到时候,其意尚怏怏不服,有馀言,该怎么办?”
  
  秦始皇自言自语,目光变得决绝起来。
  
  尽管杀臣,是主道里最低劣的手段,但身为帝王,绝对不能或缺的……
  
  “是杀心!”
  
  是秦昭王明知道白起为大秦立下赫赫功勋,说杀时,却毫不犹豫的决心!
  
  秦始皇低下头,看到了履上的一只黑蚂蚁,那大概是先前踩那四个字时,爬上来的。
  
  “朕知道,你也不容易。”
  
  他将其捻起来,遗憾地叹了口气,随即却毫不犹豫地掐死,扔到脚边!
  
  这才是君对臣,该有的态度!
  
  “若其果有不平之意,骊山的殉葬坑,多得是!”
  
  ……
  
  PS:新封面是不是没有以前的好看?
  
  没办法啊,网站宣传硬性要求,到下个月就换回来了。
  
  其实我也更喜欢以前的封面啊,因为是我老婆设计的o(* ̄︶ ̄*)o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