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秦吏 > 第722章 国家终于同意给我们发老婆了!
    “君侯,吾等戍期已延至四年,何时能归啊?”
  
      满脸褶子的老卒抱怨不已,听口音,他是江淮楚人。
  
      “然也,吾子我走时才到我膝,如今回去,恐怕到我腰了,也不知还认不认我……”络腮胡的关中汉子也恨恨不已。
  
      我徂东山,慆慆不归;不知何处吹芦管,一夜征人尽望乡……尤其是在服役四年之后,许多个夜晚,都有士卒在夜半惊醒时,暗暗抹着眼泪。
  
      不管哪个时代,征人的心思都是差不多的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终于在昌南侯带领下,占领闽越,征服南越,消灭西瓯,击败骆越,眼看百越皆已扫平,连朝廷的爵位也发下来了,一场场胜利之后,便是载誉归乡,但秦始皇帝仿佛将这十数万远在天涯海角的人给忘了,结束役期,返回故乡的事,迟迟不提。
  
      愤怒和不安萦绕在众人心中,无数双眼睛看着黑夫,希望昌南侯能给他们一个答案。
  
      从一年多前,陆贾在长沙郡给他讲“及瓜而代”的故事时,黑夫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,眼看瓜儿已熟四次,藤蔓枯老掉落又长出新芽,可岭南十数万戍卒征夫,却仍不得归啊,瓜代有期,也变成了瓜代无期。
  
      “反了!我带你们回家!”
  
      黑夫要真说这话,显然是秀逗了,秦朝不比唐末,眼下朝廷还没垮,黑夫的家人,乃至于许多士卒的家人,还在咸阳,在关中,在南阳。总之是南征军力不能及的地方,别看这群人嘴上抱怨不止,真要他们抛妻弃子,拼着全家族诛的代价追随黑夫,哪怕是南郡旧部,也要愣上半响,犹豫一下,其余部队,更别想了。
  
      瓜未熟,蒂未落,还得再等等,宁为伏地魔,不做出头鸟,这是黑夫的人生信条。
  
      过程不重要,吃鸡最重要。
  
      但黑夫也不可能替皇帝和朝廷背锅,在长沙郡被他砍了脑袋的贾和就是例子,这士卒之怨啊,还是得往上引。
  
      “二三子!”
  
      黑夫站上插旗的台子,对所有人呼吁道:“本侯已数次向朝廷陈述请求,相信陛下很快便能让汝等归乡!归期或许是今年,或许得到明年!”
  
      不说还好,一说,士卒们更是炸开了锅,抱怨不绝于耳。
  
      “明年复明年,明年何其多!”
  
      “朝廷不讲信用,已不是一次两次了。”
  
      曾经,商鞅徙木立信,树立了秦国的政府公信。随着一百年的军功授爵,所有秦人都认定,大秦有功必赏,有过必罚。可现在,随着一次次瓜代无期,戍卒役夫对朝廷的信任,渐渐动摇,最终耗尽。
  
      历史上,秦末中原大乱,实力不俗的南方军团被赵佗一煽动,直接断了与母邦的联系,拒不返回,恐怕就是出于对政府的失望。
  
      终于有人大着胆子喊出了那句话:“吾等南征军将士,不信朝廷,只信君侯!”
  
      “对!只信昌南侯!”
  
      黑夫笑了笑,将手往下压了压。
  
      这些话,现在说了也没用,只希望他们一段时间后,还能记得。
  
      “今日有句肺腑之言,要与二三子说说。”
  
      黑夫有些动容:“本侯也想家,家母年近七旬,已是满头白发。”
  
      此言勾起了不少士卒的心事,有人将头抬起,不想让眼泪流夺眶而出。
  
      黑夫却又笑道:“我也有妻,常与之梦中相聚。”
  
      有老婆的士卒们皆笑了起来,大家都懂的,只有单身狗一脸懵逼。
  
      不过接下来的话,黑夫却没按那首中年人们耳熟能详的《说句心里话》往下唱。
  
      “我虽为君侯,但与汝等一样,无时无刻,不盼着早点归乡。只是身为将军,不论朝廷何时解除南征军将士役期,黑夫,都将是最后离开番禺,最后走出三关,最后北返的人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会站好最后一班岗,哪怕五年,十年,二十年!”
  
      言罢,黑夫朝所有人作揖:
  
      “冬至思乡,人之常情,我已使人宰彘杀鸡,锤糯米、年糕,让二三子吃一顿好的。”
  
      听了昌南侯的肺腑之言,又听说有好吃的,士卒们的抱怨稍熄,嘟囔着散去了。
  
      “昌南侯也想家,昌南侯也没办法,都是朝廷的错,恐怕是朝中有奸佞,不让吾等归乡。”
  
      不过这一点,却成了三军将士的共识。
  
      可冬至结束后,昌南侯又出现了,面色凝重,告诉了大家一个坏消息。
  
      “刚接到朝廷之令,会尽快让征人归乡,但岭南须得留人戍守,故有家室妻子者先归,无妻者,恐怕便要暂留南方了。”
  
      没错,从古至今,国家对单身狗就是这么不友好!
  
      此言引发了一片单身士卒的哀嚎。
  
      “但本侯,还有件大喜事要告知汝等,与不能归乡的无妻士卒有关。”
  
      单身狗们竖起了耳朵,却听黑夫喜滋滋地说道:
  
      “在本侯力陈下,朝廷终于答应,要给单身的士卒们,分发女子为妻了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国家终于同意给我们发老婆了!”
  
      这的确是黑夫的请求,他向秦始皇申请,加派万余隶臣妾来岭南,说是为北方的士兵缝补衣服……
  
      缝着缝着,有些人自然就看对眼住到一起了。
  
      对于注定要长期戍守边疆的单身士卒来说,老婆其实不挑,能动就行。
  
      当兵三年,母猪赛貂蝉,哪怕是当地纹身的越女,他们也能下嘴。
  
      但若是可以交流的夏女,即便是隶臣妾,岂不更好?
  
      可即便有这承诺,因为将归期从三十六年拖到三十七年,甚至三十八年,朝廷在岭南将士中的公信力,也再度大打折扣。
  
      更要命的是,预计十一月下旬来到南方的八千隶臣妾,却直到十二月初,都不见影子,这让翘首以盼的单身士卒怨声载道。
  
      说好的老婆呢?骗子!
  
      黑夫却比他们更着急,因为身在长沙郡的萧何向他报告,说这群女子,被截留在了南郡江陵,一留就是半个月……
  
      这个决定是南征监军,昌武侯做出的。
  
      更让人疑惑的是,进入十二月后,连络绎不绝的谪戍移民也停了!
  
      虽然这种暂停很快就得以恢复,八千女子也继续上路,将于十二月中来到岭南,但黑夫还是从中嗅到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黑夫摸着渐渐长出的发髻想道:“莫非是朝中,发生了变故?”
  
      掐指算算,距离流星雨夜后,黑夫写了那封信北去,已过去两个月了,就算季婴再慢,也该送到咸阳,交到扶苏手里了吧?
  
      他是秦吏,手下的精锐主力,不是那群江淮楚人,而是广义的“秦人”。
  
      一旦局势往最坏的方向发展,黑夫需要一面旗帜。
  
      扶苏无疑是最好的旗帜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三十七年已到,但黑夫不知道秦始皇大限具体在何时,只能提前给扶苏打预防针。
  
      因为距离辽远,咸阳方面暂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,毕竟再快的信使,也快不过朝廷的六百里急报!
  
      秦始皇三十七年十二月中,随着一群怯怯不安的女子踏上岭南的土地,受到单身士卒热烈欢迎,副监军子婴,也携带一封秦始皇的制书,来到黑夫面前。
  
      “昌南侯,喜事,大喜事!”
  
      子婴笑容可掬,看不出什么异样,他先恭贺了黑夫一番,又肃然宣布了诏令。
  
      “制曰:皇帝休烈,平一宇内,德惠修长。三十有七年,亲巡天下,周览远方。欲登会稽,宣省习俗,黔首斋庄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今有伦侯黑夫,勤勉于事,南征陆梁,整十万败卒,绳百越君长,使地尽北户,立闽中、南海、桂林、象郡,有大功,朕甚慰。使黑夫于三十七年仲春初一,携有功将吏,于衡山郡邾城迎驾,当拜彻侯,恺歌振旅!”
  
      读完后,子婴将制书双手递给下拜的黑夫,感慨道:
  
      “陛下的器重荣宠,二十等爵之极,万户食邑,都在邾城等着君侯!昌南侯,你还等什么?快随我北上见驾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