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秦吏 > 第726章 而立
    三十七年季冬下旬,秦始皇带着庞大的随员,离开了咸阳……
  
      人众多达数万,车马一辆跟着一辆,前锋已至灞桥,秦始皇的金根车却还没驶上渭桥,锦旗招展,戈矛如林,这不像是巡狩,反倒像一次远征。
  
      秦始皇帝看着车窗外送行的臣民,若有所思。
  
      他依然记得,自己第一次来咸阳时的情形,那是秦庄襄王元年,公子政年仅十岁。出生后十年,他从未离开邯郸,一直以质子身份寄人篱下,若非母家庇护,早被赵人杀了。
  
      靠着吕不韦的外交手腕,母子二人终于得以来秦,一路西行,他仍记得华山的高大,记得泾渭交界的分明,记得膏腴的良田和繁华的都市。
  
      也记得咸阳宫殿前砖块的冰冷。
  
      认祖归宗没那么容易,庄襄王的生母,夏太后不欲认他,希望成蹻继位。华阳太后,也一直在往庄襄王后宫塞芈姓女子,希望生下正儿八经的“太子”,延续楚氏外戚的权势。
  
      为了得到承认,公子政在母亲鼓励下,在殿前跪了许久,也喊了许久。
  
      “大秦先祖襄公二十六代子孙!”
  
      “天祖孝公之来孙!”
  
      “高祖惠文王之玄孙!”
  
      “曾祖昭襄王之重孙!”
  
      “大父孝文王之孙!”
  
      “今王之长子政,自邯郸归来!认祖归宗!”
  
      他跪了整整一天,一直喊到嗓子嘶哑,嘴皮冒泡,将两位太后喊得心软,才终于被接纳,不再是“野种”,纳入宗室籍贯,成了正儿八经的公子。
  
      但接下来等待他的,是更艰难的夺嫡之路。
  
      公子政从小为质子,最惨的时候竟被赵人羞辱,让他去做马童,还有一口纠正的邯郸赵音。对上成蹻的关中雅言,从小接受的良好贵族教育,似乎不占优势。
  
      但“仲父”教了他取胜的关键。
  
      “你不必赶上成嬌,下臣想让公子具备的不是武功,不是满口的引经据典,诗书礼乐,而是为王者的意志!”
  
      “凡成大器者,能忍天下之不能之忍,能苦天下不能之苦,能为天下不能之为,这就是意志,只要能做到这一点,就能克服天下一切不能克服的,他就是史上最伟大的君主。”
  
      他成功了,经受住了华阳太后的考验,成为嗣君,当然,作为交换,也不得不迎娶他塞过来的楚国公女……
  
      而现在,轮到他择嗣了。
  
      “比起朕当年受的苦,朕的诸子经历的,又算得了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秦始皇嘟囔着,在他车驾的前方,是胡亥的车马。
  
      胡亥作为少子,备受秦始皇宠爱,几年前就提前行了冠礼,而这一次,在左右为难的抉择后,秦始皇最终让胡亥随自己巡狩。
  
      但不同于以往,这次,胡亥有了一项职责:抚军!
  
      “君行,太子从,以抚军也!”
  
      虽然尚未正式册立,但在群臣看来,这场夺嫡的天平,已偏向了胡亥。
  
      胡亥从小接受了良好的秦式教育,以赵高为师,书法、律令、断狱都有不错的素养。
  
      “而且幼子的优势在于,他们往往只需要做长子的十分之一,就能让君主满意!”
  
      众说纷纭,但仍没人敢妄下定论。
  
      随着御驾驶过渭桥,秦始皇忽然感到了一丝不安。
  
      或许与初来时所受的冷遇有关,秦始皇一向是不太喜欢咸阳的,这里的水太咸,口音太土,宫室也狭小。
  
      所以秦始皇一有机会,就绝不呆在此地,而是要出门巡游,还不断从外迁徙民众,修筑新宫,将咸阳改造得面目全非。
  
      可这次,他却对这座城市,感到了一丝不舍。
  
      “四十年了,从朕初来乍到,已过去四十年。”
  
      他曾无数次离开又无数次归来。
  
      但这次,可能是最后一次离开。
  
      而再无归来的机会……
  
      掀开车帘,看着身后越来越远的都邑,秦始皇只感觉,一个相处多年的熟人,在向自己挥手道别,即将冻结的渭水,像是他流出的浊泪。
  
      别了,老友。
  
      别了,咸阳。
  
      再归来时,或将躺在车中,赴骊山入葬。
  
      浓厚的乌云遮蔽了天空,鹅毛般的雪花从天际飘落,落到车窗边,落入秦始皇手心,一片冰凉……
  
      下雪了。
  
      触景生情,秦始皇又想起自己那个在大雪夜出生的长子了,近来,他入梦的次数越来越多。
  
      有时候,是那个不小心摔碎玉璧的孩子,躲在蒿草里偷偷哭泣,生怕父皇责骂。
  
      但下一瞬,他却突然长大,鲜血淋漓,跪在榻边一言不发。
  
      秦始皇叹了口气:“扶苏,今天,你便虚岁三十了,三十而立,你究竟去了何处?”
  
      从咸阳到鸿门,从鸿门到灞上,雪越来越大,秦始皇却时常掀开帷幕,不住往外眺望,像是期盼着什么。
  
      但落满白雪的道旁,却始终不见那个修长的身影……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季冬下旬,整个北方,迎来了一场全国性的降雪。
  
      南阳郡也不例外,雪下了一整夜,到第二天早上,整个宛城内外,就成了白茫茫的一片:山林的树木披挂上了雪团,如琼枝玉叶;里聚的屋顶被积雪覆盖,百姓们躲在屋子里哆嗦不想出门;那些空落落的田亩成了一片雪场,有几只出没的野兔在上面留下梅花般的脚印,四处一派清冷景象。
  
      宛城之外,一条三叉路口处的亭舍,却有一个身材修长的中年男子,在此接受盘查。
  
      他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只露出凌乱的胡须,看年纪三十多岁,手持验传,验上的身份是“芷阳上造白夫”。
  
      而传上,则盖着咸阳官府的印章,允许关梁随意通行。
  
      他将剑交予亭长检查,松木鞘,剑有些锈迹,亭长打量此人装束道:
  
      “剑得磨一磨了。”
  
      那人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他曾穿着貂裘袍服,手握美玉,一身皓皓之白,如今却换成了粗布皂衣。
  
      他曾骑乘千里龙骏,腰挂万金宝剑,如今却换成了羸瘦驮马,短小锈剑。
  
      他曾经拥有着的一切,转眼都飘散如烟。
  
      秦朝亭舍检查虽严,但毕竟没先进到刷身份证录指纹的程度,只要不像十来年前,那个冒充冯毋择儿子的学室弟子一般胆大包天,直接找官府骗钱。
  
      天下律令已驰,既然验传没毛病,亭长只随意检查了一番,也不为难,将剑还给那人,借口索要了几文钱后,示意亭卒放行。
  
      但此人走到岔路口后,却陷入了踌躇。
  
      路分三条,分别向南、向北、向东。
  
      向南是南郡,那是昌南侯的家乡,在那里,很容易找到其乡党旧部,再辗转前往江南岭南。
  
      向北是武关,可以在那等待秦始皇帝的车驾,亦或是过了关梁,潜回咸阳……
  
      而向东,则是一片未知。
  
      天又阴了,雪又落了,他在雪中迟疑了许久,许久,最后才喃喃自语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三十而立……”
  
      曾经,他集天下人的希望于一身,被所有人推着,所有人叽叽喳喳,逼着他去做各种事。
  
      看似离云端很近,那金色的桎梏,触手可及……
  
      但实则如玉般易碎,一点挫折和意外,就足以毁掉一切,堕入无边黑暗!
  
      因为他所谓的权势,所谓的名望,所谓的党羽幕僚,不过是空中楼阁,根本靠不住。
  
      靠得住的是什么呢?
  
      “手中的剑,麾下的兵!”
  
      背叛,欺骗,辜负,绝境……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后,扶苏仿佛重生般,想明白了很多事。
  
      “若是只倚靠着四壁而立,那只是一个‘囚’字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只有打破这枷锁,靠自己双脚站立,人才是为人,方称得上而立!”
  
      他的目光,渐渐变得坚定,再看三岔路,便不再迷茫了。
  
      “南方不可以止些,哪怕去了,也只会变成昌南侯手中的一面旗,从今以后,一切都由不得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北方不可以止些,大势不再,孤身潜返亦无用处,纵然父皇饶我性命,一旦诸弟继位,我还是得死!”
  
      直到肩膀落满了雪花,他终于看向东方,露出了一丝释然的笑。
  
      答案,不是早就有了么?
  
      “我东曰归,我心西悲!”
  
      言罢,他翻身上马,然后调转马头,毫不犹豫地,向东驰去。只在雪地上,留下一串蹄印!
  
      此行再无他物。
  
      唯有一人,一剑,一马!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PS:BGM,朴树的《平凡的路》。
  
      第二章在晚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