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秦吏 > 第729章 有的人活着
    阴雨连绵,这就是岭南的初春,一连数日,南海郡北部出现了中到大雨,局部暴雨。
  
      雨和雾就像一对孪生兄弟,每次都一起出现,尤其是在山岳丘陵地区,更是随时弥漫着浓雾。
  
      子婴打了个哆嗦,在这种天气里,不管穿多少都没用,总感觉身上湿哒哒的,甚至连发髻也会沾满水珠。
  
      现在是一月初,距离邾城之会还有二十多天,本来是赶得及的,但现在子婴却有些拿不准了。
  
      今早从湟溪关启程时,黑夫突然通知他:“阳山关去岭北的道路因为大雨,山崩了,道路被遮掩,一时半会刨不开,吾等得改道。”
  
      子婴只好连道倒霉,但也能理解,这一年多来,他往返岭南岭北好几次,知道那些山路极其容易堵塞,只能边修边凑合着用。
  
      幸好北上的路不止一条,一行人折而向东北行,走北江道,将经过黑夫修筑的“韶关”,再从横蒲关入豫章,经由南昌去邾城……
  
      “监军居然没走过这条道?”
  
      路上休憩时,黑夫十分热络地与子婴聊着天。
  
      子婴苦笑道:“王事靡盬(gǔ),不遑启处,我只能走最近的路,且听闻……这北江道两旁尚有越人梅氏,虽然彼辈归服,但我若无大军护送,却不敢从这群吃人生番的领地穿行啊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他看了看在这座亭舍安营扎寨的众人,不过数百,难免有些担心:“昌南侯,你带的人,会不会有点少?”
  
      黑夫摊手:“岭南诸郡盘子大,许多地方需要人驻守,只好将亲卫短兵也分出去一些,我倒是想将那四千人都召来同行,但正如监军所言,皇命催得紧,一天都不敢耽搁啊,小队人马,速度也能快些。”
  
      他十分乐观地笑道:“至于越人?大不必担心,梅氏已归顺朝廷,其子嗣还在我军中为质,已十分恭顺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话虽如此,但子婴还是有些担忧,一路上疑神疑鬼,听到道旁密林有动静就猛地转头,有时候只是虎豹野猪在走动,可有的时候,的确能看到纹着大花脸的越人蹲在树丛里,一直盯着他,等子婴再回头时,却已不见了踪迹。
  
      好在,一路到韶关城,都没发生任何意外。
  
      来到这,黑夫与子婴的谈话中,已开始畅想起见到秦始皇时的场景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虽然完成了陛下之命,使大秦南尽北户,但在番禺这两年,常听闻海外之事,故产生了一个想法。”
  
      子婴了然:“莫非是从海上去往西王母邦之事?”
  
      “然也。”
  
      黑夫拊掌:“监军应当听说过阴阳家邹衍说的‘大九州’之说吧。”
  
      子婴当然听说过,曾几何时,方术士们以此游说秦始皇,只是随着坑术士事件,这点鲜少有人再提及,直到大夏人的到来,这一学说,再度被张苍拎了出来……
  
      “邹衍以为儒者所谓中国者,于天下乃八十一分居其一分耳,这有点太夸张了,于是张苍与我对其稍加改良。“
  
      黑夫在信中与张苍说的,是州分大、中、小。
  
      按照禹贡的划分,中原有九个小州,雍、梁、豫、冀、扬、荆、兖、青、徐是也,它们加到一起,形成了邹衍命名的“赤县神州”,这是“中九州”。
  
      而继续照搬阴阳家的理论,中国外如赤县神州者八,乃所谓九州也。
  
      黑夫建议,为了加以区分,那不如给中九州加上三点水,是为“洲”。
  
      “河西张掖,应该算雍州的一部分,而西域,应算干涸沙化的裨海。”
  
      “直到西出葱岭,便是另一个中九州,既然传说西王母居之,可称之为‘西王母洲’!”
  
      子婴点了点头,皇帝陛下,应该是会喜欢这个称呼的。
  
      黑夫指着远处的满是云雾的大庾岭:“其实岭南,也已是另一个中九州的地界,这里的特点是,一年中许多时候,门户可北向迎阳,称之为北向户州可也。”
  
      西王母洲、北向户洲,这名听上去虽然怪,但也与“赤县神州”一样,是四个字的,还算工整。
  
      “虽然阴阳家说,各个中九州有裨海环之,人民禽兽莫能相通,那是几十年前的陈旧看法了,如今圣天子在位,大海也成了坦途,楼船可渡东海,也能渡南海!”
  
      黑夫满怀憧憬:“我坚信,天下是可相互连通的,黑夫这次前去面见陛下,必要向陛下陈述此中情形,请求为陛下率舟师南行,找到从北向户洲通往西王母洲的海路,正应了陛下那梦中的情形,白马黑犬,为其西行,若遇强敌,我二人联手,也可尽数扫平,必为陛下开出一条通畅大道来!”
  
      黑夫说的激动,让子婴不由动容。
  
      眼下相信有西王母邦存在,相信秦始皇能长生不死的人不多了,看来黑夫,是为数不多的一个啊。
  
      “昌南侯真是至忠至诚啊!”
  
      子婴不由想起自己近来从岭北听闻的”亡秦者黑“之言,真是平白无故地抹黑!
  
      再度上路,天气又阴雨起来,他们走走停停,黑夫也与子婴断断续续地聊着,聊他上次回咸阳时,皇帝陛下身体如何,公子扶苏可还安好?
  
      听上去,子婴知道的事,甚至还没黑夫打探来的多。
  
      黑夫斜眼瞥向朝木盏吹气,饮用热水的子婴,目光阴冷。
  
      但谁又知道这是真的,还是在作伪?
  
      而秦始皇到底是否还活着,邾城之会是不是敌人设下的陷阱,也成了一个无法证实的谜题。
  
      那么,有没有万金油的答案呢?
  
      “不管秦始皇帝在或不在,这次召我迎驾,以最大的恶意揣测的话,恐怕都只有一个目的吧,那就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黑夫,扼住了腰间的玉玦!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又走了一天,眼看即将走出森林,而大庾岭将至,子婴不由松了口气,但前面却出现了一道湿滑的陡坡,车马难行,必须由士卒奋力,才能将车乘推上去。
  
      ”让监军先行!“
  
      黑夫笑了笑,一挥手,让利仓带着数十人人先将子婴送上去,自己带着其他人在坡下等着。
  
      待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上到半坡时,黑夫正要令人也将自己的车推上去,却听到森林中,忽然响起一阵乱叫!
  
      接着,从浓雾缭绕的林子里,冲出无数断发,裸身赤足,以黑泥涂满全身的“越人”。
  
      他们手持武器,嚎叫着冲向昌南侯等人!
  
      “敌袭!”
  
      利仓大声示警,坡下数百短兵亲卫仓促应战。
  
      但那些越人太多了,竟有两三千之众,喊杀震天,仗着人多势众,竟把秦卒冲成数段,然后,又将黑夫的车乘淹没在了其中!
  
      “昌南侯!”
  
      子婴大骇,利仓也作势要去相救,却被几个人强拉了回来。
  
      “利仓,吾等人少,救不了君侯,还是先去横浦关求救罢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乃短兵亲卫,岂能弃君侯而去!”
  
      小利仓不愧是师承黑夫,演技出众,当众大骂飙泪,最后还得亲卫将他打晕,扔到子婴的车上。
  
      “走,快走,越人来了!否则吾等也将陷于敌中!”百主不断催促。
  
      “保护监军,保护监军!”一旁的兵卒也跟着大叫。
  
      情势危急,容不得子婴思考,那些“越人”的确分了数百,凶神恶煞地朝坡上杀来!
  
      子婴只能被动地趴在车上,扶着差点掉落的长冠,仓皇回头,看了坡下最后一眼。
  
      他看见了百余步外,昌南侯的旗帜……
  
      那面秦始皇亲手所赐,在岭南飘扬许久,赤色的交龙之旂(qí),在越人冲击下,摇晃了许久后,徒然折断,倒下了!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秦始皇三十七年,一月底时,秦始皇那浩浩荡荡的御驾大军,总算踏上了南郡安陆县。
  
      原本十天前他们就应抵达此处,但秦始皇一路上病情几度反复,全靠参汤吊着才勉强上路,于是停停走走,耽搁不少时间。
  
      “这就是黑夫的家乡么?”
  
      消瘦的手掀开辒辌车帘,眯着眼看向外面。
  
      也就是个再寻常不过的小县罢了。
  
      南征军真正的监军,垂垂老矣的昌武侯公子成,已带着安陆大小官员,在县城外候驾。
  
      但还不等御驾入城,却有中郎将、武城侯王离,引着一个浑身脏兮兮的人穿过全副武装的郎卫军阵,来到车驾前。
  
      那人也顾不上体面了,直接跪倒在十步之外,俯首而拜……
  
      “陛下,是左更公孙婴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子婴?”
  
      秦始皇有些诧异,子婴不是应该带着黑夫,去邾城侯驾么?怎么跑这来了!
  
      皇帝示意后,帷幕被中车府令赵高微微掀开,子婴这才抬头,看到了他伯父秦始皇花白的胡须。
  
      这个三十多岁的人,竟忍不住泪了。
  
      “出了何事?”即便身体已到灯枯油尽的程度,秦始皇的声音,依旧古井无波。
  
      “陛下!”
  
      子婴再拜,沉痛地说道:“昌南侯,昌南侯他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遭到越人袭击,当场甍逝了!”
  
      秦始皇的白胡子,颤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为了不让旁人看到自己虚弱,轻易不再下辒辌车的秦始皇帝,却猛地从车中站起,来到子婴面前,一字一顿地问道:
  
  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……黑夫他如何了!?”
  
      子婴只好换种说法:
  
      “陛下,黑夫死了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ps:卡了一下,没发重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