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秦吏 > 第732章 上病益甚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既然尉侯之事已罢,是否返回咸阳?”
  
      “武忠侯”,秦始皇已将这顶大帽子钉在黑夫棺材板上,对安陆、南郡之民的迁徙也将进行。眼看已经没有再去邾城的必要,左丞相李斯、将军冯毋择等人遂劝说秦始皇,让御驾返回咸阳。
  
      因为皇帝身体日益不佳,形容憔悴,甚至无法在公开场合露面,他们生怕再这样走下去,陛下会崩于外……
  
      “不!”
  
      但秦始皇却拒绝了群臣的好意。
  
      “寡人以眇眇之身,兴兵诛暴乱,赖宗庙之灵,六王咸伏其辜,收九州之兵,铸以为金人十二,天下大定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又征蛮夷戎狄之邦,大秦疆土,北过大夏,西涉流沙,东有东海,南尽北户。人迹所至,无不臣者!”
  
      “而后北筑长城,修驰道,建宫室,开五尺道,寻西王母邦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起码做了一般帝王三代人才能做完的事,傲然之情,至今未改。
  
      秦始皇扫视下拜请罪的众臣:
  
      “朕做事,哪一件不是有头有尾,何曾有半途而废的时候?”
  
      群臣面面相觑,的确是这样,秦始皇一旦决定了一件事,鲜少有半途放弃,就从伐楚、征百越和寻西王母这三件事来说,失败又怎样?损耗巨大又怎样?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。
  
      黑夫若在,肯定会评价秦始皇为“天下第一铁头娃”!
  
      这次也一样!
  
      不管众臣如何相劝,秦始皇心意已决:“不回咸阳,继续前行,朕要去邾城,祭大江之神,再去会稽,祀大禹之迹。”
  
      李斯、冯毋择等人无奈,秦始皇恶人言死,他们总不能直接说:“陛下你再走就要死外面了!”
  
      随驾大军共六万,李由带了一万人南下收武昌、长沙及岭南兵权,冯敬那边又分去了一万,以迁徙押送安陆民众。剩余四万来自郎卫、卫尉、中尉的精锐秦军,遂继续随驾东行。
  
      之所以如此固执,除了对不明生死的黑夫不太放心,想要继续在南方待一段时间,以及时应对任何变故外,秦始皇心中,也残存着最后一点期盼。
  
      “人皆言朕当以今岁死,而不知其月日,故出游天下,欲以变气易命,祷祠名山诸神以延寿。”
  
      所以,他想要在会稽山刻下最后一块丰碑,再登上山顶,再看一眼大海……
  
      但死亡,终究是所有人的终点。
  
      大队人马速度较慢,至二月初四,才抵达安陆隔壁的衡山郡西陵县(武汉市西陵区),秦始皇病益甚,而不能前……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衡山郡西陵县,被四万秦军团团保护的临时行宫内,左丞相李斯焦急万分。
  
      真是一言难尽啊,李斯曾随驾数次巡狩,但这却是最令他不安的一次。
  
      从二月初四到二月初六,秦始皇病重到无法起榻,时而昏迷,时而清醒,已在西陵县停留了三日之久了!
  
      秦始皇病重之事,只有李斯、冯毋择、胡亥、子婴等数人知道,就算是他们,每天也只能早晚去看皇帝两次,唯独秦始皇最信任的中车府令赵高,以及垂垂老矣的太医令夏无且可以每天都守在榻前。
  
      二月初六这天傍晚,李斯正忙着代秦始皇帝批阅朝廷送来的奏疏,赵高却来通知李斯,陛下转醒了,说是要见他!
  
      “中车府令,陛下如何了?”去的路上,李斯心中愁虑。
  
      赵高道:“陛下今日气色不错,还喝了一碗粥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就好,这就好。”
  
      李斯松了口气,还打算瞅准时机继续劝皇帝返回咸阳,赵高却靠近后低声道:
  
      “但夏太医说,这也可能是回光返照……”
  
      李斯停下了脚步,叹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“还是到这一日了么?”
  
      “虽然陛下恶人言死,但总是会有这么一天的。”
  
      眼看左右无人,赵高朝李斯拱手:“高在此先恭贺丞相!”
  
      李斯不愠:“陛下病甚,何喜之有?”
  
      赵高笑道:“丞相乃陛下最信任的大臣,陛下此时召见,必问嗣君之事!不管左丞相议立哪位公子,事后都能得到定嗣之功,重返右丞相之位,指日可待,岂能不贺?”
  
      此言满是暗示,李斯听懂了,但却只点了点头:“此非人臣所当议也,陛下自有计较。”
  
      稍后,皇帝临时行宫的寝室已到,李斯进去后,只闻到一股浓重的药味……
  
      秦始皇帝的确如赵高所言,气色好了不少,至少不再昏迷,能躺在榻上,见李斯来了,让侍者将药端走,屏退左右,只剩下君臣二人。
  
  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  
      李斯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,满头白发,牙齿动摇,但秦始皇此时此刻,看上去比他还要衰弱,看到昔日雄壮的君主竟病弱至此,李斯也忍不住伏在榻前流涕。
  
      “丞相啊。”
  
      秦始皇却只字不提自己的病,以及赵高猜测的“立嗣”之事,却看似随意地问:
  
      “朕听说,这里是衡山郡的西陵县?是武安君伐楚时,攻下并烧毁的那个西陵么?”
  
      他笑道:“这附近,徘徊着历代楚王的鬼魂么?他们恨大秦啊,在梦中作祟,难怪朕来到此地,竟病重至此。”
  
      李斯连忙擦去涕泪道:“陛下,此西陵非彼西陵,武安君所夺西陵在夷陵县,离此数百里,至于此地,乃古之西陵氏,据说是黄帝元妃,嫘祖之乡也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丞相博学。”
  
      秦始皇颔首,复又问道:“黄帝有几子?”
  
      李斯应道:“二嫡子,一名其一曰玄嚣,是为青阳,青阳居江水。其二曰昌意,降居若水。此外更有庶兄弟二十余人,一共二十五子。”
  
      “比朕多啊,朕也有子女二十余,但子止十八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秦始皇又问:“那这皇帝二十余子中,谁最终继黄帝之业?”
  
      李斯小心翼翼地答道:“其孙,昌意之子高阳立,是为颛顼……”
  
      秦始皇摇头:“立孙不立子么?倒是一种办法,但国赖长君,看来朕是不能类同黄帝了。”
  
      至此,秦始皇也终于打开天窗说亮话了,他喟然长叹道:
  
      “丞相,朕未尝病如此,悲呼,朕年十四而立,至今践位三十七年,本想寻西王母邦,求仙药得长生,然今病笃,几死矣……天命不可变欤?”
  
      这是近三年来,秦始皇头一次在旁人面前提及“死”这个字,李斯顿时紧张起来,这莫非意味着,固执的皇帝陛下,也接受自己寿命将尽的事实了?
  
      却听秦始皇道:“朕听闻,夏禹在位不过十年,商汤、周武不过数年,与之相比,朕帝王之寿足矣,无法万寿也就罢了,但大秦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原本有些离散的目光,再度坚定起来:“秦之社稷,必传万世!”
  
      李斯连忙应诺:“有陛下所奠之基业,大秦必将万世永存!”
  
      秦始皇声音又缓了下来:“奈何,朕未立后,无嫡子,而长子扶苏又叛朕出奔,二子高不孝,已贬为庶民,在雍地为农。剩余十六子,都才刚至壮年,难免孤弱,丞相以为,当以谁为嗣君?且为朕议所立!”
  
      “陛下!”
  
      李斯连忙推辞道:“关乎社稷江山,当由陛下一言决之,此非人臣所当议也,斯谨奉主之诏,听天之命,不敢妄言!”
  
      “噢?”
  
      秦始皇笑了:“奉主之诏,听天之命?若如此,朕之第三子,公子将闾,剩余诸子中,其年最长,为人仁孝,阙廷之礼,未尝敢不从宾赞也;廊庙之位,未尝敢失节也;受命应对,未尝敢失辞也。”
  
      “卿以为,将闾,可继承大业否?”
  
      李斯闻言,心中不由大骇:
  
      “陛下,这是在故意试探我啊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PS:今天只有一章,明天太阳就要落山了,但还差点感觉,休息酝酿下,让这个角色有始有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