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秦吏 > 第740章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
(仔细瞄了下地图,沙羡应该是武汉汉南区才对)
  
  是夜,三千兵卒在沙羡城外安营扎寨,当地官吏见他们带的营帐有些稀少简陋,还十分大方地提供了一些简陋棚屋,并按照规矩,开放仓禀,按照军中所需,为众人提供伙食。
  
  当炊烟从营地上方飘起时,那位“易小川”司马,则被县令、尉热情邀请,入城宴飨。
  
  这位黑脸司马竟来者不拒,在宴飨上大吃大喝,吃完鸡腿,就开始啃鸭脖,夸赞庖厨手艺不错。
  
  他还与沙羡令、尉推杯接盏,酒酣之时,甚至吹嘘起十多年前,参与王翦老将军灭楚的过往来。
  
  “两国边境的攻防,蕲南的决战,我都曾参与过……”
  
  见这易小川司马夸夸其谈,沙羡的黄县尉便问道:“既然参加过灭楚之役,那易司马可曾见过武忠侯本人?”
  
  “武忠侯?”
  
  黑夫停止了大啖鸭脖,看向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县尉,露出了笑。
  
  “说的是黑夫将军啊?哈,当年他是二五百主,我则是邻军的五百主,曾与他谈笑风生!”
  
  那黄县尉却不高兴了,拍案道:“秦军之中,上下尊卑,司马岂能直呼武忠侯名讳?此大不敬也!”
  
  县丞连忙帮县尉解释道:“司马有所不知,黄县尉极为推崇武忠侯,不论是言行、治军,皆效仿之,还常说最可惜来赴任时,武忠侯已南下,未能追随其左右,为君侯擎旗牵马。”
  
  县令也微醺了,笑道:“不止如此,黄县尉还常仰面晒阳,希望能和武忠侯一般面黑……”
  
  “县君,你……”黄县尉哭笑不得,看向“易小川”的面色,却有些羡慕。
  
  “噢?”
  
  这下黑夫可有点吃惊了,在这偏僻的小县城,居然还有自己的小迷弟?
  
  不过,他这十多年的经历,的确堪称传奇,从黔首到君侯,转战东南西北,斩首和打过的胜仗虽不及王贲,但在整个南方的名望,已属秦朝诸将之首。尤其在南郡、衡山等地,百姓不一定知道王贲、李信,但却多半知道尉黑夫……
  
  在被秦始皇盖棺定论,封“武忠侯”后,黑夫更成了秦朝**一般的人物,被地方武吏崇拜敬仰,再正常不过。
  
  而始皇帝刚刚崩逝,赵高、胡亥想要秘不发丧,赶回咸阳,也来不及把黑夫搞臭搞黑。
  
  于是黑夫肃然道:“武忠侯虽贵为君侯,但他平日里和蔼可亲,毫无架子,常与吾等昔日袍泽互称名字。只是,他既已不在人世,的确不该直呼其名,是我失言了,还望县尉恕罪。”
  
  “岂敢,岂敢。”
  
  黄县尉也意识到,自己不该和一位别部司马动怒,二人饮了酒,就当是一笑泯恩仇了。
  
  做戏要做足,黑夫竟还倒了盏酒,动容地说道:“武忠侯不但用兵如神,还对朝廷忠心耿耿,一意为国开疆拓土,且爱士卒如赤子,只可惜天不假年,将军英年早逝……”
  
  黄县尉面有哀色,县令、县丞也唉声叹气,却听易司马话音一转:
  
  “但我听过一句话,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!”
  
  “武忠侯为国殉身,马革裹尸,但岭南万里疆土,都被插上了秦旗,他的薨(hōng)逝,重于泰山!”
  
  说着,便将酒倒在地上。
  
  “谨以此酒祭将军英魂!”
  
  “好一个重于泰山!”
  
  黄县尉也激动得将酒徐徐倒在地上。
  
  “吾等当以此酒,敬武忠侯在天之灵!“
  
  宴飨结束后,黄县尉已经对“易小川”一见如故。
  
  而黑夫自己,则剔着牙回到了营地,看着属下们的杯盘狼藉,笑问道:“都吃饱了?”
  
  东门豹满意地拍着肚子:“饱了,许久未曾吃上热饭,子弟们都高兴坏了。”
  
  为了不在云梦泽里暴露行踪,他们长达半个月的时间里都在嚼干粮,极少生火。
  
  眼看众人因为混进沙羡太过容易,有些松懈,甚至打起哈欠,黑夫便将木签一吐,严肃起来。
  
  “都打起精神来!”
  
  众人立刻肃然而立!
  
  黑夫扫视众吏:“吾等虽能乘着沙羡无备,蒙混过关,但举大事,可不是请客吃饭,而是生死之地,存亡之道,是将首级别在腰带上的勾当!”
  
  “明日的武昌之战,注定是一场要流血的硬仗!”
  
  ……
  
  油灯如豆,但十多盏灯汇在一起,也足以照亮整个营帐。
  
  指点着地图,黑夫说道:“本将当年之所以将武昌设为南征后方大营,正因为此地乃江湖之冲也。西捍江陵、南拒长沙,西南据云梦,东南蔽九江,表里捍蔽,乃江夏的兵家要地。东西水道、南北驰道,皆可为枢纽。若得武昌,则衡山、南郡、长沙三郡皆可去来。”
  
  “此外武昌有南征军老卒三万余人,彼辈曾在岭南作战,在郴(hēn)县驻扎,得到我的承诺后,回到武昌屯田戍守,至今已两年矣……若彼辈能为我所用,大事可成矣!”
  
  东门豹等人皆颔首,这便是黑夫打武昌的原因,一旦拿下,整个南方局势将大为不同。
  
  但这无异于虎口拔牙!
  
  东门豹虽是莽夫,但多年从军,也学会了解敌我:“吾等要面临两支大军,其一,李由所率的一万人。”
  
  “其二,邾城冯毋择统有的两万人,更有各郡郡兵源源不断加入。”
  
  黑夫颔首:“不过我昨日从沙羡令、尉处打听到,李由数日前就离开了武昌,匆匆赶去长沙郡,此刻应已至罗县,远在数百里外,就算得知消息也来不及回师,因为南方有小陶、韩信对付他……”
  
  “至于冯毋择?”
  
  黑夫一笑:“不是我轻看这位前辈,他虽曾是战功赫赫的将军,但也年老昏聩了,竟不移师武昌,反而在邾城(黄冈)驻扎。邾城与武昌虽不过百五十里,但有大江相隔,得知消息后要赶过来,不管水路还是陆路,都至少要三天时间……”
  
  比起十多倍于己的敌人,黑夫的区区三千人当然是弱势的,但眼下的情势,就好比一头老虎打了个哈欠,上下颚高高抬起,他要做的,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去将那颗利牙拔了!
  
  “故而,吾等需要对付的,不过是看管三万南征军老卒的五千关中兵。”
  
  听上去虽不难,但这一次,黑夫要与之作战的,不是楚卒,不是越人,而是精锐的关中秦卒,由黑夫昔日的上司,都尉杨喜统领。
  
  “那是条狡猾的蛇,也是经验老道的战将,绝不容小觑。”
  
  但黑夫他们,也有极大的优势。
  
  “用兵之道,无外乎天时地利人和。”
  
  黑夫信心满满:“今始皇帝崩逝,逆子奸臣秘不发丧,又不敢明目张胆屠戮我旧部,这踌躇间的空隙,吾等借势而行,匿云梦,骗沙羡,进武昌,一气呵成,此天时也。”
  
  “武昌营是我一手所建,虚实难道还不清楚么?哪条小路最容易包抄,哪处壁垒最脆弱,都了如指掌,此地利也。”
  
  “南征军三万老卒渴望归乡,但一次次瓜熟蒂落,朝廷都未放归,如今更缴了三万人的兵刃,如同看贼一样看着,三军狐疑,彼辈不会帮守军,稍加鼓动,反而会加入吾等,此人和也!”
  
  言罢,黑夫喊了东门豹的名。
  
  “阿豹!”
  
  “诺!”东门豹出列,单膝跪地!
  
  黑夫道:“你最为骁勇,明日我要你为我先锋!率千人为踵军,先强攻占据一地!”
  
  他的手,点在地图上武昌营以西,大江右岸,一座标了醒目红色的高地上……
  
  “此地原名蛇山,后被我改名黄鹤山,它是武昌方圆数十里内的最高点,也是武库之所在!”
  
  等黑夫布置完用兵方略后,营帐被掀开,却是吴臣走了进来,禀报道:
  
  “奉君侯之令,整个沙羡的白布,都已被我购来!”
  
  ……
  
  次日,夏历二月二十三午后,下市时分,天色将黑。
  
  距离武昌主营一里开外,偏处西隅的黄鹤山武库,奉杨喜之命,在此地守备的率长刚准备吃夕食,却接到了斥候的禀报:
  
  “千余名臂上戴着白袖巾的兵卒,正朝黄鹤山开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