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秦吏 > 第759章 声东击西
    “鄂君一家不是被吾等赶到豫章,又在番阳死绝了么?怎么又冒出一个后人来。”
  
      得知葛婴立鄂君后人为“楚王”后,安圃颇为愕然,这是之前从未想到的。
  
      尉惊在衡山郡当过官,知道些本地故旧,倒觉得不足为奇:“鄂君一族在本地延续数百年,其子孙,何止数百上千?随便一个放羊娃,说不定,亦是鄂君后人呢。”
  
      据说第一代鄂君名为子,乃楚王母弟,官为令尹,爵为执,封于鄂地,家族繁衍不息,曾经是楚国最富庶的封君。
  
      百年前的楚怀王时代,子的第九代子孙,鄂君启亦拥有巨大的车舟队伍,垄断着江南的货殖贸易,其手下商贾足迹甚至抵达岭南。
  
      但随着楚国灭亡,鄂君家族几百年的统治也灰飞烟灭了。
  
      十多年前,楼船将军屠某击溃了末代鄂君的船队,李由部乘机渡江击鄂,率长黑夫为先登。
  
      黑夫便带着安圃、惊等一众乡党兄弟,抢了鄂君的府库,夺了不少铜礼器,那成了他们在豫章发家致富的启动资金。
  
      末代鄂君本人出奔豫章,被黑夫追得抱头鼠窜,最后死在番阳,他的后人也流散各地,鄂地也有不少遗留,所以冒出来一个“后人”也不奇怪。
  
      “倒是那葛婴,先前不过南征军一屯长百将,竟也知道,不能举无名之师,既据鄂地,便找来鄂君子孙,更拥戴其为‘楚王’,此子之志不小啊。”
  
      一边说着,尉惊回过头,担忧地看了一眼长长的队伍,这些南征军士卒,也多为楚籍之人啊……
  
      他们可还记得那句在楚地流传甚广的话:“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!”
  
      对秦朝统治最不认同的,就是楚人了,毕竟秦灭五国皆十分轻易,唯独灭楚,是差点被翻盘的。楚社稷虽灭,但贵族、轻侠、遗民对昔日荣光念念不忘,百姓也因为苦于秦田租劳役过重,很容易被煽动。
  
      如今葛婴以”楚王“为号召,军中是否有人动摇?
  
      但安圃得知尉惊的担忧后,却哈哈大笑,让人找来几个军头百夫长,问了他们这个问题。
  
      几个军吏对所谓的“楚王”根本不屑一顾:
  
      “别说是假楚王,就算是真的又如何?不管楚、秦,日子还不是一样难过!武忠侯为帅后,才对士卒稍好些,如今更愿带吾等北上归乡。”
  
      “故吾等不管什么秦帝楚王,只认南征军,只认武忠侯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眼看军心并未因乱兵举起的“楚王”大旗而有丝毫动摇,尉惊内心稍安,这时候,一行人也抵达了隶臣暴乱之后的铁山……
  
      这里的工坊已在官兵与隶臣的交战中被摧毁,高大的炉灶被推倒,堆积的炭场柴堆燃起大火,数十里外都能看到浓烟。
  
      “真是造孽啊。”
  
      尉惊一阵心疼,如此破坏,铁山要恢复锻兵,恐怕得好几个月才行。
  
      而储存铁兵的武库,果然被搬得空空如也,乱兵隶臣抢走了大部分武器。
  
      尉惊忧虑道:“若彼辈都装备了铁兵,进攻鄂城,恐怕将是一场恶战。”
  
      安圃却信心满满:“乌合之众而已,遇上整编训练已久的三关将士,定将土崩瓦解!”
  
      再往北,便抵达了铁山乡邑,却见这里都是空空无人,居民都逃去下雉了,没来得及逃走的,要么被迫从逆,不从者多遭杀戮。
  
      常能见到路旁院墙、里闾边上躺满尸体,其中有不少是衣不遮体的妇女,甚至还有十多岁的女童,都是被乱兵侮辱泄欲,死相凄惨,一群黑鸦正在尸体上啄食,三关大军靠近时,它们才呱呱叫着振翅飞走……
  
      尉惊心软,建议道:“都是母生父养,与南郡隔着条江,一衣带水,言语相通,都算乡党。不如留下点人,将她们埋了罢,不然再过不久,鄂地就要闹疫病了。”
  
      安圃同意了,又叹息道:“这场景,似曾相识啊。”
  
      他想起,十多年前,灭楚之战,当时楚国朝廷已被摧毁,秦的官吏尚未入驻,广袤的楚地也曾陷入无政府状态,盗匪恶徒横行。
  
      接下来路过的几个乡,亦是空空荡荡,基本不见有人出入,偶然遇到一两个人,一瞧见大军过境,也都像见了鬼似的,忙不迭地奔逃进了山林。
  
      只不知他们是逃过一劫的平民,还是脱离了大部队,流窜的乱兵。
  
      越靠近鄂县县城,地方被破坏得就越严重,尉惊在衡山郡做官时,常在这条路上往返,当时鄂地被鄂君经营数百年,是江南难得的富庶地,人烟茂集,路上尽是行人。
  
      当地人富裕优辍,常唱着“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,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”的古老歌谣,安乐度日,没想到乱兵一过,竟变成这个样子!
  
      他不由唏嘘,同是南征军,有军法约束的还算秩序井然,但失去控制之后,人性中的恶,就被放大了无数倍。
  
      “葛婴等乱徒匪盗,统统都该死!定要除去这群南征军中的败类!”
  
      如此想着,安圃和尉惊令大军加速前行,前锋连续歼灭了在野外劫掠搜粮的几股乱兵,但就在他们向县城赶路时,一支数十人的斥候,却拦在了前方!
  
      双方都警惕地看着对方,稍后,数骑纵马过来表明身份,大呼道:
  
      “可是从豫章北来的南征军?”
  
      安圃的斥候也上前接洽:“正是三关安都尉,已复南昌,奉君侯之命至此!”
  
      那骑从被引到近处后,验明符传后,下马作揖道:
  
      “安都尉,东门都尉奉君侯之命,东进略地,数日前闻乱兵寇鄂县,遂挥师攻之,眼下正在进攻县邑,请安都尉助阵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鄂城屹立在江边,此城比安陆县城稍大,有五门,各以所向为名,十多年前,安圃、惊曾随黑夫攻克过此城。
  
      等安圃和尉惊带着大军靠近东边的铁山门时,才发现自己还是晚了一步。
  
      城墙上绽开了朵朵血花,是两次攻城留下的痕迹。
  
      城内外上满是尸体,五门皆已大开,写有“武忠”的旗帜在城楼上,一支军队正在收拾战场,给还没死的乱兵补刀,并收走他们从铁山抢走的兵刃。
  
      东门豹正盘腿坐在路边,手持一个碗喝酒,见安圃、尉惊过来,不由大笑道:“安圃、惊,汝等是爬来的么,怎来得如此之慢?乃公都已打完半响,喝完一斗酒了!”
  
      安圃、尉惊面面相觑,一时间有些尴尬。
  
      他们听说,东门豹就带了五千人,乱兵在裹挟部分鄂县民众后,也差不多是这个数,更夺取了许多铁兵,占据城邑,以逸待劳。
  
      本该是势均力敌的局面,谁能料到,东门暴虎不讲道理,只花了短短一个时辰,便已破军陷城,歼灭乱兵!
  
      究竟是乱兵太不经打,还是东门豹太过勇猛?
  
      他们只能朝东门豹行礼,唯唯应诺,这厮不愧是武忠侯麾下首席战将,不服不行。
  
      尉惊对东门豹亦是以兄长事之,聊了几句后问道:“东门都尉,葛婴与那‘楚王’呢?”
  
      “贼子葛婴太滑头,抢在乃公进攻前,便带着一千人坐竹筏渡江跑了。”
  
      东门豹又饮了口酒,却并未因葛婴脱逃郁郁不乐,而是得意地指着城楼处道:“至于‘楚王襄强’?在那呢!”
  
      安圃和尉惊过去一瞧,这才知道,继位仅三天的“楚王”襄强,在投降之后,又被东门豹枭首,此刻正连尸带头,一起吊在城楼之上,随着风来回晃荡……
  
      像一条死狗。
  
      这乱世里,第一个草头王,卒!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按照君侯在沙羡定的规矩,鄂县被破坏得太严重,不但要减租,更要直接免租三年,并焚毁欠官府的债券,让逃走的百姓能回来耕作,勿要让此地流民贼寇越来越多。”
  
      与东门豹同行的军法官叫“怒”,他是黑夫在安陆县的老相识,也在南征军中做了两年军正丞,地位与去疾相当。
  
      怒一如其名,额上两条粗眉毛,为人严肃,是少数能勒住东门豹这匹野马的人,此刻正一板一眼地为鄂县制定恢复计划。
  
      “至于择一恶吏诛之?看来是不必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因为鄂县的令、尉、丞,已被葛婴五马分尸,三人在乱兵临城时,为保护民众而战斗到最后一刻,怒也是秦吏,物伤其类,敬其忠于职守,让人好生安葬了。
  
      严惩乱兵,治民和恢复秩序的事交给怒来办,东门豹则只关心黑夫交给他的军务:
  
      “君侯在沙羡、州陵向富户、中家借粮,只能让七八万军民多挨半个月,总是聚集一处不是长法,于是吾等奉君侯之命,率军五千东来,本欲分兵就食,但这鄂县被乱兵闹了一遭,恐怕是无粮可取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已饮酒两斗,倒是还没喝醉,问安圃和尉惊道:“豫章那边的粮食,能运过来吃吃么?”
  
      尉惊摇头道:“从南昌到鄂城,走陆路的话,六百里馈粮,不易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下雉、浔阳的存粮倒是近些,只是数量不多,再借向富户中家借点,运过来,可使吾等万五千人,维持一月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一个月够了,一个月时间,足够我打到对岸去!”
  
      东门豹站起身,叉着腰,看着鄂城以北的涛涛大江,对面有一座城邑,在江雾中若隐若现。
  
      当年,他们正是随黑夫从邾至鄂。
  
      如今,却站在鄂地,北窥邾城。
  
      东门豹舔了舔嘴唇:“对岸可是衡山郡首府,肯定有许多粮食。君侯的命令,本就是让我与汝等合军,再打着武忠旗号,大张旗鼓,做出跨江进攻邾城之势!”
  
      邾城并不空虚,起码有五千守卒,听说是从九江郡、东海郡那边调过来的。
  
      但在鄂县遭到乱兵所劫时,衡山郡守、尉隔江看着百姓恸哭,无数人死在屠刀下,却无动于衷,没有派一个兵过来平乱,最后还是东门豹收拾了局面。
  
      安圃思索道:“驻扎在夏口、西陵的冯毋择拥兵三万有余,定不会坐视不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乱兵肆虐鄂县,屠戮秦吏百姓时,他去哪了?不就没理么!”
  
      东门豹对一直被己方牵着鼻子走的冯毋择十分看不起,那老家伙大概以为这是黑夫的调兵之计,所以按兵不动吧。
  
      阿豹拍案道:“他若不理,吾等就直接取了邾城,占住不走了!他若是理,就要挥师东进,吾等将冯毋择拖在衡山郡,隔江对峙。那样的话,西边,就空出来了!”
  
      尉惊反应过来了:“我兄长在何处?”
  
      东门豹大笑:“君侯说了,此乃声东而击西之计,吾等在东,你说他会在哪?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此时此刻,黑夫已带着两万五千人,搭船渡过大江,至州陵县(湖北赤壁市对岸)。
  
      州陵县位于云、梦两泽和大江之间,早在十多天前,就已被南征军控制。
  
      看着大江涛涛东去,对岸岩壁映照在夕阳下,黑夫不由感慨,心中有一句词就要脱口而出:
  
      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故垒西边……”
  
      但他立刻捂住了嘴,左右看着这两岸葭苇弥望,百里荒芜,顿时乐了。
  
      “说起来,我才是第一个来此创造历史的,风流人物啊!”
  
      “此词不该由我来说,而应让千百年后之人,至此凭吊怀古时,用来夸我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ps:晚上陪家里人看电影,不用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