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福缘仙途 > 第二百七十章 镇南王府往事

      吕道士当年也在镇南王府当差,和崔宁的父亲崔岩一样,是三世子宫中的一名管事,管着七八个属下,日子过得也快活,直到有一天,镇南王忽然心血来潮,想要让子辈们试试能不能有缘开启仙途,便让各个世子派人去镇南王府的藏书阁取仙籍,三世子派去的人便是吕道士。
  
      不过吕道士当时并不知道藏书阁给的书匣里装的就是仙籍,以为不过是镇南王拿给三世子读的书,不过就在他拿着装仙籍的书匣回来的路上,他遇到了三世子宫中的马总管。
  
      马总管负责镇南王府和三世子之间传话,是三世子跟前的红人,在三世子的宫中颇有地位,因此当马总管拦住吕道士时,吕道士自然十分恭敬的站住了。
  
      可是吕道士没有想到的是,马总管并不是和他偶遇,而是特意在这里等他的,当马总管将两人随从赶开后,偷偷的告诉吕道士,他手里捧着的书匣里装的是可以让一个人甚至一个家族翻身的仙籍,而且马总管更透露了一个惊人的消息给吕道士,马总管在给三世子传话时,故意遗漏了王府提供的仙籍有八册的信息,只说拿了几本仙籍给世子试试,因此三世子还不知道书匣里到底有几册仙籍。
  
      吕道士听完马总管的话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这样的机会的确让他十分心动,不过他还是有些疑虑,但是马总管很快便打消了他的顾虑,据马总管说,这些仙籍拿给各位世子之后,便不再收回去,会一直存在各位世子的宫中,因此被揭穿的可能性极小,而且马总管答应吕道士,会尽快想办法将吕道士调离雁南城,远离镇南王府,让他找机会带着家人去到无人认识的地方隐居起来,只待灵潮到来,便依靠这一册仙籍踏入仙途。
  
      当然马总管敢来和吕道士商量此事显然也不会给吕道士拒绝的机会,以马总管在三世子前面的受宠程度,吕道士一旦拒绝,恐怕很难在镇南王府里混下去了,而且他根本没有证据去告发马总管,因此吕道士只得硬着头皮和马总管合作。
  
      马总管领着吕道士转进一间小屋,又不知从哪里取出一套工具,熟练的将书匣上面的封条完好无损的拆开,书匣中一共有八册书,吕道士和藏书阁交接时当面清点过,想必就是八册仙籍,不过他也不敢拿太多,只是取出两册,和马总管一人一册分了,剩下的六册依旧放回到了书匣之中,又用封条封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马总管喜笑颜开的走了,吕道士将书匣交接之后,也是提心吊胆的过了好几天,直到几天以后马总管他安排到雁南城以外的地方长驻,宫中依旧十分平静,显然世子并没有发现仙籍被盗的情况,吕道士便赶紧趁机带着一家人一起离开雁南城,然后便偷偷的找地方让一家人都隐居起来。
  
      可是没想到不到半年的时间,盗仙籍的事便东窗事发了,虽然吕道士已经十分谨慎的将自己的行踪隐藏起来,但是镇南王府派来的内务司差人十分精明,很快便追查到他隐居的地方,逼他交出仙籍。吕道士见事泄,也不敢多话,只得将仙籍交还,不想镇南王府来的内务司差人一口咬定他一共拿了四册仙籍,可吕道士哪有这许多仙籍,因此那些人便开始拷问吕道士的家人,还当着吕道士面杀了他几个兄弟,逼他交出其他的仙籍。
  
      吕道士这才明白过来,这些内务司的人肯定不会放过自己,而且可能还怀了其他的心思,想必是先把所有仙籍失窃的事情都栽赃到他头上,然后再杀人灭口,这个黑锅便算是彻底由他背上了。
  
      好在吕道士也是久在镇南王府里混的人,心思转的极快,马上装出一副屈从的样子,假意十分配合交代说其他仙籍都和家里的存银都在一个隐秘的地方,带着几个内务司差人到自己提前准备好的一处宅子,那里他特意做过几个机关,正好用来对付那几个差人,将那几个差人暗算之后,他也不敢回去解救家人,孤身一人匆匆出逃。
  
      不过内务司的差人十分难缠,很快剩下的差人便又沿着他逃亡的路线追踪了过来,吕道士几番无法摆脱的情况下,只得无奈使了一个金蝉脱壳之计,找了一个身材相近的乞丐换了衣服,又借机将那乞丐引入一处房屋之后烧死,将自己所有的物件都留在那个乞丐身旁,让内务司的差人误以为他已经自焚而死,这才死了心回去。吕道士又故意毁了自己的容貌,等过了几个月重新回到自己隐居的地方,才发现自己一家四十七口除了自己已经全部被内务司的人杀死,他担心内务司还有人留在附近,也不敢在原地久留,便一路流浪,饥寒交迫,又心中苦闷,若不是遇到王县尉,差点断送了自己的小命。
  
      崔宁听完吕道士的讲述,怀疑的问道,“你既说自己被骗入局,又有内务司的人来追杀你,难道那个马总管不担心你在内务司的人前揭发他么?”
  
      “马总管?”吕道士苦笑了一声,“他恐怕也是人家手里的棋子罢了,内务司的人一来找我,我便将马总管供了出来,可是内务府的人明确告诉我不用攀咬他了,马总管在事发当日便畏罪自杀了!”
  
      当年崔岩和崔安也是直接参与调查镇南王府仙籍失窃一案的人,吕道士遇见的内务司差人中便有他俩,按崔岩当时告诉崔宁的信息,崔岩只是知道吕道士从镇南王府偷了仙籍,得到的指令便是要将吕道士满门抄斩,崔宁现在想来那个指令的确十分古怪,不过或许其中还有别的未知原因,此事当时只是崔岩用来教育崔宁的例子,前因后果并没有细讲,如今听吕道士说起,他倒起了很大的疑问,打算回天姥山之后,找机会去一趟清风寨,找到父亲崔岩好好问问当时的情况。
  
      不过他也想从吕道士那里再打探点崔岩不一定知道的消息,便又问道,“你有没有去查过到底是谁在幕后主使此事?你就不想找到害你家破人亡的人么?”
  
      吕道士恨恨的说道,“我如何不想,可是我哪里能够知道!不过这些年我也想清楚了,反正我的仇家肯定在镇南王府里,而且动手杀了我一家的人也是镇南王府派出来,我直接找镇南王府算账总不会错!能杀一个是一个!”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