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> 第227章 粘人
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  
  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
  
  这话并不全中。
  
  只有真正到了绝望无助的境地,人才会知道,哪怕毫无帮助,如果境遇相似的人能够相识一场,本身就是一种慰藉。
  
  “最长的一次是十一年。因为接应的星舰半路遇袭全军覆没,我们不得已边战边逃,整整十一年,都在打游击战,他也一直龟缩在机甲里头。
  
  要不是带了足够的营养剂,要不是还有几个同行的人,擅长机甲维修跟制造能量盒,早就因为弹尽粮绝死翘翘了。”
  
  梦梦提起这一桩往事,带了些许的怅惘,“凤初一自己也关怕了,后来能够出来透气,高兴地不得了。
  
  不过当时我的实力并不稳定,偶尔还会发挥失常,有好几次他离开了机甲,在外头拉尿屙屎的时候,就差点被杀死了。每一次死里逃生,过后他都会拉着我在机甲里又呆上几天,嚷嚷着他要是会武功就好了,一定会将那偷袭他的臭虫杀个片甲不留。
  
  我问他什么是武功,他就会滔滔不绝地给我讲解各种失传的武技,江湖,武侠,什么恩怨情仇沧海一声笑,什么辟邪剑法穿云剑法两仪剑法,什么降龙十八掌葵花宝典吸星大法乾坤大挪移龙象般若功,林林种种,数百年如一日,念念不忘。
  
  其中最推崇的是剑术,说如果他手中有一把剑,一定会踏剑而行,遇神杀神遇佛杀佛遇鬼杀鬼遇人杀人,压根就不需要什么破机甲。
  
  啊,星舰倒还马马虎虎,但要完全精通,不知道要耗死多少脑细胞才能够掌握复杂的知识,每一次指挥也太费力气了,不够经济划算,远远不如博大精深的武功,上可飞天下可遁地,一苇渡江,如履平地,就算打不过,逃命还是分分钟的事。”
  
  凤殊听得有些懵,她完全没有听说过它口中的那些武技,所以说,凤初一就算跟她是同一个时空维度的人,也是后来者?要不然,她不可能孤陋寡闻什么都不知道。
  
  “喂,将你记忆碎片里的那些招数都耍一次给我看看怎么样?不用你教,我自己学,你只要比划比划就好。我保证,只要你将你会的招式都给我比划过了,我就算没学会,也不会再缠着你教。”
  
  凤殊收回了思绪,“武术并不是可以无师自通的,任你天分再高,没有师傅领进门,那也白搭。想要单靠自己修行,只有在小有所成之后,才有资格。【△網WwW.】”
  
  相较于师傅跟两位师兄,她也就堪堪入了个门。逃命的功夫学得还算扎实,对敌的本领却着实不够,要不然,当初也不会简简单单地就被驴打滚给一剑解决了。
  
  “切,真是小气,亏得蒙蒙还总是好人好人地叫你,我看你完完全全就是坏人,从里到外都写着‘坏蛋’两个大字!”
  
  梦梦虚实不定的身影忽然散开,像一团雾气那般团团将她围住,不一会儿,凤殊就感到了寒冷,完全冷到了骨子里的那种冰寒。
  
  她没吭声,闭上双眼,默默地运起心法,护住了心脉,任由它在一旁上蹿下跳。
  
  梦梦没有想到,这人说不理它就果然不理它了,说到还做到,任它怎么刺激她,她都无动于衷,如果不是怕她短时间内昏厥次数过多,以至于精神力受伤,它还真想要在她的识海里闹上一回。
  
  “算了,大人不记小人过,宰相肚里能撑船,哼,我大肚能容,饶你一回!”
  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意识恍恍惚惚的关九觉得很不舒服。
  
  就像是有人在旁边拿铁榔头拼命砸东西一样,当当当的声音回荡在脑海,震得她头痛欲裂反胃不已。
  
  传说当中的地狱果然恐怖,让人好难受。
  
  她痛得想要蜷缩起来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全身像是被禁锢了一样,丝毫也不能动弹。
  
  她睁不开眼睛,可是因为捣腾得厉害,最终还是吐了出来,然后感觉被自己吐的东西糊了满脸,仿佛有什么黏黏哒哒的东西粘上了皮肤,味道一点儿也不好闻。
  
  她应该觉得恶心才对。只是关九第一反应却是——奇怪,她都已经饿肚子一整天了,怎么还能够吐出东西来?
  
  噢,不对,她应该死了,为什么还会痛得这么厉害,为什么还会晕头晕脑地吐个翻天覆地?
  
  没等想清楚,一阵更加猛烈的剧痛便席卷了她的脑海,像是洪水泛滥,整个地淹没了她。
  
  关九醒过来的时候,两眼发直。
  
  她刚才像是乘着极速飞行器,狂飙突进地浏览了一个人的一生?
  
  面前穿着白衣裳的女孩,浑身鲜血淋漓,长得十分秀气的鹅蛋脸上柳眉倒竖,原本该是盛满温柔的双眼却狰狞着,像是艾玛口中最凶猛的星兽,可以一口就吞吃掉育婴所里全部不听话的孩子。
  
  关九瑟瑟发抖,害怕得想要找个地方藏起来,让眼前这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戾气的女孩看不见她。
  
  但是显然这一次她没有成功,因为不管她怎么样使劲,她都动不了,向来不引人注目的她,这一次被人死死地盯上了。
  
  关九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,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束缚住全身一样,她只觉得自己像座冰雕。
  
  但是奇怪的是,她明知道自己一动不动,却又感觉到自己在控制不住地发抖,恐惧就像空气,无所不在。
  
  几乎是一瞬间,她看见那个女孩扬起了手中的刀,一滴鲜艳无比的血珠顺着刀刃滑落。
  
  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血珠就像是在空中炸裂开来。害怕到了极致,关九的意识再一次掉进了那个似梦非梦的地方。
  
  白衣女孩叫洪怡静,就像她的名字一样,从小就是个安静的小姑娘。在家中排行老三,也是最小的孩子。
  
  祖父母洪大柱与黄小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,祖祖辈辈都是在土地里掘食的老实人,生了八个孩子,五女三男,因为鬼子入侵,国不成国家不成家,加之小山村原本就贫困,天灾人祸之下,全国解放后,只活了最小的儿子洪爱国。
  
  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Ps:书友们,我是顾念.QD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