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在江湖做女侠 > 第七十五章 三关
    汉国本是天下强国,可是被隋国携大势围攻,大河以南之地已经仅剩一洛阳城了!
  
      倒不是汉国不想守卫,而是隋国太强大了,穿插包围,百万大军压上,又是以李靖为首的名将指挥,汉国怎么可能幸免!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雁门关的守将马援此时正在纵酒狂欢,不是他不尽心,而是元国和汉国结盟之后,早已经不防备草原了!
  
      已经三年时间了,起初还是要戒备的,但是如今,蒙古人间隔月余时间就会派遣一部兵将或者军马南下援助汉国!
  
      蒙古人倒是也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,不单单是援助汉国,还援助唐国,只是唐国国土如今都在中段黄河以北,如今和隋国隔河相望,倒是也没战事,只有汉国,为了洛阳城的归属,正在和隋国不断的战斗!
  
      按说,只有一个洛阳城的汉国,应该早早就被隋国占据,只是不知为何,如今隋国兵马虽然众多,但是围着洛阳周边的可不多,也没有尽心尽力的围攻洛阳城!
  
      洛阳城是天下闻名的名城也是大汉帝国的都城,城高自然非是一般城池所能比拟,足足有十丈之高,依照后世的高度也就是三十米之高了!
  
      这般城高,的确不是一般城池所能比拟的,周围的卫城也足有三五丈高了!
  
      这般城池,着实难以攻打!
  
      但是若是大隋真的用出全力,投石机以及各种攻城器械全力攻打之下,未必不能打下,当然还要断绝了黄河上的水运通道!
  
      是的,如今大汉国的水运通道还没有断绝!
  
      而这也是元国如今仍旧持之以恒援助汉国的原因,稍微派出一些送死的和不值钱的马让汉国和隋国拼个你死我活吧!
  
      些许浪费对蒙古人来说算不得什么,甚至都不用蒙古人出钱出人,让旗下各族轮流来,一个月一族,草原上的族群之多,只是中等群落以上的都要过百了,如今还没有轮一遍呢!
  
      马援虽御下一向甚宽,自个儿喝酒没趣,便带着把守在城中的亲卫和亲信之将,一起都拉来了喝酒唱歌,城中的空地上,点着一堆堆火,火上都架着一口剥制好的羊,转着圈烤着,熬出来的羊油滴在火上,滋滋作响,而一股焦香传遍四方。
  
      不是没人提醒马援最近的草原上有异动,需要严加防守,但马援他自然得到了情报,知道了草原上虽然有争端,但是蒙古人还是安安稳稳的坐着老大的,想着自然没有不足敢挑战蒙古人的威名。
  
      更何况如今雁门关以北的地界是契丹人的,契丹人可是崇尚和平的,甚至平日里,雁门关也有足够的契丹人来行商买卖,甚至是遥远的匈奴人、突厥人、鲜卑人都慕名而来!
  
      雁门关对大汉国的价值,还有地理位置的重要性,镇守在此处的马援当然不会不知道。
  
      雁门关及其所在的代县自古就是古代塞北少数民族入侵内地的通道,所以,雁门关自古就是边防战略要地,历代以来,发生在这里的大小战事,至少有数百次,可见它确实是兵家必争之地,雁门关北通大同,南达太原,进可主辽阔草原,退可守千里关中,战略地位十分重要!
  
      马援自然是知道这里的位置紧要的,若是三年前,各国之间还是剑拔弩张的,他自然不会这么放肆,可是三年前联军各国正式结盟之后,互通有无,若有军情,守望相助,雁门关之外没多远就是契丹人的祖地,向西还有宁武关、偏关,向东是重镇大同,向南是汉国腹心之地,马援哪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  
      若是敌军真的打到这里来,那么证明汉国已经灭亡了,那么他就更不用担心了!
  
      他好早就开始,便带着亲卫和众将,醒了就喝,喝倒就睡,到现在已经不知是多少次了,不过因为来往商人日益增长,他酒库中的存货,竟然还在逐渐增多。
  
      马氏一族,本就是大族,不过汉国朝中倾轧之下,也就马援得以授官,其余族中子弟皆不得出仕!
  
      哪怕家族后辈文有马融、武有马超也只能在家中安坐!
  
      马援守着这座孤零零的城池没别的好处,就是从来往的回易商队中,私下抽取的过路钱多,其中也多有用酒、绢之类的商品,来充抵过路费的,早些年用来存放兵器的仓库,现在都被酒水、丝绢给占了去,这还是要接济族中的缘故。
  
      “真是个好地方啊!”喝着美酒,搂着大商人敬献的měinǚ,他由衷的叹着。
  
      一声凄厉的号角声,倏然响起,把马援的感叹全然掩盖。
  
  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出去看看!”
  
      马援提了提腰带,拒绝了美人口中此时正欲送过来的那一口美酒,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衫!
  
      “将军,一队契丹人朝关口过来了,刚才城头上的哨兵吹响了号角!”
  
      不一会就有亲兵过来禀报了!
  
      “契丹人,莫不是南下送死的?”
  
      马援自然知道那些南下的人后果,只见去不见回,他毫不担心反而还调侃一句!
  
      听得禀报之后,本欲起身的他顺势就又坐下了,又要擒住美人的樱桃小口,契丹人他不担心,他如今担心的是从南面从西面来的人!
  
      也只有从南面和西面来的人才是最致命的,如今大隋国在那位女帝的率领下南征北战,此前天下知名的大秦国、晋国、隋国、明国一个个都已经是冢中枯骨了,就连他们汉国都已经丢失了中原之地,天下闻名的霍去病霍骠骑失陷在了隋国,听说如今还在牢狱之中!
  
      那一个“武侯”诸葛孔明也是liánzhàn连败,还有卫青、周亚夫也俱是如此,还听说此前统辖联军的“兵仙”韩信也在撤军之时,失陷在隋军手中了!
  
      也不知什么时候,隋国的大军就会兵临城下,耿弇前些时日还和他来信说起忧虑,不过马氏一族如今在汉国不得重用,马援也只能在这无关紧要的边关之城暗自叹息、蹉跎!
  
      三年了,他早就不关心这雁门关的安危了,不是他不想尽忠职守,而是如今对面主要的敌人前任早已经化敌为友,连劫掠都不往这里来了,反而是每日都有商队来往,还要给他送上钱财供应,甚至发展到商队日夜都有!
  
      所以,雁门关的城门已经好久都没关过了,甚至能不能关上,马援可能都不知道!
  
      岳云、卢俊义两人纵马奔驰,穿着契丹人的服饰直接冲入城中,看着边关城墙上的汉军漠不关心的看着他们冲入城中,岳云有些愕然!
  
      他刚才还听见了号角声呢,本来以为这是汉军“示警”的声音,可是如今看着关中一切如常,百姓来来往往,看着他们如同看“猴戏”一般,丝毫没有惧怕,汉国的那些军士也是懒懒散散的!
  
      这……这是天下强关吗?我……莫不是来错地方了?
  
      看着依旧高大的城墙,比着朔方城还要高大的城墙,的确是强关要地的规模,比着曾经看过的潼关都差不多了!
  
      “看来那个萧绰说的没错,雁门关果然已经荒废成这般模样了!”
  
      错愕之后,岳云看着一样错愕的卢俊义说道!
  
      “确实如此,那就请将军发信号吧,我带人夺取其余各城门,防止消息泄露!”
  
      岳云点了点头,分出人马给卢俊义,他就带着剩余的军马直奔城中的军营而去!
  
      城主府不用担心,没有军营的那一万人马,城主府不值一提!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偏关守将昏昏沉沉的被人强扶上了城主府的最高处,就远远看着城中的慌乱,在隋军的黑色战旗引领下,至少几千名骑兵已经进入了偏关的城门,而南方远处的谷地更是被灰huángsè的烟尘所掩盖,不知有多少兵马正向偏关赶来。
  
      李广目瞪口呆,脑中全是空白,喃喃自语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!”
  
      并州有外三关,分别是雁门关、宁武关、偏关;这三关是防备草原之敌的重要关径,不过自盟约之后,三关的位置却是日益减弱,甚至成为了无用之地!
  
      汉国朝中也一步步消减三关的兵马,从起初的各自数万的兵马一斤消减到了不足一万,也就是偏关还要防卫隔河相望的隋国,兵马消减的不多!
  
      不过多年无战事,雁门关只是三年没战事,可是偏关足足几十年没有战事了!
  
      偏关守将李广怎么还会惊醒呢,虽然不像马援一样整日里宁酊大醉,但是李广也没差多少!
  
      冯唐易老,李广难封;并不是李广才能不足,而是李广做人做事不小心,立下大功却总会犯下一些小错误!
  
      多年来的安全,也使李广放下了心思,城中的兵将也同样如此!
  
      来袭的隋军用行动让他们惊醒了,千多名骑兵当先冲至城下,直接围城慢走,开始用着箭雨扫射城头,箭雨令人惊叹的精准,把城头上的守军压制得抬不起头来。
  
      而骑兵身后的还有一支骑兵就在他们的掩护下,竟然从马背上卸下了一截截事先打造好的构件,转眼就架起了几十来具云梯。
  
      这些个骑兵,本来都是精锐,大隋国的传奇兵种,如今挑选出来的更是传奇中的传奇,人人弓马娴熟,骁勇敢战,军中选锋。
  
      白起把他们放出来,便是为了能一举夺城,当云梯组好,大隋军士们就呐喊着,抬着这些云梯,直冲城下而来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隋军是杨再兴带队,副将蒙武、林冲、关胜、张清四人,带的全都是隋军中最精锐的人马!
  
      “将军!”守卫偏关的士兵们叫着这处城门的守将,盼着他能有个主张。
  
      而这个守将早被多年的安宁磨灭了血性,此时只剩下一个念头,喊着:“快放烽火!快放烽火!”
  
      他不断重复着这句话,隋军来的出奇不意,守城的工具全都没有准备,对于守住城池,他已经不报希望,唯一的期盼,就是城中的李广将军能有反应,各地的汉国将军能有反应。
  
      当杨再兴第一名攀上了偏关城头,战事的结局已经宣告注定。
  
      等不来城中主将的命令,绝望的守军自行发起了微弱的抵抗,但在不断涌上城头的隋军精锐的刀光剑影中,他们节节败退,根本无力抗衡。
  
      当城门被夺占、打开,守在城外的隋军精骑便一拥而入,开始镇压城中剩下的抵抗
  
      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,被视为“三晋之屏藩”、“晋北之锁钥”的偏关,轻而易举地就被杨再兴领军攻下。
  
      在草原人眼中,偏关只是中原人长城防线的一部分,虽然重要,但是还在雁门关、宁武关之后,天下十关中也绝没有偏关的名号。
  
      不过在隋人看来,偏关远比东北的宁武关和雁门关更为紧要,控制了偏关,就能直接从河口横渡进入晋地,黄河对面正是大隋控制的上郡。
  
      着眼点不同,对偏关的处置也完全不同,虽然汉国君臣也对偏关有所警戒,李广也对着防御颇有注意,只是他布置的方向是北方和西方。
  
      黄河渡口修建有堡垒有烽火台示警,北方也是如此,但是谁能料到敌军从西面而来,要知道西面还有宁武关和雁门关,还有重镇大同,敌人怎么可能从那里来呢?
  
      “这只是开始而已。”杨再兴带着大军踏入城中时,这样想着。
  
      此时哪怕李广有万夫不当之勇,有诸葛孔明之才智,也不可能力挽狂澜了!
  
      他带的都不是普通的士兵,此时也派出信鸽和高手日夜兼程向上郡元帅处报告了,就是汉国立刻发动大军来夺城,也至少需要三五日的时间,有这时间,隋国大军早已晋渡河过来了!
  
      更何况,如今这并州三关皆失,汉国又能收复那一关呢?又要先收复那一关呢?
  
      更何况汉国如今大军还被牵制在黄河北岸一带,精锐都在守卫洛阳城周边,国内又有多少余力呢?
  
      以往,也就是凭着大河天险,隋军才没有攻击汉国并州的领土罢了!
  
      毕竟大河虽宽,但岂能阻挡隋军大军攻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