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重生之九尾落 > 第八百二十四章 审判之名
    这番质问,便如同一根刺一般,狠狠的扎在这群白鹤的心底。
  
      魏玖的话,他们固然不会相信,当然一个很重要的理由,也是不敢相信。流虹的实力很强,在白鹤一族中威望也无人再能超越,但若他不是羽族之人的话,那么这所有的一切意义便不一样了。
  
      他们所忠于的君王,他们所效忠的领袖,他们所看做信仰的存在,这所有的一切竟然都是假的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那三位禁咒级的白鹤,在族群当中,他们的地位仅次于流虹,所以他们考虑的往往比别的妖兽要多很多。流虹的身份,固然很值得怀疑,但至少在现在,绝不是和他闹翻、或者说绝不是让真相大白于世的时机。
  
      三人互相使了个眼色,那最初和魏玖对峙的白鹤,恶狠狠的说道,“少在这里妖言惑众,流虹族长乃是拯救我白鹤一族于水深火热的恩人,又岂是你这三言两语可以污蔑的?”
  
      “不错,就算他身份当中隐藏着玄机,那也是我白鹤一族的私事。你一个外人,有何资格在此指指点点?”另外一只禁咒级白鹤同样帮腔道。
  
      魏玖的目光,从一众白鹤身上移开,定定的看着这三只禁咒级白鹤,现如今能够说上话的大抵也就是这三个。暗自运转起来修为,强大的反噬之力,一时半会消不掉,至于身中剧毒的云豪,同样不可能再出战。
  
      “话虽然是这么说没错,但诸位难道真的想认一个外族之人为主吗?更何况,这人底细不清不楚,却伪装到白鹤一族当中,只怕也是心怀鬼胎,诸位真的放心吗?”魏玖应道,“我所了解的白鹤一族,刚正不阿,但你们可知道,面前这个所谓的族长,修炼的可是五毒炼体之术,昔日五毒兽的本命功法!”
  
      再一次,魏玖抛出一记惊雷,五毒炼体之术的存在,的确有些骇人听闻。
  
      万兽妖域当中居住的虽然皆为妖兽,但它们之间却也有着善恶好坏之分,就像妖狐一族虽然有着妖性,但大是大非面前还是能处在正义的位置。这就和人类、和神灵差不多,种族并无好坏,但为人处事的性质却决定了善恶。
  
      白鹤一族呢?源自于柳家,昔日的童颜白鹤族,那也是一大浩然正气的种族。而反观五毒兽,万兽妖域里至阴至邪的妖兽,以修毒为名,嗜血、嗜杀成性,所以才会引起一种正道种族的围剿。
  
      在魏玖点破流虹的秘密之后,一种白鹤皆是倒吸一口冷气,就连那三只禁咒级白鹤也是身躯一颤,心底一阵恶寒。
  
      流虹是谁,其实并不重要,关键是它带领白鹤一族傲立在这断崖之上。原本这三只禁咒级白鹤便达成共识,不管流虹身上隐藏着怎样的秘密,他们都愿意继续带领白鹤一族效忠于它。
  
      但听了魏玖的这番话,却让他们的决定动摇了,如果流虹真的和五毒兽有关系,他们还能宣誓效忠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
  
      哪怕柳家脱离了白鹤一族,哪怕白鹤一族没落至此,但他们心底的傲气、身为正道人士的尊严不容侵犯。他们可以屈服于任何人,但这并不包括阴狠邪恶之辈,很显然,五毒兽就是这么一个遭人唾弃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“你...你说的这些是哪儿听来的?我们又凭什么相信你们?”其中一只禁咒级白鹤沉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之前便已经说过,你们相不相信不重要,我只说事情!”魏玖话锋一转,继续说道,“回到你们的第二个问题,我有何资格指指点点?也罢,我就满足一下你们的好奇心吧!”
  
      话音落下,一股猩红色的光华从天而降,落在魏玖身上。霎时,九道白色的尾巴,从他的身后直接扬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......
  
      “九尾妖狐......”那只禁咒级的白鹤沉声呢喃道。
  
      “吾乃九尾妖狐族少主魏玖,不知诸位觉得,我可有指指点点的资格?”一道傲然的声音传来,只听他继续说道,“魏家自古执掌律法、定万物生死,今日在此例行判决,诸位觉得可有资格?”
  
      居高临下的气势,让一众白鹤感觉到臣服。虽然实力上它们不差,但在血脉的威压下,却根本生不出一丝抵挡的念头。
  
      这便是魏玖,这便是九尾妖狐族的恐怖之处,妖化之后的他们,便成了那个凌驾在众生之上的种族。妖化状态下的魏玖,心底一片清明,他是这世间最为严厉的执法者,足以裁定和判决任何人的生死。
  
      云豪满眼笑意的看着面前的场景,妖化之后的魏玖,才是那个他所熟悉的九尾妖狐。
  
      心底暗自盘算了一下,厄毒弯刀上的毒液虽然恐怖,但也还在可以控制的范畴当中。而他身上,还有差不多一成的气力,在这危难关头,他可不能让魏玖一人苦苦支撑。
  
      想到这里,手掌直接一扬,一股高贵的紫色光华从他身上绽放出来,不输于魏玖的威压瞬间向着一众妖兽覆盖而去。
  
      “紫魂天官族少主云豪在此,诸位,莫不是还想与我一战?”云豪冷冷的说道,声音虽然很平淡,但其中的气势却非同凡响。
  
      继九尾妖狐族的魏玖之后,云豪又站了出来,让白鹤一族原本摇摆的心,更加松动起来。
  
      这一个是妖域最强大、另一个是妖域最神秘的种族,此刻竟然同时出现在这里,如何能让一众白鹤不震惊呢?原本在魏玖站出来的时候,它们心底还存在这一丝侥幸,但现在,却是彻底的屈服。
  
      真的还有一战的必要吗?昔日妖域当中的两大巨头,就算是柳家都无法直视其锋芒,它们又能做什么呢?
  
      恍惚之间,那三只禁咒级的白鹤,心底皆是涌现起一股不妙的感觉。看起来魏玖之前的那番话,应该是真的,毕竟以九尾妖狐族和紫魂天官族的身份而言,根本就没必要、也不可能欺骗他们。
  
      “扑通!”
  
      一声脆响,在想明白之后,那只禁咒级白鹤跪倒在地。
  
      目光落在魏玖身上,只听他恭敬的说道,“望大人宽恕我的有眼不识泰山,多有得罪之处,还望海涵...至于流虹族长的身份,烦请大人明察,我们不愿意蒙受冤枉,但也同样不会包容任何一个邪恶之辈!”
  
      面对魏玖和云豪的身份,他屈服了,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自然第一个站出来表明态度。
  
      有了第一只白鹤的表态之后,其他的也是纷纷单膝跪倒在地,毕竟同时和九尾妖狐族、紫魂天官族树敌,那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。在这那率先跪倒的可是一直禁咒级白鹤,算得上是主事之人,连它都跪下,他们还有坚持的理由吗?
  
      顷刻之间,跪倒一片,唯一还站在那里的,便只剩下另外两只禁咒级白鹤。
  
      ......
  
      “怎么,看样子,你们还想维护他不成?还想和我魏家为敌?”魏玖冷冷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在这番话说完之后,他的眼神一凝,一股凶芒直射而出。这便是九尾妖狐的权威,无论是在混沌界还是万兽妖域都是如此,只需要一个简单的表情,便足以让人屈服。
  
      那两只白鹤身躯一颤,魏玖的话说的很重,和魏家为敌这般罪名,它们可担待不起。
  
      但彼时能跪吗?这一跪意味着什么,他们很清楚。
  
      另外一只禁咒级白鹤的表态,再加上其余白鹤的纷纷效仿,现如今还在坚持维护流虹的便只有他们两人。之前在人数上还有优势,但是现在就凭他们两人,真的有机会扭转局面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
  
      卑微的挣扎,也只是因为他们的内心,不愿意放弃流虹罢了。
  
      它们两人当中,一人是流虹的指导老师,流虹对它十分尊敬,另一人却是因为流虹的帮助,才踏入禁咒法则的地步。前者是不愿意辜负这份师生之情,后者则是不愿意背离自己的报恩之意,它们有着不能放弃的理由。
  
      他们亦很清楚,那份挣扎注定起不了什么作用,今日,注定是无法避免牺牲和流血的。
  
      只是他们也并没有想到,来自于魏玖的威压,竟然会如此庞大。笼罩其中,他们大脑一片空白,心底早已失去了反抗的意思,就那么静静的等待着最后的审判。
  
      “流虹族长,你昔日的老师如此维护于你,难道你就没什么准备解释的吗?”那只率先跪倒的禁咒级白鹤沉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解释?有什么好解释的,说的再多,也抵不过一句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罢了!”流虹的眼底闪过一丝凶芒,有些愤恨的说道,“只能怪我一直看走了眼,竟然帮了你们这群白眼狼!”
  
      它所说的白眼狼,自然是白鹤一族,它在这里做出的贡献不小,但最后却被这个种族反水。
  
      “是不是白眼狼并不重要,公道自在人心,我们想要的只是一个真相。我说过,不愿意放过一个坏人,但同样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只是想要让你自证清白,真的有那么困难吗?”那白鹤反问道。
  
      却只听见流虹冷冷的应道,“但我和五毒兽有什么关系,真的重要吗?你们扪心自问,这些年我可曾做过一件对白鹤一族不利的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