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何处时光可回首 > 第九十二章
第二天上午,陆胜男被妈妈逼着换上了箫睿昨天买好的连衣裙,又被赶来的张丽拉着坐在梳妆台前化了淡妆;箫睿和王宇扬在客厅陪着陆父聊天,陆胜利则忙着往酒店搬运酒水,陆母也忙着在自己的卧室换衣服,又跑到陆胜男的卧室请张丽帮她也化了妆。
  
  忙碌中小侄子拿着陆胜男的手机跑进来,说是有电话进来,看了一眼是赵墨寒打来的,陆胜男挑了挑眉拿着手机走到旁边的卧室接起,却是赵墨寒问她订婚宴是在哪个酒店办,说自己已经到了G城;陆胜男大为意外,问他怎么过来的,赵墨寒笑着抱怨G城还需要发展,说他乘坐的从西安到G城的飞机又小又旧,噪音和颠簸让他的小心肝差点受不了,陆胜男让他就知足吧,半年前G城可是连机场也没有呢,知道他刚下飞机,让他在机场等着,说自己马上去接他。
  
  和箫睿、家人打过招呼,拿着车钥匙去了机场,停下车就看到赵墨寒从候机楼里走出来,一身运动潮装,戴着黑色鸭舌帽,帽檐压得很低,大墨镜几乎遮了半个脸庞;上了车先是意外的表情看了看陆胜男的一身装扮,忍不住挑眉:“陆胜男,原来你真是个女人啊?”
  
  陆胜男一边开车一边翻白眼:“阿墨,你是怀疑箫睿的眼光?你怎么跑过来了,戏拍完了?”
  
  赵墨寒懒散靠在副驾驶坐上,嗤笑一声:“陆胜男,我是谁啊?昨天让导演集中一天把我近期的戏份都拍好了,通宵没睡的,总算挪出了几天假期;我可是专程来祝贺你的,你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,好不容易有个傻男人要你,我不得来见证你的幸福啊。”
  
  陆胜男轻笑,冲他眨了眨眼:“也是啊,好吧,就冲你的这份心意,姐姐带你去吃我们G城的小吃,又没有好好吃饭吧?”
  
  “算你有良心!陆胜男,再警告你一次,不准给我称姐姐!”
  
  “好吧,好吧,阿墨是大男人,还是事业有成的大男人。”
  
  赵墨寒总算满意,眯着眼躺在座椅上。
  
  陪他吃过饭,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忙着赶回家里,到家后给家里人介绍了赵墨寒,说是自己的好朋友;箫睿只是看着他眯了眯眼,陆父点了点头,陆母又是一番夸赞,说他长得可真是一个精神帅气的小伙子,赵墨寒自然是开心的笑开,拉着陆母说阿姨您就是眼光好,很快便和家里人打成一片。
  
  张丽几步跑过来,从包里翻出口红和一个记账本就要赵墨寒给签字,又拿出手机拉着他拍了两张合影,只说自己是陆胜男的闺蜜,又抱怨陆胜男有这样的大明星朋友怎么也不和自己介绍,说自己可是赵墨寒的超级粉丝;赵墨寒微笑着满足了她所有要求,说既然张丽姐姐是陆胜男的闺蜜,下次去了H城一定要请她吃饭小聚,张丽激动的就剩下傻笑,一旁的王宇扬实在看不下去了,几步过来将老婆搂到自己身边坐下。
  
  陆家人这才知道赵墨寒居然是个大明星,陆母又是一番赞叹。
  
  王宇扬悄悄捅了一下身边的箫睿,低低笑着问:“老实讲,这家伙是不是你的情敌?”
  
  箫睿轻嗤:“他有那心,奈何陆胜男没那意,只当他是弟弟,你说他也能算情敌?”
  
  王宇扬笑了笑捶了自己兄弟一下:“你也别太自负,要有危机意识,只有拼命对陆胜男好,好到她再不能习惯除你之外的任何人。”
  
  “那是当然。”
  
  “说起来,陆胜男可真能耐,她是怎么认识这些人的?还记得今年春节网络上说她还是致一的股东,当时我和张丽还吓了一跳呢,原来我们的朋友居然有这么牛的身份。”
  
  箫睿抿了抿嘴角回答:“认识这个家伙是因为陆胜男撞了人家的车,致一的那两个小子是陆胜男资助他们上的大学,他们算是报恩,陆胜男没接受。”
  
  “所以说,做人还是要厚道,你看看陆胜男,这些朋友不都是因为她的善意聚在一起?还记得高中时咱们那班主任老头子总说的:人在做,天在看!人啊,还真不能做坏事。”
  
  箫睿并没有接话,恰好陆胜利推门进来,说时间差不多了,催着他们动身去酒店。
  
  这次订婚决定的很仓促,陆家只通知了几个至亲和陆母的几个朋友,所以只在酒店定了一个可容纳三十个人坐下的包厢;陆家人赶到时包厢里已经到了不少亲戚,陆胜男的叔叔,舅舅,姑姑和小姨都到了,还有几个在G城工作或上学的堂妹堂弟和表妹表弟。
  
  陆胜利忙着安排人们入座,又从门口走进来一人,陆胜利看看不认识,忙叫了箫睿过来招呼,陆胜男随着他走过去,看到来人是萧红,雍容华贵的装扮,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年轻人抱着两个礼盒;感觉到身边人疑惑的目光,箫睿拍了拍她的手压低声音解释:“毕竟是我们的订婚宴,我这边如果没有长辈出席也不好看,我就通知姑姑来了,你放心,她不会对你的家人摆谱的。”
  
  说完牵着陆胜男走到萧红面前打招呼。
  
  萧红看着眼前落落大方的女孩子,先是撇了撇嘴,接收到侄子警告的目光后忙堆起和蔼的笑意祝福他们两人,又夸了陆胜男今天很漂亮等等,然后对着侄子说:“阿睿啊,快带我去见见胜男的父母;你爸妈去得早,我这当姑姑的就是你的长辈了,咱们家总不能失礼,我给两位亲家带了见面礼的。”
  
  陆父和陆母已经知道了箫睿家里的情况,对他更是怜惜,听说是他的姑姑到了,陆母忙起身热情的将萧红领到自己身边坐下,很快便熟络攀谈起来;旁边陆胜男的其他长辈们也不时附和几句,有的说胜男这孩子从小就懂事,有的则对着萧红夸赞箫睿是个精干的小伙子,气氛倒也热闹而亲切。
  
  陆胜男的弟弟妹妹们围在她身边,看着被鲜花包围的包厢啧啧赞叹,问她未来姐夫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,看起来很财大气粗的样子,还有的妹妹说还是姐姐有眼光,未来姐夫居然这么帅,求着姐姐传授点秘诀;大概拣着几个问题回答了后忙着将赵墨寒和张丽夫妻安排坐在一起,赵墨寒刚刚摘下墨镜就被陆胜男的一个表妹认出,她欢呼一声直接扑过来要签名,自然又是一阵热闹。
  
  上齐菜品后,陆父站起来轻咳一声开口:“今天来的都是咱们自己家人,还有几个老朋友了,我们家胜男是你们看着长大的,这些年她忙着工作,忙着照顾家里,忽略了自己的人生大事;在座的亲朋好友们也都询问过我们夫妻,也有帮忙给胜男介绍对象的,在这里,我先谢谢大家对胜男的关爱。”
  
  说完鞠躬一下后端起桌上的酒杯又开口:“老天不会亏待一个善良的孩子,胜男等到了那个爱着她的男人,这个男人愿意代替我们照顾胜男,愿意为胜男遮风挡雨,他,就是我身边这个优秀的青年---箫睿;今天,我们在这里为他们二人准备了订婚宴,请亲朋好友们见证他们的感情和归属,春节过后会为他们举行婚礼,到时再请在座的每一位来见证他们的幸福;请大家举杯,祝福箫睿和胜男!”
  
  每个人都站起来端起酒杯,在此起彼伏的祝福声里干尽了杯中酒。
  
  等所有人落座后,陆胜男正要在爸爸身边坐下,却被箫睿拉住,他从萧红手中接过一个锦盒,打开后半跪在陆胜男面前,锦盒里是一枚鸽子蛋钻戒,在深紫色的绒布衬托下熠熠生辉,包厢里传来几声低低的吸气声。
  
  箫睿仰头看着心爱的女孩子定定开口,嗓音里是沉定和执着:“陆胜男,十四年前,在G城一中的校园里我第一眼看到你,那时你十五岁,我十六岁;那时我不懂什么是爱,可我想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你了,喜欢你看书的样子,喜欢你发呆的样子,喜欢你木讷的性格,喜欢你安安静静的走在我身后、、、、、、因为我家里的原因我离开G城,也离开了你;离开你的这些年,我一个人打拼创业,一个人经历风雨,只想着能为你创造一个家园,时光待我不薄,我还能与你重逢,你还能接受我,伯父伯母也能接受我。今天,在我们的亲人的见证下,我要做这件十几年前就想做的事情:陆胜男,你就是我的一眼万年,我爱你!请你答应我的求婚!”
  
  陆胜男潸然泪下,张丽看着忍不住靠住自己的老公也抹起了眼泪,见陆胜男只知道站在那里流泪,忙又起身几步走到她面前,给了她一个拥抱后便推着她,笑着打趣:“陆胜男,还不赶快给你的爱人一个拥抱,他估计快要跪酸了。”
  
  弟弟妹妹们也一哄而上,推着陆胜男扶起箫睿,闹着要箫睿当场给她戴上戒指,确认他们是彼此的归属。

Ps:书友们,我是墨尘为空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