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原文里,北宸暮不善良,甚至是非常的坏,可是最后因为莫筱然的原因,变好了啊。
  这样的北宸暮,不应当是那种失去了自己的孩子,还是这么不屑的反应才对。
  而对此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那个孩子不是北宸暮的。
  原文里,莫筱然跟顾秉承可是天生一对啊。
  因此这现在的剧情变化的那么大,她还是有点不可思议的。
  而要是莫筱然的孩子是顾秉承的,那一切就说得通了。
  忽然的莫凰阙很想问,然话到了嘴边,还是决定沉默。
  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
  “你还没有告诉我,莫筱然在地牢你对你做了什么。”
  北宸暮是怕莫凰阙身上还有其他的伤,但是大夫没有诊断出来,那种情况,他不希望碰见。
  所以还师慎重一些比较好。
  “她对我做了什么,你那么关心做什么?”莫凰阙不懂北宸暮的反应。
  “帮你报仇,我在前面说过的。”北宸暮没有迟疑的说出这句话。
  莫凰阙在再次听见北宸暮宣誓一般的话,又是笑了。
  “别了吧,我可不需要。”
  自己的仇,自然是自己去报了,让别人帮忙算什么本事。
  再说了,北宸暮也是她的仇人啊。
  北宸暮的所作所为,不讲信用,威胁逼迫,还有北宸暮对顾棠琅所做的。
  她不信北宸暮不知道远安是顾棠琅。
  北宸暮真的是个很阴毒的人。
  莫凰阙觉得,她是体验的深刻了。
  “你不信我?”北宸暮将莫凰阙的所有的情绪,都看在眼里。
  “不是不信你,而是信你又能怎么样呢?莫筱然对我做了什么?拜托,她可是你明媒正娶的太子妃,再说了,现在她应该是叫祁然了吧,这个身份还是你给她的。你对她那么的好,现在却跟我说,要帮我报仇,这是不是过分的可笑了些。”
  莫凰阙觉得眼前的人分外的不讲道理。
  不,用不讲道理来形容还轻了一些,应该说眼前的人,太过自负。
  自己的行为,被莫凰阙清晰的摆在面前,北宸暮多少不愿意去面对。
  莫凰阙说的都是事实,但是那时候他是在报恩,再说了,现在恩已经报完了,他跟莫筱然此时已经是两清,甚至是莫筱然欠他的。
  在这种情况下,他想帮莫凰阙报仇,有什么不可行的?
  北宸暮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的毛病。
  “我更在意你。”
  北宸暮的这话,算得上是撩人的情话了,只是莫凰阙并不放心上,还是那句话,对北宸暮,好感都被耗光了。
  北宸暮应该是她一路走来,最大的意外。
  北宸暮的每走一步,跟原文都对不上。
  除了一开始的时候,是对得上的。
  现在根本就是完全不相等。
  就很奇怪啊。
  然再怎么奇怪,她现在也管不着,她关心的只有顾棠琅。
  现在北宸暮有没有将顾棠琅放走。
  顾棠琅的伤势,她想凌夏肯定有办法的。
  从一开始对凌夏的是不想多有接触,到现在她却是对凌夏抱有了太大的希望。
  她猜测,顾棠琅不见了,他们应该在努力寻找啊。
  因此,关键就是要北宸暮放了顾棠琅。
  “你放了远安没有?”
  “你为什么一定要提及远安?”北宸暮见自己的告白直接被忽视,心情别说多么不爽了。
  “你说过的,我留下来,你就放了他,我不想他死。”莫凰阙偏头不去看被北宸暮。
  她从一开始,就很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。
  北宸暮自己答应的。
  北宸暮被莫凰阙这么一噎,忽然发现,还真没有办法去反驳。
  只是莫凰阙越是这样,他反而越是不想放那人走了。
  甚至是想杀了顾棠琅。
  然而杀不得。
  想不到有一天他也会有想杀不能杀的人存在。
  北宸暮就很想笑,以前从没想过自己会沦落到这个地步。
  “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,但是有一件事,你必须回答我,莫筱然究竟跟你说了些什么,如果你不说,我就不放他。”北宸暮心中不舒服的紧,莫筱然也别想太过痛快。
  一直以来,北宸暮都是这样。
  自己不好过,别人也别想好过。
  莫凰阙听得这个差点没被气死,又是这样,北宸暮根本就是个没有信誉度可言的混蛋。
  莫凰阙看北宸暮看的透透的。
  自然的,北宸暮话都到了这个份上,其实说出来自己也不会掉出来一块肉,不说的原因只是觉得北宸暮太过虚伪,而她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太过跟自己过不去。
  这么个安慰完自己,莫凰阙将地牢里的事情同北宸暮复述了一遍,当然在复述的时候,莫凰阙自然而然的掩饰掉了莫筱然提到的顾棠琅一事。
  若是北宸暮知道莫筱然提到过顾棠琅,按照北宸暮的敏感度,肯定可以猜出来,那样的情况,北宸暮还会放顾棠琅走?恐怕微乎其微吧。
  莫凰阙不算了解北宸暮,但也不是完全不了解。
  北宸暮在听完了莫凰阙的描述,原本是悬着的心才是放了下来。
  他一定要莫凰阙原封不动的陈述,原因非常的简单啊,就是害怕莫凰阙还有什么没有检查出来的,是莫筱然导致的伤痛。
  “你放心,我会放了他的。”北宸暮满意莫凰阙的听话,而想到莫凰阙一直的要求,他再次让莫凰阙放心。
  本来就不打算杀了顾棠琅,想杀不能杀。
  “我希望尽快。”莫凰阙觉得北宸暮在没有做到的时候,所说的一切话,那都是屁话,信不得。
  就是这么的简单粗暴,莫凰阙觉得自己的想法没有问题。
  “好。”转而北宸暮准备起身出去,结果却是被丫鬟端来的药给制止住了脚步。
  “把药给喝了我就去让人放人。”接过丫鬟的的药,北宸暮又回来了。
  莫凰阙看着这苦药,嫌弃的不行,却也还是点头。
  本来是想直接一口喝完,然而北宸暮却莫名其妙的要喂药。
  莫凰阙就只觉得这人是在故意的搞事情。
  但是也还是随了去了。
  北宸暮想对莫凰阙如此,原因倒是非常的简单,就是想跟莫凰阙更加的进一步。
  因为喜欢,所以想更进一步。
  药是刚熬出来的,还冒着热气,现在也不是冬日了,已经转热,所以是很烫的。
  北宸暮在喂给莫凰阙以前特意的吹凉。
  做这一切的北宸暮,很温柔。
  莫凰阙一时间琢磨不透,北宸暮是又想做什么。
  她也懒得深想。
  另一头橙繁他们也确定了顾棠琅就在北宸暮府上的地牢之内,或者说,不是打听到的,而是莫筱然派人告知的。
  莫筱然在回去了自己的房间,左想右想,想到莫凰阙质问她顾棠琅的去向,再想到北宸暮无利不起早的性格。推测出来了,那人就是顾棠琅。
  原本莫筱然也不至于去找到橙繁他们通风报信,是被北宸暮逼的。
  北宸暮将莫凰阙接到了自己的房间,对莫凰阙说的的话,一字不漏的,莫筱然都得到了消息。
  已经体会过北宸暮残忍的莫筱然,很明白,绝对不能再继续在太子府待下去,她必须要走。
  莫筱然的危机意识是很强的,亦或者从知道北宸暮故意让她流产,她就对北宸暮埋藏着恨。
  现如今,这里也明显不能再待了。
  现在不离开,怕是晚会就离不开了。
  她将消息告诉橙繁他们,唯一的要求,就是要带她走。
  反正她对顾棠琅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,再说了,她清楚,橙繁他们并不喜欢莫凰阙。
  不喜欢莫凰阙的,讨厌莫凰阙的任何人,都是可以被她利用的。
  再说了,她在太子府生活了两年多,太子府的格局,没有比她更清楚的。
  橙繁他们看到莫筱然让人送来的信时,有过怀疑,但是最终还是相信了。
  在看见莫筱然的信上说顾棠琅的情况一点也不好,几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。
  不管是真是假,都要去闯一下。
  原本橙繁他们就已经是准备了充足,看着天色已经暗下来,橙繁跟远安就带着人潜入了北宸暮的府上。
  在潜入的时候,前往地牢的时候,意外的很是顺利,守卫并不森严,甚至连个暗哨都没有。
  一直在到了地牢,橙繁跟远安都是高度警惕,就是害怕这是一个陷进。
  不过好在,在进去了,的确是看见了顾棠琅,看到顾棠琅奄奄一息的模样,橙繁几人心跳都快停止了,连忙将锁给打开,查看顾棠琅的伤势,在见是做过了简单的处理,难免有些奇怪,不过再怎么奇怪,现在也不是要解惑的时候,现在应该做的是,带上顾棠琅离开这。
  顺利的出了地牢,橙繁本想就此离去。
  最终的远安停了脚步:“你们先走,我去带莫筱然。”
  “真的要带她一起走?”
  “莫筱然也算是救了主子一命,我们不该不讲信用。”远安沉吟了片刻给出了自己的回答。
  橙繁背着顾棠琅,听见远安这么说,觉得也没有错,好像的确是这样的。
  便是点头:“那你注意安全,不要被发现,怎么说莫筱然是北宸暮的正妃。”
  “恩,你们也要注意,汇合以后,我们连夜赶回东阳。”
  “好。”
  简短的交代了以后,远安就跟橙繁几人分开了。
  非常顺利的,远安到了莫筱然的房间,在来之前,远安他们是充分的了解过这里的格局的。
  所以远安找到莫筱然的房间,并没有花费多少的时间。
  到了莫筱然的房间门口,周围也没有守着的人,远安微微诧异。
  在推门而入,见莫筱然已经收拾好了细软,还有灵絮。
  “跟我走吧。”见是两个人,远安也没有露出不乐意的情况。
  远安武功是极好的,即使是灵絮跟莫筱然两个人,出府也是极其简单。
  这当然还是要归功于北宸暮,为了放顾棠琅离开,特意放松的防护了。
  北宸暮将药给莫凰阙喂完,花了半天的时间,慢吞吞的,莫筱然觉得自己已经是要苦死了。
  说是补药,但是真的非常的苦。
  “你现在可以让人去放了远安了吧?”莫凰阙一脸的苦色。
  北宸暮望着莫凰阙的苦瓜脸,倒是说了一句:“我这就去。”
  然而在北宸暮放下碗的那一刻,门外就传来了管家的声音。
  “殿下,属下有事禀报。”
  管家的声音急匆匆,显然是很急。
  这时候,离远安他们救走人,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。
  北宸暮听见这声音,很清楚,估计是地牢出事。
  “进来。”
  “殿下。”管家行了个礼,在看了眼莫凰阙以后,不知道该不该说话。
  “你说便是,她不是外人。”
  莫凰阙既然都要留在他的身边,自然不是外人。
  “地牢的人被救走了。”管家想了想,决定先说这个消息。
  北宸暮在听完,倒是没有生气,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  转而他正对着莫凰阙:“你听见了吧,他已经被人救走了,我可是特意让人放松了警惕,给他们创造条件。”
  不过北宸暮没有说的是,他们居然来的那么快啊。
  就很奇怪了。
  见北宸暮此时还没有生气的样子,一时间管家不知道,莫筱然不见的消息,要不要跟北宸暮说了。
  要是说了,北宸暮又是什么样的反应?
  这都是不可控的因素。
  “谢谢。”得知顾棠琅被救走了,莫凰阙自然是高兴的。
  被救走了,顾棠琅肯定就会没有事情的。
  接下来,她会想办法离开这里的。
  “这么客气做什么,这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,所得到的结果。而这个选择,也会是你最正确的一个选择。”北宸暮看着莫凰阙,唇角是不掩饰的笑意。
  莫凰阙留在他的身边了,自然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了。
  还有便是,莫筱然了。
  居然敢对莫凰阙用药,不仅没脑子,还阴毒,这样的人,真的没有留下来的意义了。
  莫凰阙听着北宸暮的话,并没有去回话,只是沉默的闭上眼,一副要休息的样子。
  被莫凰阙无视了,北宸暮也不生气,只是在看着管家还没有离开。
  “你还有什么事?”
  “这......殿下还是出去说吧。”
  这事情跟莫凰阙没有关系,而莫凰阙之前还是个阶下囚,并且据说莫凰阙跟莫筱然是有仇的,总觉得避开些好些。
  管家此番行径,北宸暮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  想着也是要去莫筱然那里:“走吧,出去说。”
  在北宸暮离开以后,莫凰阙又睁开了双眼,眉目清明,莫凰阙在想,该怎么离开。
  到了房间外以后,管家才是跪在地上:“殿下,太子妃失踪了!”
  “什么?”北宸暮没有想到是这个消息,当即有点没能反应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