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有妖气客栈 > 第八百零四章 瓦片
余生把盘子收了,呼吸一下清晨新鲜空气,伸一下懒腰后便回客栈熬了些粥。
  
  他们来时带了一些咸菜和咸笋干,就着下粥刚刚好。
  
  富难和白高兴等人也陆续起来了。
  
  富难打趣叶子高:“哟,还活着呀,没被老鼠吓死?”
  
  “不能,等你多管闲事呢。”叶子告诉说。
  
  “我才不管呢”,富难取一个馒头,坐下来一口下去半个,这时方明白,“你丫才是狗呢。”
  
  “又不是我说的,有本事找…”叶子高不说话了,因为黑妞一脸阴云的走进来,目光非常不善。
  
  “赶紧的,吃完了咱们采野菜,果子,野味去。”他拉富难一下,低下头,目不斜视。
  
  “哼”,黑妞鼻子出声,坐下取个馒头后又“哼”一声。
  
  见叶子高不理她,黑妞几乎吃一口哼一声,末了,余生忍不住问,“你有病吧?”
  
  “我没病,某人有病。”黑妞盯着叶子高。
  
  余生终于觉察出了俩人之间的不正常,他问:“某人是叶子高?”
  
  “你看,你也认为他有病吧。”黑妞一砸馒头,颇有狼找到了狈,狐朋遇见了狗友之感。
  
  “他有什么病?”叶子高要喂咸鱼千里醉,被余生拦下了。
  
  千里醉消耗的比预料的快,余生觉着还是把功德值兑换成灵力卡供咸鱼用合算。
  
  “我没病。”叶子高忍不住出声。
  
  “他有病,不是男人的病!”黑妞大声驳斥,“我昨日试过了!”
  
  “啪”,叶子高的馒头掉进了粥碗里,“你,你,你胡说!”
  
  “本姑娘昨日自荐枕席,测出来的,怎么能是胡说?”黑妞趾高气昂,双眼中冒着精光。
  
  富难乐了,故意看了看叶子高胯下,“行啊,小叶子,怪不得你现在还是个雏儿。”
  
  “说的你不是一样。”百口莫辩的叶子高瞪富难一眼。
  
  “你们俩就大哥别笑话二哥了。”白高兴说。
  
  “三哥”,叶子高朝着白高兴喊,把他也拉下水了。
  
  余生优哉游哉的啃着咸笋干,嘴里挂着莫名的微笑,似在嘲讽三人,这东西做零嘴儿也是不错的。
  
  三人也见到了余生幸灾乐祸的模样,叶子高一拍桌子,“不吃了,采毒蘑菇去。”
  
  三人领着天马往昨日撞见妖怪相反的方向去了,进入人高的草丛中时,三人说话声音传来。
  
  “小叶子,你不早说,我听掌柜的说他知道一虫子,被叮以后三天屹立而不倒。”富难笑着说。
  
  “滚,滚”,叶子高恼羞成怒的声音最后传来。
  
  城主习惯睡懒觉,余生为她留了饭菜,取出鱼竿走出大堂,见黑妞在逗弄狗子。
  
  “你好端端的污蔑叶子高作甚?”余生问,须知不男人是对一男人最大的伤害。
  
  “败坏他的名声!让他勾引妖怪,拈花惹草!等他不是男人消息传出去后,我看谁看的上他。”黑妞得意的说。
  
  “高”,余生竖起大拇指,心说真幼稚。
  
  小溪离客栈不到十步,余生坐在凳子上,下了直钩,往嘴里放一块咸笋干,闭目观水。
  
  神思逆流而上,钻进一山洞,山洞里有泉眼,咕嘟咕嘟的冒着泉水。
  
  收回神思,沿流而下,余生见小溪漫过山野,绕着树林一路向下,期间有鹿,有妖兽,还有一头熊在饮水。
  
  落入山涧后,溪水与一条大河汇合,向东流去。
  
  余生信念一动,不知这河水到不到得了客栈后面的大湖,他继续跟着河,直到汇入一条更大的大河。
  
  大河气势磅礴,落入山涧时如奔雷,让余生震撼。
  
  伴着大河咆哮之音,余生全身血脉也在咆哮,似乎有无穷的力量从他身子里冒出。
  
  壮哉!余生惊叹,只是感受多了神思受不了,余生忙收回来,在面前的小溪盘旋,以作放松。
  
  小溪里有许多条鱼,只是鱼钩为直钩,也没有鱼饵,因此许多鱼对此视而不见,在草丛中钻来钻去,觅食,快活。
  
  余生神思一动,溪水似乎成了他的手,不断的将鱼聚拢过来,在鱼钩下盘旋。
  
  接着,余生又动神思,不断念着上钩,上钩。
  
  忽然,鱼竿一沉,还真有一条鱼咬钩了。
  
  余生目光一睁,日已上三竿,刚要起身把鱼取下来放生,见昨夜的妖怪在远处直直的看着余生的咸笋干。
  
  或许因为昨夜一饭之恩,见余生有动作,妖怪并没有马上逃走。
  
  “想吃?”余生取出一块笋干,望着妖怪。
  
  妖怪待在原地,余生不理它,把鱼放生后继续钓鱼,训练对水的亲近。
  
  他的余光瞥见妖怪在不断靠近,等了许久,手里一松,咸笋干被妖怪抢走了。
  
  它躲在三步外,把笋干塞到嘴里,狼吞虎咽的吃了。
  
  “还想要?”余生又拿起一块笋干。
  
  妖怪点了点头,见余生递过来,忙不迭抢过去,又是风卷残云。
  
  余生又拿起一块,待妖怪又过来抢时,被他躲过了。
  
  “这世上可没有免费的午餐”,余生对疑惑看他的妖怪说,“若想吃,用钱来…”
  
  “算了,你也没钱,想吃,用好吃的或值钱的来换。”余生说。
  
  见妖怪依旧疑惑,“你们这里难道就没有什么难得的美味?”
  
  “由”,妖怪含糊不清,伸手指着东面,“耐,耐。”
  
  “耐是什么东西?”余生不解。
  
  妖怪呆愣片刻,伸手到自己胸前围拢成一圈儿,“耐,耐。”
  
  敢情是奶,不知为何,余生想起了昨日抓叶子高的那赤裸双胸的妖怪。
  
  “行了,送你了,想再吃,记着过来换,只要是好东西我都换。”余生丢给妖怪一块笋干。
  
  这次妖怪嚼完后没有再要,转身回了草丛。
  
  余生又垂钓片刻,转身回了客栈,叶子高他们在日头烈起来后也陆续回来了。
  
  他们采了些野果子,叶子高还捡了半个黄鼠狼身子,说要埋了。
  
  “万一是只母黄鼠狼呢。”叶子刚说罢,黑妞又在提醒他不是男人。
  
  正在这时,草丛中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,在客栈前盘点成果的几个人急忙起身,戒备的望着草丛。
  
  很快,方才讨要笋干的妖怪跑回来,手里攥着一块瓦片之类东西,向余生喊着,“淹,淹。”
  
  “哟,还真来换东西来了。”余生一乐,期待的望着妖怪手里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