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下第九 > 第一百零九章 元魂强者的怒火

  “当时方棱带着两名筑基修士正在做另外一件事,这才让那个练气修士抓到了机会,偷袭到了邵少主……”
  不等戚文滨将话说完,戚志伤就打断了他的话,“让方棱和那两个筑基管事陪葬吧。”
  “是……”戚文滨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为方棱说情,哪怕方棱也是为了戚家商楼做事,但是他保护的戚邵出问题了,就需要陪葬。
  “那抓到的人呢?”戚志伤吸了口气,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杀机。无论是谁杀了戚邵,他都会让这人后悔来到这个世界,甚至后悔多活一息时间。
  戚文滨更是惶恐的说道,“人还没有抓到,听说逃到沼海森林里面去了。现在戚家商楼已发布了任务,戚家有三名金丹和十数名筑基前往沼海森林搜寻凶犯下落。方棱和那两名筑基管事,也在沼海森林搜寻。”
  “跟脚。”戚志伤连多一个字都不愿意说了。
  在他眼里,去沼海森林的就是一群饭桶。区区一个练气修士,也能抢了戚家商楼,还杀了他的孙子戚邵后逃走?
  这不仅仅是他的耻辱,同样是戚家商楼的耻辱。
  感受到戚志伤的愤怒已经克制下来,戚文滨心里略微松了口气,“这两个人一个叫狄九,一个叫耿戟花。当时他们还带了一个树灵……”
  “树灵?”戚志伤惊声重复了一下。
  他完全明白了冲突是怎么回事了,树灵这种东西,哪怕是远远没有化形的,对戚邵的作用也是无与伦比的。
  戚邵一直想要不用筑基丹筑基,他很清楚。如果戚邵能得到树灵,绝对能筑成顶级根基。那样发展潜力比一般的天才弟子强大太多了。
  这更是让戚志伤要将狄九和耿戟花抓来慢慢的折磨死,至于戚邵是不是想抢夺别人的东西,对他来说都不重要。戚家有这个资格,戚家也有这个能力。
  戚邵可以抢夺树灵,但是你不能动戚家的人,这就是他戚志伤的强者理论。在极夜大陆,强者理所当然的要被尊敬。
  戚文滨应道,“的确是树灵,应该还是一个一级树灵,估计是认了那个狄九为主。狄九来历不明,到现在为止没有查到,只知道他偷了衡毅国钟家的东西,被钟家抓到,然后代替钟贺天入赘到了景家给景沫双。景沫双将他带到寂川城后分开。
  第二天在宗门招收弟子的时候,景沫双三系灵根被星河派收为外门弟子。狄九和耿戟花因为资质太差,没有宗门收录,结果星河派的长老郁惊彦看在狄九认识景沫双的份上,破例收了狄九和耿戟花。”
  “哼!”戚志伤冷哼一声,“你认为郁惊彦这种老东西会因为一个三系的外门弟子,破格录取两个资质差的家伙吗?还有,一个资质差的家伙,能在入门短短几个月时间就杀了戚邵?看样子那两人本来就是修炼过的散修。”
  戚文滨赶紧说道,“伤长老,狄九和耿戟花去沼海镇的时候,加入宗门不过数天时间而已。当时他们入住的是散修息栈,入住进去的时候狄九是练气四层,耿戟花似乎还没开始修炼。等五天后,邵少主找过去的时候,那狄九已是练气五层,而耿戟花是练气二层的修士。”
  戚志伤心里愈发肯定,狄九和耿戟花身上有大秘密,这两个蝼蚁他必须要抓到手中逼问个透彻。
  “你继续说。”
  “是!”戚文滨也猜到狄九和耿戟花身上有秘密,他倒是也没有多在意,练气修士身上的秘密能有多大?
  “那耿戟花来自一个偏远的小山村,叫着绒夷村。耿戟花有一个母亲,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。村里都叫他母亲七娘,他的弟弟叫盖武,妹妹叫盖音……”
  戚志伤打断了戚文滨的话,“你是说耿戟花和他弟弟妹妹不是一个姓?”
  戚文滨恭谨的答道,“是的,据说耿戟花和盖武、盖音是亲的。在耿戟花去寻找仙门后,耿戟花的母亲七娘就带着盖武和盖音离开了绒夷村,不知所踪,我们的人已经将绒夷村抹去了。”
  说到抹去绒夷村的时候,戚文滨就好像在说喝了一杯水一般的轻松简单,没有半点在意。
  戚志伤显然也不会在意这件事,他反而点点头,“那景家如何处理的?”
  之所以没有询问星河派,他知道星河派这种门派,应该是他带头过去才对。
  “景沫双有两个姐姐,一个叫景沫雪一个叫景沫冰。她们拜在了真离剑派半剑峰峰主过子剑的门下,所以……”
  戚文滨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,戚志伤明白了他的意思,他皱了皱眉头,过了好一会才说道,“我去一趟星河派。”
  真离剑宗可是北域州第一大宗门,虽然戚家的实力不会比真离剑宗弱。可也不能随随便便挑衅到真离剑宗,更何况这件事和景沫双其实真没有什么关系。既然景家和真离剑宗有关系,那景家就暂且作罢。
  不过星河派绝对不能放过了,狄九和耿戟花可是星河派的弟子,星河派的弟子杀了他戚家的嫡系子弟,这件事没有完。
  “这边已安排了五名金丹,和伤长老一起去星河剑派。”
  戚志伤一摆手,“不需要,区区一个星河剑派,我一个人过去就行。”
  星河剑派不过是二流宗门,听说星河剑派的第一太上长老在百年前就闭关冲击元魂境,百年过去了,依然没有任何消息,估计是陨落了。
  况且,就算是星河派那名太上长老跨入了元魂境又如何?他戚志伤只差一步元魂五层了。
  ……
  星河派宗门议事大殿中,此刻是坐了至少二十人。
  除了宗主项天伊之外,五内峰峰主,六外峰峰主,几名殿主尽皆都在这里。
  “这次极夜天墟战场事发突然,我星河派陨了两名金丹,郁长老也重伤。然而最后战利品分配上,我星河派几乎是收获最小。可见没有元魂强者,我们根本就没有话语权。我决定,这次无论花费多少代价,我星河派都必须要去寻找一枚魂元果。我星河派必须要有人跨入元魂,这才能在极夜大陆有话语权。”项天伊语气很是凝重。
  这次极夜天墟战场,他亲自带队去的,星河派付出了这么多代价,结果只能捡一些别人挑剩下来的东西。
  众人都没有说话,魂元果是什么东西,能坐在这里的没有人不知道。那是炼制凝魂丹的主要灵草,凝魂丹就是金丹修士跨入元魂修士必须要的丹药。
  “轰!”在项天伊想继续说的时候,宗门大阵发出一阵剧烈的抖动。
  项天伊脸色一变忽地站起,大殿中所有的金丹修士也都是震惊站了起来。这是有人在攻击宗门护阵?攻击宗门护阵可不是小事情。如果一个宗门护阵被攻击,就意味着生死大仇。
  “所有的金丹修士,跟随我守护宗门。”项天伊的神念看见了攻击宗门大阵的来人,一个瘦高个,留着山羊须的中年男子。
  他从这男子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强者的威胁,这不是对他的威胁,而是对宗门的威胁。
  几乎是在最短的时间,星河派所有的金丹修士都聚集在了宗门护阵入口处。就是筑基期的修士,十之八九也都来到了这里。
  宗门大阵被攻击,那就意味着宗门生死存亡的大事。
  “原来是伤长老,我星河派一直很是钦佩戚家商楼,不知道伤长老为何无缘无故攻击我星河派护宗大阵?”项天伊语气不亢不卑,甚至还抱了一下拳询问。
  虽然语气还很平静,项天伊内心的愤怒几乎要燃烧出火焰来了。
  实在是他星河派的实力太低下了一些,如果星河派还有实力的话,他毫不犹豫的斩杀眼前的这个戚志伤,还管什么原因?
  现在的情况是,戚家商楼的实力太强大,戚家商楼要灭掉他星河派,根本就不需要费多大事。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戚志伤一阵哈哈大笑,“无缘无故,你星河派外门弟子狄九、耿戟花在沼海镇杀我孙子戚邵,还抢了我沼海镇的戚家商楼分部,这叫无缘无故?”
  (不修炼元婴,为什么要有元婴境?元婴是因为金丹碎裂化为元婴,金丹碎裂如果化为神魂,那自然叫元魂。本书金丹碎裂后没有小孩,所以无元婴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