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下第九 > 第二二七章 灭
    “盖伊……”邬霸湖看见这走进来的长髯男子声音再次颤抖起来,狄九甚至看见他的手都在抖动。
  
      连死都不怕的邬霸湖,居然害怕一个盖伊,狄九的目光落在盖伊身上,筑基九层修为,周身带着一层煞气,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  
      狄九心里暗叹,就算是那个叫桑离的元魂修士没有到济国明珠城,他老爹狄衫也不是这个盖伊的对手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狄家仅存的那个漏网小鱼?”盖伊背着双手走到狄九面前。
  
      还没等狄九说话,邬霸湖忽然哈哈一笑,流着泪对狄九说道,“狄九,我邬家对不起你狄家,在临死之前,我还要和你坦诚几句话。你几个哥哥的死都是和我默认的,是我为了给我儿邬君简铺路。你狄家势力太大,我儿担心他没有能力掌控,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邬霸湖,是不是以为要死了就可以畅所欲言了……”盖伊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狄九抬手就是一巴掌拍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盖伊就感觉到一股狂暴的力量席卷而来,他根本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,就被这一道力量卷起。
  
      “噗!”一根花枝从他的眼睛钉入,将他钉在了宫殿的一根巨大龙柱上。
  
      “聒噪,现在还没有轮到你这垃圾说话。”狄九冷冷的说了一句后,才对邬霸湖继续说道,“邬霸湖,这么说来,我几个哥哥都是死在你父子手中了。”
  
      在狄家被灭后,狄九就开始怀疑自己几个哥哥死的古怪,今天终于明白过来。狄家为了邬家的王位,拼命的流血流泪,结果除了他这个毫无武根的浪荡子之外,几个哥哥全部被邬霸湖父子偷偷灭掉了。他能活着,还应该感谢没有武根,是一个啥事都做不成的浪荡子。
  
      如此看来,邬霸湖流的是老鼠泪,只是要死了才说对不起狄家罢了。估计当时玄火宗的人来挖他姐姐狄笛的眼睛,邬霸湖心里巴不得这样。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激怒他父亲狄衫。激怒了他父亲,那根本就不用他邬霸湖出手,玄火宗的强者也会将他父亲杀了。
  
      “嘀嗒!嘀嗒!”一滴滴血从盖伊的眼睛中滴落,落在地上发出嘀嗒声响。
  
      盖伊睁大另外一只眼睛,惊恐的盯着狄九,他的大脑一片空白,甚至忘记了自己此刻被钉住一只眼睛的痛楚。
  
      刚才狄九那一巴掌的可怕他太清楚了,狄九坐在那里,仅仅凭借掌风,一巴掌就将他拍飞,然后将他钉在了柱子上。这种实力,就是玄火宗的虚神境都不一定能办到。
  
  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  
      “狄九……”邬霸湖一样惊骇的盯着狄九,这是什么可怕的实力?
  
      那是盖伊啊?他亲眼看见盖伊轻松杀了他的一名大武师护卫,而这样一个强人,在狄九面前一巴掌的掌风都挡不住?
  
      之前他以为狄九必死无疑了,这才想要在临死之前将话说出来,没想到狄九如此强大。
  
      狄九站了起来,走到了邬霸湖面前,“你邬家的江山九成都是我狄家打下来的,就算是你让了这个位置也是应该的。你个老东西不思恩情,还要将我狄家灭掉,果然是心狠手辣之辈。”
  
      “父王!”一名身穿金袍的青年男子疾步走了进来,只是他叫了两个字后,就看见了坐在地上的邬霸湖,还有被钉在柱子上的盖伊。
  
      “你应该是邬君简吧,是你鼓动邬霸湖这个老东西暗算我狄家?”狄九看着进来的金袍青年语气有些不善。
  
  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邬君简,你又是何人?”若不是没有弄清楚情况,以邬君简的脾性,敢和他这样说话,早就一剑劈过去了。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坐上王位,但这不会太久了,济国的军队被他掌控了大半过去,朝堂里面也都是他的人。
  
      就是他父亲都不会这样和他说话,他不明白狄九是谁,有这么大的胆子。
  
      狄九再次一巴掌拍出去,这次是两根花枝射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邬君简一样被掌风卷起,然后被两根花刺钉在了另外一根柱子上,和盖伊遥遥相对。
  
      邬霸湖彻底的醒悟过来,他明白狄九应该是真的修真回来了,实力还非常强,甚至不比上次来的桑离弱。
  
      花瓶里面的花枝有多柔弱,狄九却硬生生的用花枝钉杀了两人,还将花枝钉入了大殿的柱子中,这种实力……
  
      “我的朋友曲小树如今在哪里?曲家的人怎么一个都不在?”狄九的目光落在了邬霸湖身上。
  
      “我没有动曲家。”邬霸湖回过神来,茫然着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曲小树和我报信,你这种忘恩负义的垃圾会不动曲小树?”狄九讥讽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邬霸湖依然是茫然的摇了摇头,“我不知道,曲小树没有说给你报信。在你狄家灭掉后,曲家全家都失踪了。狄兄弟死了后,他手下大将田枯带兵反叛,济国到处都是烽火,周围的国家也开始对济国动手,我也没有精力去调查曲家……”
  
      狄九眼前浮现出一个中等身材,满脸胡须的男子来,他叫田枯。那个时候田叔叔很少回来,但无论是什么时候回来,都会给他带来最好的刀剑或者是最稀奇的礼物……田枯才是狄家的死忠,他父亲被杀,田枯不反抗那才是怪事了。
  
      “田枯现在何处?还有你的其余几个儿子呢?”狄九再次问道。
  
      狄九询问他几个儿子,那是显然要将邬家斩尽杀绝了,邬霸湖忽然哈哈大笑,“狄兄弟,我就知道是你,你肯定派你儿子来对我邬家报复了。我不怪你,我活该,活该,我邬家气数也该尽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接连说了两个活该后,邬霸湖扑倒在地,狄九的神念落在他的身上,邬霸湖早已气绝身亡。
  
      狄九的目光转移到盖伊身上,“邬霸湖死了,现在轮到你了。”
  
      原本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的盖伊总算是可以说出来了,他急切的叫道,“狄道友,有话好好说。我是玄火宗的四品炼丹大师,玄火宗可是六星宗门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话的时候,盖伊眼里的血水还在不断的啪啪往下落。
  
      “六星宗门又如何?我连化真也杀了,六星宗门很多化真吗?”狄九不屑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六星宗门在亚伦大陆也许是一等一的存在,丢在小中央世界,连个水花也起不来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盖伊被狄九的话惊住了,无论狄九说的是真是假,明显都没有将玄火宗看在眼里。
  
      “先告诉我一下,邬霸湖的几个儿子在什么地方?”狄九虚空一挥手,被钉在柱子上的盖伊落在地上。
  
      盖伊赶紧说道,“邬霸湖几个儿子都战死了,只剩下一个邬君简……”
  
      狄九点点头,果然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。他父亲和邬霸湖可是情同手足的存在,邬霸湖也毫不犹豫的暗算他狄家,这种人自己死掉算是便宜他了。
  
      “说吧,你之前进来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狄九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上的盖伊。
  
      盖伊感受到狄九眼里的杀气,心里一紧,赶紧说道,“我表面上是邬霸湖请来为他女儿疗伤的,其实凭邬霸湖区区一个附属国的国主还请不动我。真实的原因是我玄火宗在探寻一个秘境的时候得到了一个消息,狄家的祖先曾经出过一个顶级强者,在狄家留下了一套天级功法。我是来找个由头,然后让少主来寻找那一套功法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圣灵眼呢?”狄九冷哼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盖伊打了个冷战,“圣灵眼是真的,我,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想到圣灵眼是自己发现的,盖伊再也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字,他感受到狄九绝对不是什么善良之辈,那种杀气几乎形成了实质。
  
      “等一下,你姐姐狄笛还活着……”盖伊焦急万分的说道,“量麓的圣灵眼需要狄笛的鲜血养育,这才一直让她活着,现在在玄火宗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畜生!”狄九脸色气的铁青,张手就张手丢出一道火焰。
  
      轰!恐怖的火焰瞬息间就从济国王宫的承奕殿爆发出去。盖伊和没有死透的邬君简都是发出一声撕裂的惨叫,邬霸湖的妃子和宫女纷纷惊慌的往外冲,几名想要救火的禁卫想要过来灭火,只是刚刚靠近火焰,那火焰就好像有灵性一般,将这几名禁卫卷走,瞬息消失不见。
  
      狄九终究是没有狠下心来将王宫所有的宫女全部杀了,他此刻的神念遁施展到了极致,冲向玄火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