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风筝与瞳孔 > 风筝与瞳卷·五三九
石娇娇戳戳潘雪梅的脑门儿,站起来掸掸校服袖子往外走。唐建宇站在栏杆边,看见石娇娇出来就合上手机放进大衣口袋里。两人一见面都做出似笑非笑的表情,倒有点仇人见面的意思。“过来。”唐建宇先招招手,把石娇娇叫到面前,石娇娇脸拉个老长说:“唐老师好。”唐建宇笑笑问:“你昨天去办公室找我啊?二模成绩下来了?”石娇娇别扭地点点头,揶揄道:“您这么忙,也找不着您啊。”
  
  唐建宇见少女一脸哀怨,说:“脾气可真不小。晚饭吃了么?”石娇娇撩起眼皮,眼睛里闪过一丝神采,道:“这刚刚放学,我飞也没这么快啊!”“那走吧!”“吃什么好吃的呢?”“镇上有什么,你想吃什么,就吃什么!”“我要吃北大街的粉丝煲,放好多牛肉!”“可以~”石娇娇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在生气,唐建宇走在前面,听着少女完全沉浸在对食物想象里的愉快声音,悄悄地捂了下自己的嘴,“真是脾气大,忘性也大。好哄!”
  
  面汤还热气腾腾的,石娇娇已经吃了好几块牛腩了。这会儿看着筷子上夹的一块,红着小脸问对面的唐建宇,“为什么世界上有牛这么好吃的动物!”唐建宇捂了下眼睛,哭笑不得回:“牛怕是不会高兴。”石娇娇也没等答案,迫不及待地大口咀嚼起来,她吃饭的样子让人很有食欲。
  
  小店门面不大,但因为是家传的口味加上用料又实在,所以即便一餐要比别处贵点,生意还是很红火。等两人,确切地说是等石娇娇吃完时,店里只剩下零星几个客人,她得了便宜还卖乖,捧着脸说:“啊,再也不想吃了,牛筋咬得太阳穴疼!”唐建宇好脾气地递过一杯晾好的开水,石娇娇接过来喝了两口,又漱了下口。
  
  唐建宇看看墙面上的钟,说:“坐一会儿,吃这么多当心胃疼。”石娇娇闻言坐好,转念一想道:“唐老师你是不是胃不好?”唐建宇一愣,“这么明显呢?”“我瞎猜的。”“……”一阵词穷之后,唐建宇问石娇娇昨天找她是不是为了二模的事情,石娇娇垂下眼帘,低声道:“是也不是。”
  
  少女用指尖沾了不喝的水,在桌子上画着没有意义的线条,说:“这次地理很简单,大家都考得很好。我被我们班主任说中了,优势一下子全没了,名次也下滑了!之前一直觉得,我的英语和地理是别人赶不上的,拉一门数学不成问题。可这次,哎……”石娇娇别过头,不再说话。唐建宇眼里看着石娇娇,手里无意识地转动着餐馆老板放在烟灰缸里的打火机,一言不发。
  
  “唐老师,我得考得很好才能理直气壮地去上大学!”石娇娇说完这句话莫名想哭,赶紧捂着自己的脸,还欲盖弥彰地笑了几声,好像要告诉对方自己现在其实状态还不错。“那为什么朱老师那边的补习班你突然不肯去了?”这是唐建宇一直想知道的事情。
  
  这个朱老师从前是镇中学里教数学的一把好手,由于老伴得了重病,他不得不放下工作专心陪护。这些年因为治疗得当,加之老朱照料得尽心尽力,老伴身体恢复很不错,但是等他抽出身的时候,学校里已经没有匹配他的位置了。他本来心思活络,再加上经济负担确实重,就看准了毕业生的补习市场,在镇子的边缘开了个初高三数学补习班。
  
  唐建宇偶然从姜老师那里听说老朱这个人和这件事,他第一反应就是:这不是正是石娇娇需要的么!他平时太忙,石娇娇课业重,根本没有时间辅导。他还有另一层顾忌就是,石娇娇已经是大女孩了,自己怎么说都是个单身汉,单独辅导不太合适。打定了主意后,唐建宇还专程去老朱那里来往了几次,了解情况后便以石娇娇小叔的身份替她打点好。到石娇娇那边就说,课程是免费的,因为老朱是他家亲戚。
  
  石娇娇不疑有他,跟家里人报告了下:唐老师帮忙找的,每个周日提早一点去补习数学。石爸爸石妈妈听了,更是对印象已经模糊的唐建宇又夸又谢,赞了好一番。高三数学的补习安排在周日四点到六点,正好跟当天的晚自习无缝对接。
  
  因为没有办学资格,而且那阵子各类不正规的补习班遍地开花,地方教育局和学校都在严打,朱老师只好狡兔三窟,把上课的地点安排自己以外,处于镇子边缘,前后两个门带院子的民宅里,师生补课愣是上出了“地下党集会”的感觉。
  
  冬天的时候日头短,下课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。唐建宇担心石娇娇的安全,所以每节课都掐着点来接她。石娇娇本来是不想这么麻烦人的,第一次上课后发现有一段在小巷子里拐来拐去的路天黑后确实吓人,而对方又对此非常坚持,她也就默默接受了唐建宇来接自己下课。“等到天长了,就不用老师来接啦。”这句话石娇娇几乎每次都要跟唐建宇说一遍。
  
  朱老师课讲得好,人也很有耐心,他收学生更有自己的标准。石娇娇没有经历任何不愉快,甚至破天荒在学数学这件事上,有种“我可能会开窍”的喜悦感。几节课下来石娇娇给了唐建宇很好的反馈,“这个样子,数学说不定能保持及格咯!”
  
  可是没上满十节课,石娇娇就突然不肯去了。那天傍晚下起了鹅毛大雪,石娇娇从补习班出来,见到接自己下课的唐建宇时,忽然红了眼眶,一把抱住唐建宇的胳膊说:“唐老师,我不补习了,再也不补了!”唐建宇大惊反复追问,可惜女孩已经调整好了情绪,站在大雪满天的鹅黄路灯里,仰头看着他笑,说:“真的没事,就是分不出神来嘛!”
  
  蹊跷的是,老朱后来打电话问,为什么石娇娇突然不去上课了,还开玩笑说:这样子学费是不会退的哦!看来问题不是出在补习班,可唐建宇还是试探地打听:是不是女孩在补习班受了什么委屈?朱老师一口否定,“我集体拎完重点,再给他们单个捋思路,全都是在一个屋子里,孩子都在我眼皮底下!她也不是娇气的学生,我讲题就事论事,更不能给她委屈受啊!”唐建宇连连称是,打消了朱老师的疑虑,却对石娇娇突然坚决不去补习更加没有头绪了。
  
  闭口不言的石娇娇看着唐建宇抿成一条线的嘴巴,拧在一起的眉毛,知道他是因为担心自己才一直不放过这件事情。她故作轻松地摊开手,拿出孩子的娇憨道:“真的是没时间呀,天天晚自习迟到,老师都要怀疑我到底在干什么了!”说完还对着唐建宇鼓鼓腮帮,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:不要再问了,我说出来你也不会接受,说不定还要骂我!
  
  
  
  

Ps:书友们,我是胭脂豆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