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鬼谷医仙 > 第2331章 敌人
本来刚才他文雅的样子让林姗姗挺有好感的,但是林煜这么一说,她对傅景辰的印像瞬间降到了谷底。“
  
  对,大坏蛋,十恶不赦。”林煜微微一笑道:“姗姗,最近不是很太平,近段,不要来学校了,在家里休息一下,要不,就让雪姨安排你到国外去散散心。”“
  
  哥。”林姗姗微微的一怔,她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,林煜这样的举动,明显是要她到外地去躲一躲,问题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吗?
  
  “怎么?”林煜问。
  
  “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?我一定要到外地去吗?”“
  
  没事,真的没事,你不要胡思乱想。”林煜微微一笑,他安慰道:“如果你不想去,就呆在家里,你也挺久没有回去了,妈妈和雪姨也挺想你的。”“
  
  好吧,我回去,我也想她们了。”林姗姗笑了笑道:“这几天,我听你的,我回家,不出门。”
  
  “好,我保证,会很快的。”林煜微微一笑。
  
  秋氏集团,总裁办公室。办
  
  公室里面没有别人,只有林煜和秋若盈母子两人,桌子上,则是摆着那张林浩宇的照片。秋
  
  若盈的手有些颤抖,她伸出手指,颤抖着抚摸着照片,虽然时过境迁,人世间沧海桑田,早已经换了人间,但是林浩宇的那双眼睛始终没有变。他
  
  还是他,秋若盈抚摸着照片中林浩宇脸的轮廓,她的眼泪忍不住滚滚落下。二
  
  十二年了,两人自分开,已经有二十二年了,她已经从一个懵懂的少女,成长为今天的秋氏集团总裁。
  
  而他们的一双儿女,则已经长大成人,只是两人这二十多年里,却只能在梦里相见。曾
  
  一度,她甚至认为林浩宇已经不在了,二十多年杳无音信,二十多年的思念,几乎将她所有的坚强都给击垮。
  
  而如今,儿子带回来的这张照片,却燃起了她心中无尽的希望,她觉得,或许自己与他真正相见的日子,时间并不长了。
  
  林煜默默的看着落下了两行清泪的母亲,他没有说话,更没有上前去安慰,因为他知道,母亲这些年过的很苦,她很压抑。
  
  做为秋氏集团的总裁,而秋氏集团做为全国首屈一指的企业,其名下产业横跨大半个地球,她应该是一个万中无一的女强人。
  
  她从来不当着别人的面落泪,更不会当着自己的面落泪,而今天,她却控制不住自己,林煜清楚,她心中的那份痛苦,只有她自己清楚。哭
  
  出来,或许会好一点。
  
  到帝都这么久了,林煜这是第一次得到父亲真正的消息,他也知道,或许父亲这些年不回家,一定有不得已的原因,想要找到他,或许要付出很大的代价。
  
  但是林煜不想去管这些,他的拳头不自由主的握紧了,他发誓,不管面的路在难,不过有多少阻力,也不管父亲有了多少改变,他都一定要把父亲找回来。不
  
  为别的,就为了他们一家团聚。“
  
  多少年了,原来,他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。”秋若盈喃喃的说:“这些年,我很少梦到过他,但每一次梦中见到他,他的样子都和我们分别时一样。”
  
  “二十二年,如一日,可是,他既然活着,为什么他不回来?”秋若盈想不通。“
  
  他的消息,是我从傅景辰那里得到的。”林煜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:“你也知道,天堂这个组织到底有多极端”“
  
  既然傅景辰有他的消息,那么我觉得他和天堂是有一定的关联的。”林煜说:“或许吧,这么多年他并不是不想回家,而是他想回而回不来了。”秋
  
  若盈怔怔的出神,刚才的她,一度陷入了悲痛之中,她甚至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力,没错,儿子说的一点也没错。
  
  她相信林浩宇是一个顾家的男人,她也相信如果不是因为万不得已,他绝对不会二十多年来连句话都不带给家里。“
  
  天堂。”秋若盈喃喃的说:“难道当年的事情,跟天堂有关系吗?”“
  
  十有八九有关系,就算是没有关系,那也一这五有关联的。”林煜说:“这件事情想去查,必须从天堂着手,傅景辰拿出这个消息来,无非就是想拿捏我。”
  
  “我现在就去找找高层,哪怕是付出在大的代价,也要找他回来。”秋若盈腾的站了起来,她的双眼中腾起两团火花。
  
  “这件事情,还是不惊动上面的人比较好。”林煜叹了一口气道:“毕竟天堂的势力错综复杂,你就算是找到上面的人,上面也多半会把事情交给玄道天部去做。”“
  
  你觉得,玄道天部里面有问题?”秋若盈瞬间便读懂了林烛话里的意思。“
  
  我不敢断言玄道天部有问题,但是我觉得天狼这个人,是有问题的。”林煜说“
  
  他不过是一个小角色罢了,四大使中,他也是垫底的存在,就算他有问题,他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?”秋若盈有些不解的看着林煜,她觉得林煜有些太过于小心了。“
  
  有些时候,小人物却能促成大事的,你现在方寸乱了。”林煜苦笑了一声。母
  
  亲是一个十分聪明十分睿智的女人,她不管什么时候都能下对决策,这也是为什么秋氏集团能在短短的二十年内崛起,能成为横跨欧亚的企业。
  
  但是一旦牵扯到父亲的事情上,她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,她对于自己的决策,都有些不清不楚了起来,而且好多关键的事情她都想不到。
  
  “是,是的。”秋若盈坐了下来,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片刻,她便恢复了秋氏集团总裁应该有的形像。
  
  “天狼是一个小角色,但是他这些年在玄道天部的活动很多,四大使中,也只有他抛头露面,其他的三位,几乎不见踪影。”秋
  
  若盈拿起一支笔,她把玩着手中的笔,继续说:“或许我们开始的时候可以认为,天狼能力不足,其他的几位同僚故意把些不入流的事情交给他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