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鬼谷医仙 > 第2563章 我不甘心
    “我们都是神裔,在古代的时候,我们应该是有着超然的地位,有着高高在上的身份,但是现在呢?”五双眼死死的盯着零道:“现在我们有什么地位吗?”
  
      “那些普通人,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利号令我们做任何事情,我觉得在他们跟前,我们和奴隶没有什么区别,为什么?你告诉我,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“我们是神裔啊。”五激动的挥着双手,他喊道:“为什么,做为神裔,我们却没有神衣应该有的权利?为什么我们要听命于其他人?去他妈的保护这个民族是我们的责任,
  
      我们没有任何责任。”“你拥有觉醒的能力,这份责任便会永远陪伴着你。”零双眼通红,她冷冷的说:“当你的神力在觉醒的那一瞬间,你的这一生就注定了,五,我真的不敢相信,你会做出这
  
      样的事情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,一直以来都是情同手足的,你怎么可以让六一个人去面对那些?一直以来,她都像是你的亲生妹妹一样,你觉得这样对她来说,公平吗?”
  
      零指着那几具尸体,她愤怒的喝道:“这些人,和她一样,同样是你的兄弟,你怎么忍心置他们于死地呢?我们在神灵的面前,可是一起起过誓的,我们要同生共死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是啊,我们说过,要同生共死的。”五笑了:“可那是以前,零,你不觉得,你的领导能力是有问题的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零死死的盯着五。“我们出过不止一次任务,但是每次对于你的任务,我都不屑一顾,因为你根本没有领导的能力,你只是空有一身神力罢了,你自负,你自以为是,我们之所以能走到现在
  
      ,并不是说你的安排有多好,而是说,你没有遇到像今天这么强大的对手。”
  
      五笑了:“你是让我们去送死啊,零,你知道今天我们所面对的那些人,到底有多强大有多可怕吗?”五喝道:“我们根本不是对手,你这就是让我们去送死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没有人,比我更珍惜你们。”零沉默了片刻道:“五,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让你有了这样的感觉,但是我可以告诉你,我们是亲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去特妈的亲人。”五怒极而笑:“告诉你,活着才是最重要的,我怕死,不要问我为什么要背叛你们,因为他们承诺的东西,比你们要给我的东西多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为了那些东西,你可以出卖你的朋友,亲人?”零愤怒的喝道。“是啊,那些东西,是我一直想拥有却又得不到的,天部不会给我,你们也不会给我,所以我只有自己去争取。”五挣扎着站起来,他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来,他的样子看
  
      起来有些狰狞,他嘶声喊道:“我们是神裔啊,可是在你们这里,我却觉得我活的像是奴隶一般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给不了我的东西,我只有自己去索取了,零,醒醒吧,没有什么人,天生就有责任去保护别人的,你所遵守的承诺与起过的誓言,在我看来很可笑。”
  
      “人这一辈子并不长,我们应该在短暂的生命里,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,而不是去刻意的守护那些与我们没有一点关系的东西。”“呵呵,原来,你一直是这么一个人啊。”零笑了,她抬起头,她的双眼里,泛着杀意,她冷冷的说:“我们是神裔,我们拥有着普通人没有的能力,所以我们的责任,就是
  
      守护,因为这是我们血脉里一直存在的东西。”
  
      “冥顽不灵。”五摇摇头,他惨笑道:“终有一天,你会明白我今天所说的话的,零…人,得多为自己考虑考虑,真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对于你,我只能说,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零摇摇头,她冷冷的说:“你等着神庭的仲裁吧,五,念在朋友一场,我今天不彻底的把你的神力剥夺,但你要好自为之。”“呵呵,不剥夺我的神力?你以为你是在干什么?你在施舍我,在可怜我吗?”五显得异常的愤怒,他挣扎着向前走:“我知道,仲裁对于一个神裔来意味着什么,我不想去
  
      过那种生不如死的生活,零,如果你真的念在我们是兄弟一场,如果你真的把我当做亲人,那你今天就杀了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不要逼我……”零的双眼通红,看着向自己一步一步逼近的五,她右手一伸,数道火矛已经浮在半空之中,其中一根冰矛的尖处,抵在了五的喉咙处。
  
      五停住了脚步,他低下头,看着低在自己脖子上的火矛,他笑了:“六,你知道你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你最大的缺点,不是自以为是,而是优柔寡断。”五说:“我现在,是你的敌人,你不应该有这样的仁慈,因为敌人不值得同情,哪怕是我们曾经是亲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所以,拿起你手中的矛,用你的神力,把火神之矛刺入我的胸膛,死在你手里,我觉得很快乐。”五盯着零,他的双眼,燃起一股火焰。
  
      “你不要逼我。”零喃喃的说。“一直以来,你都是我最喜欢的人。”五喃喃的说:“看到你的时候,我莫名其妙的会开心,想起你的时候,我经常会入迷……可惜,我知道,我们不能在一起,因为我们是
  
      神裔,我们没有资格谈情说爱,而你的眼中,只有责任,只有守护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零不敢相信的看着五。
  
      “所以我才会叛变,零,守着自己最爱的人,却不能表白,你知道这样的痛苦有多大吗?”五盯着零,他笑道:“我叛变,是因为我想有一天,和你有着不同的身份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零闭上眼睛,她不想在听下去。“不,我要说,在不说,我就没有机会了。”五摇摇头,他右手悄悄的抓起,一把黑色的利刃出现在他手中,他盯着零,继续说:“零,我说过,你最大的缺点,就是优柔寡断,你该杀了我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