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25章 无妄之灾

      秦雨烟带着楚行云走进一个隔间,隔间中央处,摆放着一座黑色古鼎,鼎身上纹刻着诸多铭文,古香古色,更是散发出一股雄浑气息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楚少主,穷极整座西风城,宝器都是稀罕之物,宝器级别的丹鼎,更是少中之少,我这里也只有两尊,其中一尊,正由我使用着……而另一尊,则在你眼前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秦雨烟指了指前方的黑色古鼎介绍道:“此鼎名为墨灵鼎,炼丹之时,能够散发出无形水气,滋润灵材,位列低级宝器层次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脚步跨前,细细打量着这座古鼎,感觉很是满意,低级宝器,恰恰适合他现在的状况,道:“这尊墨灵鼎的价值如何?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一百枚灵石。”秦雨烟微微抿嘴一笑,道:“如若是他人购买,我会叫价更高,但看在是楚少主的份上,自然要打个折扣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点点头,宝器级别的丹鼎,本来就少见,一百枚灵石,倒也不贵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此鼎我颇为喜欢,不过,我手头上只有二十枚灵石,不知雨烟小姐能否赊账,待我分得开采灵材的收入,再一并还上?”楚行云本来拥有八十枚灵石,给予楚虎六十枚后,仅剩下二十枚,跟墨灵鼎的差距甚远,只能想出如此办法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自然可以。”秦雨烟本来还想跟楚行云保持良好关系,这个人情,她不想放过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取出二十枚灵石交给秦雨烟后,楚行云将墨灵鼎收入了储物戒内,这时候,储物戒指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一尊墨灵鼎,重达数千斤,也幸亏有储物戒指,不然,楚行云可难以搬回楚镇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嗯?”这时,楚行云突然停下脚步,目光看向了角落处的一座石台,石台上,摆放着一枚成人头颅大小的玉石,通体翠绿,看上去颇为华美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这枚玉石名为青翠石,多用来淬炼兵刃,不过,寻常青翠石仅有拇指大小,这枚青翠石算是个特例,故而被摆放在此处。”见楚行云有兴趣,秦山立刻解释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如此巨大的青翠石,的确是罕见。”楚行云对着秦雨烟问道:“这枚青翠石价格如何?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三枚灵石而已,如果楚少主喜欢,拿去便可。”秦雨烟随口说道,这枚青翠石,她早已鉴定过多次,很是普通,唯独就是大了这么一点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无功不受禄,这枚青翠石我要了,一同赊账吧。”楚行云呵呵笑着,手掌抚过,将青翠石也收入了储物戒内。
  
  
  
      然而,就在他收取青翠石的一刹,那双漆黑眼眸中,顿时闪过了一丝狂喜之色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只是这一丝喜色,隐藏得极好,哪怕是秦雨烟和秦山两人,都没有注意到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次楚行云来到百宝楼,除了要购买丹鼎之外,还要洽谈开采灵材之事。
  
  
  
      在交谈的时候,秦雨烟和秦山多番试探,都没能从楚行云嘴里套出点什么。
  
  
  
      甚至乎,他们还开始怀疑,是不是自己猜测有错,楚行云只是单纯想要赚取财富而已,并没有其他的打算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合作之事,事关重大,楚家能力浅薄,还要请百宝楼多多帮忙。”楚行云重新披上了黑色长袍,将全身都笼罩住,对着秦雨烟和秦山微微抱拳,转身离开。
  
  
  
      刚没走几步,楚行云停了下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只见他转身看向秦雨烟,笑道:“雨烟小姐,炼丹之道,最重要的就是循序渐进,你遇到了瓶颈,不妨静下心来,重新审视己身,尤其是我交给你的那几张丹方,细细研究,或许会有所帮助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重新审视己身?”秦雨烟低声呢喃着这句话,瞳孔紧缩,仿佛是想到了什么,脸上陡然暴涌出一抹惊喜之色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多谢楚少主出言相助,日后,如若楚少主有什么需要百宝楼帮忙,我定不会拒绝,必定全力相助。”秦雨烟喘着粗气道,楚行云没有多说什么,缓步离开了百宝楼。
  
  
  
      望着楚行云离开的背影,秦雨烟久久不能自已。
  
  
  
      她之所以来到偏僻的西风城,目的,就是为了突破炼丹瓶颈,踏入三级炼丹师之列。
  
  
  
      在过去的几个月内,秦雨烟都是毫无头绪,几乎到了绝望的地步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今天,楚行云短短的一句话,却让她当即顿悟!
  
  
  
      她有信心,在半个月内,必定能够踏出那关键一步,成为一名三级炼丹师!
  
  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
  
      心中这般想着,秦雨烟迫不及待的想要闭关修炼,转过身,她面前却出现了一名身穿蓝色长袍的中年男子,脸上还带着一抹讨好的笑容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许久不见,雨烟小姐又貌美许多,实在是让人感到惊艳。”那中年男子呵呵笑着,眼眉弯都成了月牙状,很是恭敬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是谁,我跟你很熟吗?”秦雨烟立刻阴沉着脸,看都没看中年男子一眼,就要直接回去丹房闭关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中年男子顿时感觉尴尬,面色通红,但仍是赔笑道:“在下水崇贤,既然雨烟小姐有事,那我就不打扰了,告辞!”
  
  
  
      言语间,水崇贤就要快步离去,不想再继续丢人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水崇贤!”秦雨烟身体微微一颤,回头道:“你便是水家家主?那个水千月,是你的女儿吧?”
  
  
  
      秦雨烟的话音稍大,让周围的人群都听得清清楚楚,纷纷停下手上的动作,目光扫视,聚焦在了水崇贤的身上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雨烟小姐居然也认得小女,深感荣幸。”感受到众人的火热目光,水崇贤颇有几分得意,向前走了几步,准备跟秦雨烟套套近乎。
  
  
  
      但他刚走到秦雨烟面前,话还没开口,秦雨烟就对着秦山说道:“秦山,传我的命令下去,从今天开始,百宝楼和水家的合作关系,不管大小,一律断绝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旋即,她又看向水崇贤,语气更冷:“倘若水家问起原因,你就说我不喜欢跟水家合作,仅此而已!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说完这一番话,秦雨烟就大步离开了,使得周围人群都愣在原地,嘴巴张大,眼睛圆瞪,完全不知道秦雨烟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  
  
  
      最无奈之人,自然是水崇贤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今天,他只是闲着无聊,来百宝楼逛逛,谁知道,居然会遇到这样的事。
  
  
  
      秦雨烟要让百宝楼断绝跟水家的一切合作,而且,原因仅仅是秦雨烟的一句不喜欢,这未免也太儿戏了吧!
  
  
  
      水崇贤几乎可以发誓,自己从来都没有的罪过百宝楼,更没有的罪过秦雨烟啊!
  
  
  
      “真是无妄之灾。”秦山看着水崇贤的呆滞模样,不禁嗤笑了一声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心里很清楚,秦雨烟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,多半是因为楚行云。
  
  
  
      谁让水家这么无知,连楚行云都敢得罪,活该!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