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21章 谢绝
    阴阳火针微微颤抖,发出嗡鸣之音,清晰传荡在庭院之内。
  
      雪当空在锻造一道的造诣很深,看到的东西,也更多。
  
      以万兽火作为缓冲带,让阴阳二气平衡共存,光是这一点,已经极其惊人,连他这种浸淫几十年的锻造大师都未能想到。
  
      但这些,在楚行云的眼里,却显得稀松平常。
  
      他提炼出阴阳火针,为的就是引爆万兽火,释放出万兽之怨,再借着这股恐怖怨气的力量,一剑引动,当场灭杀萧霆。
  
      这一连串的举动,必须极其了解万兽火和阴阳二气的特性,并且还要有精妙的掌控力,缺少任何一个,都无法成功,还会让自己白白送掉性命。
  
      “难怪我觉得古怪,为何你在短时间内,能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,原来是借助了万兽怨气。”雪轻舞顿时恍然大悟,看向万兽火的目光中,带有了一丝心悸。
  
      见状,楚行云轻笑道:“你也不用如此惧怕万兽火,将万兽怨气释放之后,万兽火会变得更为精纯,更不会出现反噬拥有者的情况。”
  
      言语之间,楚行云张开手掌,万兽火在他的手心中轻快跳动着,虽说威能弱了许多,但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狂暴气息,变得很是温顺。
  
      雪当空看着楚行云,深吸一口气,道:“这一点,也在你的掌控之中吧,你释放万兽怨气,除了击杀萧霆,更深一层,是为了完全掌控万兽火,收为己有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,的确,他最终目的是为了掌控万兽火,斩杀萧霆,只是顺手而为,也顺势发挥了万兽火的作用而已。
  
      这时,雪当空沉默了,他看待楚行云的目光再度发生变化,不再是欣赏,而是变得有些火热,呼吸越发急促起来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沉默片刻后,轻声道:“小子,你拜我为师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拜师?”楚行云听到这话,猛地一阵错愕。
  
      “没错,我愿意收你为徒!”雪当空点头,出声确认道。
  
      “经过这几天的观察,我发现你在锻造之道上很有天赋,你的天赋,加上我的指导,十年,只需要短短十年,你就可以达到我现在的高度,将来更是有机会超越我。”
  
      雪当空越说越是兴奋,目光中精芒闪烁:“除此之外,你跟轻舞这么有缘,一同患难生死,郎才女貌,正好可以凑成一对,这样我们就是亲上加亲了!”
  
      “爷爷,你又拿我来开玩笑!”雪轻舞瞪了雪当空一眼,小脸通红,眼睛却是不自觉的瞥向了楚行云这边,那娇羞欲拒的模样,让庭院的百花都没了颜色。
  
      不过,玩笑归玩笑,雪轻舞心里还是很认可雪当空的话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实力,雪轻舞看在眼里,楚行云的天赋,雪轻舞也很是了解,绝对是妖孽中的妖孽,甚至已经超越了她。
  
      今天过后,雪轻舞更是知道了楚行云的缜密心思,运筹帷幄,推演局势,根本就不在话下,就算找遍整个皇城,也难有人与之匹敌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天才,连从不收徒的雪当空都心动了,主动开口,说要收楚行云为徒。
  
      “雪老的好意,我心领了。”楚行云很快回过神,双手抱拳,直接谢绝道。
  
      “拒绝?你为何要拒绝?”雪当空愣了下,显然没想到楚行云会拒绝。
  
      身为流云皇朝第一锻造师的他,只要一开口,前来拜师之人,足以将皇城门槛都踩成碎烂,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,楚行云居然拒绝得如此干脆。
  
      “我对锻造之道,本就没有太大的兴趣,这次提炼阴阳火针,也只是随手而为,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,更不足以让雪老萌生出收徒之意,你还是将机会留给其他人吧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话音平和,但落在雪当空的耳中,却不是那个意思。
  
      他对阴阳火针,可是充满了惊叹,觉得这是神来之笔,让他都颇有感悟,觉得自己对锻造之道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。
  
      但这些,只是楚行云的随手而为,还不值得称道!
  
      雪当空顿时觉得,楚行云的天赋比他想象的要好上百倍,如此妙想,都这么随意,如果将天赋完全激发了出来,那会是何等惊人程度。
  
      “小子,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,这个机会对你我都有巨大的好处。”雪当空再三出言,语气中甚至带有一丝渴求之意,完全没有了平日的威严之态。
  
      “我心意已决。”楚行云的语气无比坚定。
  
      正如他刚才说的,他对锻造之道,并没有太大的兴趣,也只有平时无聊会鼓捣鼓捣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真正痴迷的,唯有丹道。
  
      他这一世,不仅要重回当年巅峰,还想让自己的丹道造诣更上一层楼,炼制出传说中的帝品天丹。
  
      除了这个理由之外,还有极为重要的一点。
  
      在楚行云看来,雪当空在锻造之道上的造诣太差了,连他都不如,让他拜一个远不如他的老顽童为师,这根本是不可能之事。
  
      “话不要说的太死,说不定在将来某一日,你会改变主意。”雪当空依旧是不死心,嘿嘿笑道:“只要你改变了主意,我雪家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。”
  
      说罢,雪当空转过身,准备带雪轻舞离开这里。
  
      他刚踏出一步,突然想到了什么,转头对楚行云道:“在离开之前,我还有一个疑惑。”
  
      “直说无妨。”楚行云耸耸肩,显得很无所谓。
  
      “你布局之时,是否考虑到了执法殿?”
  
      雪当空将声音压低,沉声道:“倘若你的那番话,铁无心根本没听在耳中,反而是勃然大怒,要出手将你当场诛杀,你要如何应对,还是说,你早就知道我隐藏在暗处,仗着有我的帮助,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执法殿这点至关重要,我自然是有所考虑,你刚才说的那点,只是其一,哪怕最后雪老你没有出手,我也有办法全身而退。”楚行云自信满满道,胸有成竹之意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雪老再问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神秘一笑,将声音沉下,只有三个人能够听到:“如果我说,我手上还藏有底牌,能够将铁无心也一举斩杀,你们信不信?”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