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29章 继续蒙骗
    第129章继续蒙骗
  
      看到苏长兴的举动,楚行云心中的喜意无以复加,不过,他从头到尾都没看凝灵玄石一眼,表情更是没有任何的变化,掩饰得极好。
  
      “真是没意思。”楚行云撇了撇嘴,摆出一副百无聊赖的表情,就要离开这里。
  
      “慢着!”这时,苏长兴突然出声,一把拦在了楚行云的面前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面带冷漠之色,上下打量几眼,冷漠道:“楚行云,你刚才多次嘲讽于我,还说我是愚蠢之辈,既然如此,你能否把你挑选的东西拿出来,让我开开眼界?”
  
      接二连三的嘲讽,已经让苏长兴气得有些麻木了。
  
      现在的他,只想让楚行云拿出挑选之物,然后再大肆嘲讽一番,以此来宣泄自己的怒意,同时也可以在雪轻舞面前,挽回几分形象。
  
  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楚行云爽快答应,手掌翻动,将一座石质灯台拿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这灯台,仅有一尺多高,通体呈现出深青颜色,似乎是存在了许久,整座灯台都透着腐朽气息,显得很不起眼。
  
      “你挑选了如此之久,居然选中了这座灯台?”苏长兴先是一愣,然后爆发出一阵阵狂笑声音,声音之大,整座凌霄阁都能够清晰听到。
  
      雪轻舞同样呆愣,满是疑惑的凝视着这座灯台,唯独楚行云一人,老神在在,面上带有几分神秘之意。
  
      “像是这样的灯台,凌霄阁内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纯属是照明之用,莫说是凌霄阁,就连我们苏家的佣人,恐怕都不会多看一眼。”
  
      苏长兴深吸几口气,终于是止住了笑意,向楚行云伸出一根大拇指,道:“楚行云,你的眼光,实在是让我彻底折服,我苏长兴,甘拜下风!”
  
      刚说完,苏长兴又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  
      此时,压在他心头的怒气,彻底消散一空,感觉无比的舒爽,他甚至想立刻走出凌霄阁,把这件事宣扬出去,让楚行云声名尽毁。
  
      凌霄武府的核心弟子,进入凌霄阁后,绞尽脑汁,最终挑选了一座灯台,这个消息,太劲爆了,光是这样一想,都让人忍耐不住笑意。
  
      “说你愚蠢,这句话还真是说的对。”楚行云突然道了一句,让苏长兴停止狂笑,诺大个空间,顿时变得安静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从表面上看,这座灯台,的确很不起眼,甚至可以说是随处可见,但我可以告诉你,此灯台是用珍贵无比的御阴石堆砌而成,其价值之高,更在圣阶功法之上!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深吸一口气,所说之话音,如一道惊雷,在苏长兴和雪轻舞的脑海中炸开,让这两人都是瞪大了双眼。
  
      苏长兴是诧异,满是好奇的打量着楚行云手中的灯台,御阴石,如此之名,他从来都没听说过,居然比圣阶功法还要珍贵?
  
      雪轻舞则是疑惑,深深的疑惑。
  
      对于御阴石,她并不陌生,几乎每次修炼之时,都会托在手心中,以此来吸收阴煞之力,可谓熟悉至极。
  
      但楚行云却说,他手中的这座灯台,是由御阴石堆砌而成,这让雪轻舞有点难以接受,她完全不能从灯台上,感觉到御阴石的玄妙气息。
  
      正当这时,楚行云使了个眼色,让雪轻舞顿时恍然,美眸中精芒流转,似乎知道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所谓御阴石,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玉石,此石唯有在阴煞之地才能够找到踪影,只要稍稍灌入灵力,它就会释放出阴煞之力,对地灵境强者来说,不管是日常修炼,还是闭关感悟,此石都有颇大的作用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把玩着手中的灯台,笑道:“更为重要的一点,只要将御阴石携带在身上,此石还可以修复阴煞之力带来的损伤,功效全面,乃是地灵境强者心仪的无上至宝。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?难道你连这个都不知道?”楚行云陡然发问,让苏长兴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下,哼声道:“我已入地灵之境,这样的常识,我怎么可能不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
  
      苏长兴语锋一转,冷冷笑道:“你刚才说御阴石能够修复阴煞之力带来的损伤,这点我从来没听说过,是不是随意编造而来?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翻了翻白眼,将灯台扔到苏长兴的手上,故意摆出一副随意模样,道:“屏气凝神,将一丝阴煞之力灌入其中,收回后,周身运转三个大周天。”
  
      闻言,苏长兴低头看了灯台一眼,然后按照楚行云所说的方法,将阴煞之力发散出来,灌入了灯台中,开始运转三大周天。
  
      嗡一声!
  
      苏长兴感觉身体微颤,有一股极为微弱的力量,从元海内弥漫出来,在周身经脉内流窜,虽有些缓慢,却是有种神清气爽之感。
  
      “感觉到了吧。”楚行云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这就是御阴石的神奇所在,可怜如你们,明明珍宝都放在了眼前,还浑然不知,以为是无用之物,可悲啊!”
  
      说完后,楚行云将灯台夺回,小心翼翼的捧在了手中,临走之时,还不忘发出一道嘲讽笑声,嚣张至极。
  
      “真是个狗东西!”苏长兴气得直咬牙,但这一次,他并没有追上去怒斥一番,而是转过身,大步离开了这里,目光四望,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。
  
      待苏长兴离开后,原地,突然出现了两道身影,一男一女,正是楚行云和雪轻舞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飞快踏出几步,手一伸,将地面上的凝灵玄石捡了起来,脸上浮出一丝笑意之时,终于是将心中的大石彻底放下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家伙,刚才说了这么一大堆,目的,就是想夺得这块玉石吧?”雪轻舞走了过来,脸上有些哭笑不得。
  
      当楚行云使眼色的时候,雪轻舞就猜到,楚行云在暗中策划着什么,否则,也不可能拿着一座普通灯台,就开口说是御阴石。
  
      更为重要的一点,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,雪轻舞其实很了解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在她看来,楚行云的心思缜密,谋略无双,做的任何一件事,任何一个举动,都蕴含着某种深意,绝不会做无用功。
  
      刚才,楚行云面对着苏长兴,先是嘲讽,而后解释,甚至还教苏长兴如何运转阴煞之气,这一连串的举动,有违寻常,说是没有目的,谁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