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54章 皇族之人
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  
  
  
  楚行云的每一句话,都宛若是无形利刃,深深刺入了罗川峰的体内,让他面孔变得无比狰狞。
  
  刚开始,楚行云出手争夺碧空鼎,他豪言一喝,直接出价三万枚灵石,震撼全场。
  
  罗川峰之所以这样做,并非意气用事,而是想要用丰厚家产来压制楚行云,从而证明给所有人看,得罪他罗川峰之人,一律都没有好下场。
  
  但此时此刻,楚行云却引用他的话,狠狠地扇了他一个耳光。
  
  更甚者,所有人都知道,楚行云拿出的两门圣阶低级武学,价值远远超过一万六千枚灵石,但他却以浪费时间为理由,放弃了拍卖。
  
  这样的举动,实在是太奢侈了,就连身为罗家之主的罗川峰,都感觉很不是滋味,根本做不到楚行云这样的随心所欲。
  
  “即便是云梦武府这样的大势力,都对圣阶武学极为看重,从不会轻易外传,楚行云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拿出?”水千月死死盯着那两张卷轴,声音宛若失魂。
  
  她悲哀的发现,自己又被楚行云甩开了。
  
  这一次,差距更为巨大,水千月甚至有些开始怀疑起来,怀疑站在眼前的熟悉之人,并不是她认识的楚行云,而是某个千年老妖幻化而来。【△網WwW.】
  
  “三万六千枚灵石,数目太庞大了,我们现在根本无法超越。”水崇贤神态恍惚道,他一说完,就感觉到了罗川峰杀人般的目光,立刻闭上了嘴巴,不敢多言。
  
  罗川峰移过目光,心中不断思索着应对之策。
  
  忽地,他看向了苍风武府所在的贵宾间,低声呢喃道:“我得到碧空鼎后,苍风武府也会因此受益,可一旦碧空鼎被楚行云夺去,苍风武府将无利可图,若是我能够得到他们的帮助,对付一个楚行云,根本不在话下。”
  
  打定主意后,罗川峰脚步向前跨出,还未出声,却发现楚行云离开了自己的贵宾间,走到了苍风武府的四位长老面前。
  
  “楚行云,你要作甚?”林长老眉头微皱,他虽是武府长老,实力远高于楚行云,但不知道为何,他面对着楚行云的时候,竟有种捉摸不透的感觉。
  
  “四位长老不用担心,我并无恶意,只是想给你们提个醒而已。”楚行云举起双手,略带着几分无奈的说道。
  
  “提醒?”四位长老相视一眼,皆是不解。
  
  楚行云笑着点头,解释道:“罗家主之前说的话,对苍风武府来说,的确百利而无一害,换成是我,也会毫不犹豫的跟罗家主合作,但我细细观察后,却发现罗家主所在的贵宾间内,并无那名四级炼丹师的踪影。”
  
  咯噔!
  
  罗川峰等人的身体颤抖了下,脸上表情遽然间凝固住,变得极为不自然。
  
  林长老立刻会意,目光扫过一眼,发现罗川峰所在的贵宾间内,莫说是四级炼丹师,就连炼丹师的气息都不存丝毫。
  
  “罗家主,你刚才说你们商会旗下有一名四级炼丹师,懂得掌控碧空鼎的天地之力,那人在何处?”林长老逐渐明白过来,声音不再友好。
  
  “他似乎有事离开了,不过,这个并不影响我们的合作。”罗川峰拼命挤出笑脸,但林长老的脸色却变得越来越难看,阴沉如水。
  
  “所谓合作,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双方坦然相交,但我从罗家主的身上,却没有看到这一点,难道这就是罗家的经商之道?”
  
  楚行云呵呵冷笑,又补充了一句,道:“有如此领导之人,也难怪罗水商会在开业的第一天,就遭到无数人的抵制,真是活该!”
  
  “楚行云,你……”罗川峰简直气得三尸暴跳,一开口,他就感觉无数道目光降临下来,有冷漠,有鄙夷,更有不屑,仿佛在看待过街老鼠那般。
  
  “爹,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见罗川峰沉默,罗盛愤愤不平道,他本就仇恨楚行云,现在,已经到了恨之入骨的地步。
  
  “闭嘴!”
  
  罗川峰气急恼怒,转过身,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,把罗盛扇飞出三米远,狠狠撞在墙壁上,整张脸肿得跟猪头似的。
  
  “你这个逆子,还嫌害我不够,想要继续出丑?”罗川峰把气撒在罗盛身上,眼神阴厉的扫了楚行云一眼,哼声连连,最后大步朝外头走去。
  
  见状,水崇贤等人也不敢停留,使了个眼色后,一行人急忙跟了上去。
  
  在离开的时候,水崇贤低着脑袋,根本不敢看周围,更不敢看楚行云,因为他知道,现在的楚行云,他没资格直视,只有仰望的份。
  
  待这些人离开后,整个空间的气氛这才缓和过来。
  
  老者亲自来到贵宾间,对着楚行云道:“楚公子刚才的言行举止,实在是让老朽大开眼界,这方碧空鼎,现在是属于你的了。”
  
  说完,老者手掌轻抚而过,碧空鼎便出现在了楚行云的面前,但让楚行云不解的是,伴随碧空鼎出现的,居然还有两张卷轴和一枚金色令牌。
  
  “请问这是何意?”楚行云疑惑道。
  
  老者立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低笑道:“一方碧空鼎,两万灵石足矣,还请楚公子收回这两门武学,至于这枚令牌,乃是我皇族信物,日后,倘若楚公子遇到了困难,可以来皇宫寻我,我必鼎力相助。”
  
  听到这番话,在座众人都露出惊容。
  
  显然,他们都没有想到,眼前这名其貌不扬的老者,竟是皇族之人,而且,从他的行为举止来判断,似乎有意拉拢楚行云。
  
  “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楚行云也不推搪,将所有东西都收入了储物戒中,他现在一清二白,能节省,自然不会放过。
  
  老者没有继续多说什么,转身便离开了贵宾间,回到拍卖台上,重新主持拍卖。
  
  楚行云看向老者,手中把玩着那枚金色令牌,眼眸中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,接连闪烁着微微精芒。
  
  忽地,他站起身来,对着顾青山道:“顾城主,你帮我把这枚令牌交给秦家主,让他细细打量一番,看能否知道这令牌出自何人之手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