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93章 谈话

      
  
  
  
      在众人的凝视之下,楚行云来到了凌霄阁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古老的阁楼内,人并不多,青老盘坐在门外,一看到楚行云走过来,脸上就绽放出一抹淡淡笑靥,道:“你可算是来了,伤都恢复了?”
  
  
  
      关于武道切磋的事,众人皆知,青老虽镇守着凌霄阁,但消息仍是灵通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托青老的福。”楚行云微微抱拳,直接道:“我这次来凌霄阁,是来找华府主的,请问他是否在此地?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他早已在此等候,你直接进去吧。”青老指着一条回廊,低声道:“你有什么疑惑,都可以尽管问出来,关于当年的事,你有权利知晓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神色一凛,目光深沉的凝视着青老,最后,他将目光收回,点了点头,便朝着那条颀长回廊走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没过多久,楚行云就走到了回廊尽头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里,是一处庭院。
  
  
  
      华云河正坐在一处流水池塘边上,盘膝而坐,似乎在闭目静修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两天时间,伤势就完全恢复,看来我倒是小瞧了你这个云腾商会之主。”华云河睁开了眼眸,看到楚行云之时,眼眸中流露出一抹赞赏之色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当日的伤势,并不严重,但损耗极大。
  
  
  
      按华云河估摸,少说都需要五六天的静修,但楚行云仅用了两天,就恢复如初,并且踏入聚灵七重天,这让华云河下意识以为楚行云借用了丹药,才能恢复得如此之快。
  
  
  
      倘若华云河知道内幕,脸上的表情,便不是赞赏,而是震撼,惊愕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府主,你知道我今天来的目的。”楚行云开门见山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华云河笑了笑,道:“我很明白你的心情,但这件事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,你暂且先坐下,听我慢慢道来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好!”楚行云盘膝而坐,认真聆听着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我们生活的这片区域,名为北荒域,北荒域内拥有着六大宗门,分别是:大罗金门、神霄殿、星辰古宗、七星谷、九寒宫和万剑阁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这些宗门,传承数千年,底蕴极其浑厚,皆是掌管着诸多皇朝,而我们流云皇朝,正是处于万剑阁的宗域之中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听到华云河的阐述,楚行云的内心颤抖了下,他对这些讯息并不陌生,但华云河突然说这个,就说明当年发生的事,可能牵扯到这六大宗门。
  
  
  
      如此看来,当年之事,的确很复杂!
  
  
  
      “六大宗门的关系微妙,相互都牵制着对方,宗门之间,也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井水不犯河水,但十六年前,一行人突然降临到皇宫当中,不由分说,直接大肆屠戮,甚至还架空了流云皇族,强制号召皇城内所有势力派人入宫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华云河的语气一变,声音低沉:“而那行人,自称来自星辰古宗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星辰古宗的人,他们来流云皇朝作甚?”楚行云猛然一惊。
  
  
  
      正如华云河刚才说的,六大宗门,井水不犯河水。
  
  
  
      流云皇朝隶属于万剑阁,按理来说,星辰古宗不得派人进入,更不能大开杀戒,但对方却无视这一规定,甚至还架空了流云皇族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当年我代表凌霄武府进入皇宫,一入内,那星辰古宗之人并未出手,反而是给予我们诸多好处,企图收买我们,让我们倾尽全力,找寻一位名为柳梦烟的女子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说道这里,华云河凝视着楚行云,道:“而此女,正是楚星辰之妻,也是你的亲生母亲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咯噔!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心脏猛颤,原来,他的母亲名为柳梦烟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从他出生开始,就从来没有人说过关于他母亲的事,哪怕在上一世,楚行云找寻了如此之久,都不知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他们为何要找我母亲?”楚行云认真的问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你的生母柳梦烟,并非流云皇朝之人,而是来自星辰古宗,那群人称呼你的生母为小姐,看样子在星辰古宗内地位不低,至于他们为何前来,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华云河没有停下,依旧说道:“当初,星辰古宗几乎操纵了整个流云皇朝,让所有势力出手,疯狂搜寻你们的下落,哪怕是同名同姓之人,都被押送到皇城,由他们亲自检验,那段时间,持续了三个月,流云皇朝也彻底陷入混乱当中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三个月后,云梦武府派出之人,无意中来到了西风城,并且发现了我母亲的下落,所以才会有往后的一幕幕,对么?”楚行云神色异常镇定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没错。”华云河点点头,又道:“发现你母亲下落的,的确是云梦武府,他们发现后,便将此事告知星辰古宗,当夜,星辰古宗派出众多高手降临西风城,所造的杀戮,远远比你想象的要震撼,你所知道的,仅仅只是冰山一角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星辰古宗的存在,对于流云皇朝来说,犹如是一座万丈山岳。
  
  
  
      柳梦烟在星辰古宗的地位不低,甚至还极为重要,自然是拥有着绝强实力。
  
  
  
      强者交战,声势极其浩大,很容易就牵连无辜,这就是为何,每当提到十六年前,楚家就无人胆敢说话,那一战,绝不像传闻中的那么简单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他们要抓我的母亲,那为何连我父亲也要掳走?”楚行云再度发问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错了,星辰古宗掳走之人,不仅仅是你的父母,连你也赫然在列,按他们所说,是为了让你母亲心灰意冷离开流云皇朝,要将你们两父子……当场诛杀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闻言,楚行云的目光惊颤。
  
  
  
      十六年前,他还只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孩,星辰古宗之人,好残忍,不仅拆散了他们的家庭,还要将两父子诛杀于柳梦烟的眼前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难以想象当时的场景,哪怕是这么一瞬间,都让他忍不住怒吼几声,一丝冰冷杀意,从身上绽放,让整座庭院都堕入冰窖那般。
  
  
  
      华云河感受到楚行云身上的冷意,也是长叹了口气,道:“所幸的是,当年你母亲拼死挽救,这才让星辰古宗的人收手,保住了你的性命,否则的话,你也无法出现在我的眼前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保住我的性命!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敏锐捕捉到这一句话,声音顿时变得极其阴沉,问道:“那按你的说法,我的父亲,未能逃过毒手,已经惨死在十六年前?”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