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95章 解开心结

      
  
  
  
      看到楚行云这般表情,华云河也是有些动容。
  
  
  
      当初,楚行云加入凌霄武府之时,华云河就认出了楚行云的身份,但那个时候,他并没有出面,也没有将这些事说明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一直记得楚星辰说的那一番话,想让楚行云做一个普通人,过平凡生活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可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楚行云不仅展现出惊人天赋,在运筹帷幄上,也可以说是惊世骇俗,创建了云腾商会,并网罗了数以百计的炼丹师。
  
  
  
  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华云河可以感觉到,云梦武府已经开始出手针对楚行云了,尤其是殷天成,简直视楚行云为眼中钉。
  
  
  
      因此,华云河深思之后,决定将所有的事告诉楚行云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华府主。”楚行云这时已经缓过神来,看向了华云河,道:“据我所知,六大宗门之间,规矩尤为森严,星辰古宗之所以架空流云皇朝,目的,就是为了欺瞒万剑阁,没错吧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事实的确如此。”华云河点点头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那我可否问一句,那个所谓的激进派,谁是执掌之人?”楚行云的声音逐渐变冷。
  
  
  
      流云皇朝虽处于偏僻之地,国力平平,但总归是一方皇朝。
  
  
  
      星辰古宗突然降临,即便架空了整座皇朝,但要想封锁所有消息,总归有些不现实,很容易就被万剑阁知晓。
  
  
  
      结果,万剑阁却没有任何动静。
  
  
  
      按楚行云所想,流云皇朝被架空,不仅仅是因为星辰古宗的出手,更多的,应该还是因为激进派完全掌控了皇朝,让皇族无力抵抗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虽说激进派只是皇城中的一个派系,但已经得到诸多家族势力的拥护,云梦武府正是一大主力,但要说执掌之人,应该是武靖血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武靖血!”楚行云曾听说过这个名字。
  
  
  
      流云皇朝地处偏僻,疆域倚靠数座连绵山脉,在山脉中,存在着诸多小国,这些小国仗着地势之优,时常出手侵犯,让流云皇朝损失颇重。
  
  
  
      而武靖血,正是流云皇朝的镇疆大吏,号称靖天候。
  
  
  
      相传这个武靖血的修为极高,是流云皇朝第一人,他所率领的靖天军更是精锐中的精锐,只要他驻扎在边疆之上,任何小国都不敢冒犯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我记得当代流云君王驾崩后,继承君位之人,便是这个武靖血,而流云皇族也改姓武,由此可得知,武靖血手中的权势有多么恐怖,能轻松夺取整个皇权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眼神寒芒闪烁,难怪上一世的流云皇朝如此动荡,现在看来,这一切的动荡,都是源自十六年前!
  
  
  
      华云河没有注意到楚行云的变化,继续道:“武靖血举止霸道,心中更是存有狼虎之意,他得知星辰古宗的想法后,立刻妥协依附,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一举动,激进派才会横空出现,若是论当年之事的罪魁祸首,毫无疑问就是武靖血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不过,武靖血的修为极强,已经踏入天灵六重天之境,身上更是有诸多珍宝,你现在资历尚浅,还是莫要跟他有所冲突。”华云河顿了顿,立刻补充一句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很清楚,楚行云来到皇城的最终目的,是为了调查当年之事。
  
  
  
      现在,楚行云明白了一切,也知道武靖血是幕后黑手。
  
  
  
      华云河生怕楚行云会恼怒攻心,从而做出什么不当举动,毕竟,武靖血的实力太强了,手中更是掌控着庞大战力。
  
  
  
      莫说是楚行云,即便是凌霄武府,都不敢轻易招惹武靖血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放心,我知道要怎么做。”楚行云给予华云河一个放心的眼神,脚步跨前,凝视着被封存在坚冰中的楚星辰,漆黑的眸子中,闪烁着无数精芒,让人无法猜透他在思索着什么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过了片刻后,华云河带楚行云离开密室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一路上,两人很有默契的没有说话,都是陷入了深思当中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华府主,那我就先告辞了。”当回到凌霄阁,楚行云告辞一声,随即大步走了出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华云河低着头,依旧在沉思着,望着楚行云那离去的背影,居然长叹了一口气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已经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了?”不知道何时,华云河的身后出现一道身影。
  
  
  
      华云河苦笑一声,对着来人道:“这件事,就算我们不说,他也迟早会知道,索性直接告诉他,让他也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就不怕他做出傻事?”青老眉头微皱,担忧道:“现在云腾商会发展迅猛,虽说是一件好事,但同时,也引来了不少人的觊觎,尤其是那个武靖血,他若是知道楚行云就是云腾商会之主,恐怕会有所举动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武靖血现在正在边疆,短时间内,不会返回皇城,至于他是否有所举动,这点我不清楚,但我知道,以楚行云的心思,他何尝不会想到这点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青老看着华云河,脸上浮起一丝古怪之色,他何尝看不出,华云河对楚行云极其欣赏,甚至还有栽培之意,想让楚行云大展身手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不过,想了片刻后,青老也就明白过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现在的流云皇朝,可以说是一片乌烟瘴气,激进派的势力越来越大,迟早都会谋夺皇权,到那时候,凌霄武府也难逃厄运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身世非凡,且手段高深莫测,说不定,他真的可以力挽狂澜,干出一番大事!
  
  
  
      返回庭院的路上,楚行云的脑海中依旧回响着华云河所说的话。
  
  
  
      蔺天冲跟在他的身后,开口问道:“《霜封灵阳大阵》虽是七级灵阵,但以你的手段,应该有办法解开,你难道不想救出你的父亲吗?”
  
  
  
      封存楚星辰的密室,虽说极为隐蔽,但以蔺天冲的实力,还是能够轻易洞察的,同时,他也听到了两人的所有谈话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解阵,的确不是什么难事,但《霜封灵阳大阵》有一个特性,那便是解开灵阵的一瞬间,若是没有醒神草的帮助,被封存之人的心神仍会处于沉睡状态,且体内生机会不断流逝,我手中并无醒神草,就算解开,也是无济于事。”楚行云略带几分无奈的说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醒神草是六级灵材,论珍稀程度,要远胜过五火龙涎花,就算把流云皇朝找遍,也难以有所踪影,楚行云刚才就是为这点烦心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既然我已经知道了当年的事,也知道谁是幕后黑手,那么接下来,我就要更加努力的苦修,尽快恢复自己的实力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只要拥有了实力,一切的一切,都会迎刃而解!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长舒了一口浊气,脑袋抬起,凝望着天空中的那轮骄阳,感觉像是解开了千年心结那般,心神前所未有的轻松,好不畅快。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