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212章 楚行云的杀意
    楚行云眼中透出一丝惊异,踏步走了上前。
  
      他伸出手,还未接触到蔚蓝重铠,毫无征兆的,那重铠之上,弥漫出一股蔚蓝之光,光芒蕴动,就犹如一道道云彩,笼罩住整个空间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只感觉心神一凛,下一瞬,他的脑海中涌入了海量信息。
  
      原来,这件重铠名为云梦玄天铠,位列三纹王器。
  
      只要武者灌入足够的灵力,此铠就能释放出无尽云雾,云雾笼罩之地,都将固若金汤,外力很难侵入,更难以将其轰碎。
  
      更为玄妙的是,这云雾,完全归武者掌控,能大能小,但相对的,笼罩范围越大,防御力就越弱,范围越小,防御力就越强。
  
      倘若云雾仅仅笼罩全身,足以抵挡天灵强者的全力一击,可见其霸道!
  
      “这云梦玄天铠,既能单体防御,也能范围防御,倒也算是一件奇物。”楚行云颇为赞赏的说道,可就在这时候,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。
  
      华云河曾说过,五大武府中,凌霄武府和云梦武府最为古老,存在了数百年。
  
      这两座武府,都拥有着一件王器,乃是镇府之宝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件云梦玄天铠,拥有云梦二字,恰恰是对应了云梦武府,莫非,此物就是云梦武府传承了数百年的镇府之宝?
  
      想到这一点,楚行云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。
  
      在此之前,他搜刮了这六人的储物戒,将云梦武府的底蕴搬空大半,这对云梦武府来说,已经是极为沉重的一击,没有十几年的休养生息,根本缓不过气来。
  
      现在,云梦武府的镇府之宝,也落到了楚行云的手中。
  
      这,已经不能说是沉重一击了,若是被殷天成知道,定会气得三尸暴跳,乃至吐血三升!
  
      “斩空剑晋升的天地异象,殷天成也看在眼里,他肯定是害怕出现什么变故,所以才会将云梦玄天铠交给莫左,以保万无一失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但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,在我身边,有蔺天冲这样的涅槃境强者保护,莫左还未有所举动,就被轻松诛杀,甚至连武灵,都来不及召出。”楚行云双眼微眯,透着一丝笑意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,殷天成可谓是聪明反被聪明误,不仅折损了诸多高手,失去庞大的底蕴财富,还白白将云梦玄天铠送到楚行云的手中。
  
      不过,窃喜归窃喜,楚行云心中更多的,却是冷漠之意。
  
      且不说十六年前的事,光是此次暗杀,楚行云都必杀殷天成,不仅要他死,还要让他身败名裂,付出无比惨痛的代价。
  
      “待我返回皇城之日,便是殷天成末日来临之时!”楚行云凝视着云梦玄天铠,那一丝丝杀意,缭绕在心尖,再也挥之不去。
  
      心神微动,楚行云来到了祭坛之前。
  
      此刻,万兽火依旧熊熊燃烧,正在疯狂吞噬着祭坛的封印之力,焰心处,万兽虚影越来越凝实,威势也更为惊人。
  
      “这祭坛的封印之力,居然如此浑厚,也幸好是无主之物,否则,万兽火也不可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吞食。”楚行云淡淡说道,虚空一点,将碧空鼎拿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轰一声!
  
      鼎身落下的瞬间,一股天地之力暴涌而出,以楚行云为中心,把方圆五米内的区域笼罩住,跟外界彻底隔绝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本来准备返回皇城后,再进行第二步,既然现在有足够的武灵,也罢,索性就提前凝炼了,免得日后横生变故。”楚行云自言自语道,手掌张开,一道道微光绽放开去。
  
      这微光,很是古怪,竟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模糊虚影,或为古琴,或为长刀,形态各是不同。
  
      其中,存在着两道微光,虚影庞大,分别呈现出古钟模样和狼兽模样,迸发出雄浑气息。
  
      如果莫左六人并没有死去,看到这一道道微光,必定会惊得嘴巴都掉下来。
  
      这些微光,居然是他们的武灵!
  
      “凝!”
  
      一道冰冷喝声,从楚行云的嘴中吐出,只见他双手捏出一个复杂手印,从上而下,猛然向下拍去,将这六道武灵压入了碧空鼎之中。
  
      嗡鸣声不断响起,那碧空鼎似乎是有所感应。
  
      顿时间,碧光大盛,在虚空中不断旋转起来,一缕碧光,从鼎内渗透而出,没入了楚行云的眉心,隐约传来共鸣之音。
  
      “有天地之力辅助,果然轻松不少,现在,只需等待即可。”楚行云似乎很满意眼前之景,双目闭合,静静盘坐在碧空鼎前。
  
      时间流逝,不知不觉中,便过去了三日。
  
      碧空鼎缓缓停下,碧光消散,笼罩住鼎身的天地之力,也逐渐消失于无。
  
      “成了!”楚行云睁开双眼的一瞬,一丝喜意涌出,刚欲踏步上前,却发现蔺天冲早已醒来,并且走到了他的身旁。
  
      此刻的蔺天冲,完全没有之前的飒爽之态,相反,似乎显得很是虚弱。
  
      他的身形佝偻得更加厉害,一双眼眸也是浑浊不堪,瞳孔内,竟没有一丝神光,比楚行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,还要不堪。
  
      “暗伤复发了?”楚行云并没有感到惊讶,似乎早就有所预料。
  
      “废话!”
  
      蔺天冲瞪着楚行云,没好气道:“重塑经脉之时,你曾说过,我若是强行出手,必将遭暗伤反噬,当场暴毙而亡,前几日,我仅仅使出三成实力,暗伤就悉数复发,若不是靠九窍天青根撑着,恐怕你已经看不到我了。”
  
      言语落下,蔺天冲轻哼一声,丝毫不掩饰心中的怪罪之意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,他在楚行云身边呆了数个月,好不容易才重塑经脉,免受暗伤折磨之苦,现在倒好,一次出手,暗伤悉数复发。
  
      那股钻心的疼痛,比当初强盛数倍,饶是蔺天冲这样的绝世强者,都难以忍耐。
  
      “重塑经脉,只是治疗的第一步,仅仅只能压制暗伤之痛,现在,暗伤悉数复发,对蔺前辈来说,反倒是一件好事。”楚行云细细打量一眼,最后,居然淡笑出声。
  
      蔺天冲一听,顿时感觉一股怒火涌上心头。
  
      正当他准备破口大骂之时,楚行云伸出手掌,将一枚丹药拿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这丹药,仅有拇指大小,散发着一股浓厚的丹香气味,蔺天冲刚闻上一口,就感觉身上的疼痛减轻不少,尤为神奇。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