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217章 女扮男装

      
  
  
  
      在天炎城内,林如虎的纨绔之名,可以说是无人不晓。
  
  
  
      但纨绔归纨绔,林如虎的实力和眼光,并不弱,甚至可以说是敏锐,几乎在一瞬间,就感觉到了斩空剑的不凡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不动声色的收回了目光,随后身形一撤,厚背刀武灵迸发出浑厚刀光,却并非进攻,而是将身体笼罩住,与外界彻底隔绝。
  
  
  
      嘭一声!
  
  
  
      指间轻点在刀刃上,以两人为中心,一股劲风横扫开去,但两人的身体都没有动,灵力不断地碰撞,最后消散于虚无。
  
  
  
      很快,那股劲风散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林如虎再度退后几步,握住厚背刀的双手,竟是有些发抖,冷视着楚行云,冷道:“胆敢在我林如虎满前嚣张,不得不说,你的确有几分实力,今日,我便留你一条狗命,下次若是再遇到你,我绝不留情!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话音落下,林如虎对着楚行云做了个割首的手势,身体后转,大步走出了酒楼。
  
  
  
      待林如虎离开后,整个酒楼的气氛,这才逐渐回归平静,不少人都是长舒一口气,心悸之余,脑海中也是充满了疑惑。
  
  
  
      在他们的印象当中,林如虎,乃是一个记仇之人,只要得罪了他,就像是得罪了一头疯狗,定会不死不休,甚至还会动用裂虎堂的势力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就是为何,任何人看到林如虎,都仿佛见了瘟神那般。
  
  
  
      但今日,林如虎撂下一句狠话后,就转身离开了,实在有些诡异,完全不像是他的作风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此子的心思倒也深沉,居然懂得收敛锋芒。”蔺天冲的感知力何其敏锐,能够轻松覆盖整座天炎城,一眼扫过,很轻松就发现了林如虎的异样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能屈能伸,是一件好事,但过于贪心,终究只会害人害己。”楚行云撇了撇嘴,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里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转过身,走向了一名青衣小厮,问道:“请问这天炎城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发生,城池内,似乎多了很多武者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踏入天炎城之前,楚行云就注意到,有不少武者涌入了天炎城。
  
  
  
      而在刚才,酒楼内也是有人在低声交谈着,说是要大赚一笔,表现得尤为亢奋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客官,您可能不知道,天炎城后方的天炎山脉,有一处名为落霞谷的地方,前段时间,这谷内突然发生异动,有不少灵兽冲了出来,四处暴走冲撞,引来不少恐慌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青衣小厮立刻回答,根本不敢说谎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落霞谷!”楚行云转头看了看蔺天冲,两人的脸色有些难看,醒神草的所在之地,赫然正是落霞谷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莫非是兽潮?”楚行云脸上保持着平静,试探着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青衣小厮摇摇头,回道:“灵兽的数目虽多,但远远说不上是兽潮,而且,这些灵兽出现后,落霞谷内出现了不少的珍贵灵材,甚至有人还看到了六级灵材的踪影,这些武者,全都是冲着这些灵材来的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毕竟是珍贵灵材,自然人人都想得到。”楚行云呵呵笑道,手一摆,让青衣小厮退了下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事出有反必有妖,落霞谷的灵兽暴动,恐怕没这么简单。”蔺天冲压低着声音,他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。
  
  
  
      灵兽出现异常暴动,这算是稀松平常,但灵材突然冒出,就有些匪夷所思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六级灵材,已经是极为难得,几乎不可能凭空出现在落霞谷内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不管这件事有何蹊跷,醒神草,我是势在必得!”楚行云声音微凝,醒神草是救醒楚星辰的唯一之物,他好不容易才找到消息,又岂会被这小小的异象所吓倒。
  
  
  
      将目光收回,楚行云准备多收集些情报,以便摸清落霞谷的局势,刚一转身,在他的身后,突然出现一名俊逸青年和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刚才那一指,看似随意,实则蕴含着凌厉剑气,以点破面,敏锐抓住了刀气的缺漏,所以才能将那人震退三步,高明,实在是高明!”
  
  
  
      俊逸青年打量着楚行云,眼眸内,竟是暴涌出阵阵精芒,带有几分崇拜之色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多谢夸奖。”楚行云淡笑回应,就要绕开这两人。
  
  
  
      然而,那青年脚步横跨,径直拦住楚行云的去路,双手抱拳,朗笑道:“在下姓乾,敢问兄台高姓大名?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我只是一介散修,姓名不足挂齿。”楚行云皱了皱眉,话语中透着一丝不耐之色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兄台的剑术,甚是精妙,想必师传高门,怎么可能是一介散修,恰好,我对剑术也颇有研究,不如你我切磋切磋?”俊逸青年越发兴奋,完全没注意到楚行云的阴沉脸色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一听,脚步突然停下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只见他看了俊逸青年一眼,不吐半句言语,隐藏在袖袍中的手掌,陡然向前一探。
  
  
  
      咻一声!
  
  
  
      仿佛是一阵无形清风抚过,那俊逸青年站在原地,身体动都没动一下,但他的鬓角处,却是有一缕发丝飘起,缓缓落下地面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将手掌收回,问道:“刚才那一剑,你看清了吗?”
  
  
  
      闻言,俊逸青年这才回过神来,额头处,已然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,愣愣摇头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不仅仅是他,就连身旁的那名老者,也是呆若木鸡。
  
  
  
      若不是楚行云突然开口,他甚至不知道,刚才的那股劲风,是一道剑光,在他毫无反应的情况下,斩断了俊逸青年的一缕发丝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当你知道我是如何刺出那一剑的时候,再来找我吧,你需要的,并不是切磋,而是感悟,感悟剑之轨迹。”楚行云淡声道,脚步继续向前跨出,朝酒楼外走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剑之轨迹?”
  
  
  
      俊逸青年反复呢喃着这句话,有些似懂非懂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转过身,刚想追问一番,却听到楚行云的话音悠悠传来,道:“该说的话,我都说完了,希望你不要再苦苦追问,再者,你的易容之术,还远没有修炼到家,这样的程度,只要不是双目失明之人,都知道你是女扮男装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咯噔!
  
  
  
      俊逸青年的心脏猛地抽搐了下,瞳孔骤然紧缩,出现了一瞬间的失神。
  
  
  
      当他回过神来,视野中,已经找不到楚行云和蔺天冲的身影,消失在了茫茫人海当中。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