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237章 天魂控心石
    第237章天魂控心石
  
      天炎山脉,一处树林当中。最新最快更新
  
      咻咻!
  
      两道身影掠过,如幻影那般,一眨眼,就消失了踪影。
  
      “没想到,此行你不仅得到醒神草,就连修为都有如此大的进步,一日间,连升三级,跨入地灵境,还真是让人羡慕。”蔺天冲打量着楚行云,丝毫不掩饰眼中的赞赏之色。
  
      当年,他自悟功法武学,创造了一个个修炼神话。
  
      但跟楚行云相比,却是有些黯然失色。
  
      “我只是偶有奇遇而已,还不足以让蔺前辈称道。”楚行云耸了耸肩,倒也没有因为蔺天冲的夸奖,就沾沾自喜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的突破,纯属是巧合。
  
      在进入秘境之前,楚行云也没想到,耿千语居然修炼了九鬼回灵诀,将自己变成浑身死气的活死人。
  
      而这一股死气,恰恰被真火凤凰的精血所克制,生死二气碰撞,爆发出无穷无尽的力量,最终,才是让楚行云连破境界,跨入地灵之境。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话,蔺天冲眼中的赞赏之色更甚,语锋一转,突然道:“刚才那个小姑娘,你为何不告诉他你的名字,她似乎对你颇有好感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小姑娘而已,哪有什么好感不好感,她之所以跟在我的身边,只是为了领悟人剑合一,突破修炼瓶颈。”楚行云顿了顿,又道:“在秘境之时,我面对着双角灵蟒,专门施展出全力一剑,她若是仔细回想,自然能领悟到人剑合一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又没问你这个,你为何急忙掩饰?”蔺天冲嘿嘿一笑,双眼微眯如狐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不是掩饰,只是将事实说出来而已,免得你以为我吊胃口,故意编造出一个剑之轨迹,来蒙骗他人。”楚行云哼了声,速度骤升,朝着前方掠去。
  
      嘴上这样说着,但楚行云的心中,却是微微叹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他两世为人,经历过无数红尘烟雨,何尝看不出来,在乾雨心的内心深处,已经对他存有一丝朦胧之意。
  
  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楚行云才没有留下姓名,选择了直接离开。
  
      在他心中,已经有了水流香,再也容不下其他的女子。
  
      “流香离开至今,已经过去半年,也不知道,她在九寒宫内,过得好不好,体内的九寒绝脉,是否被绝寒血玉彻底镇压住?”楚行云突然想起了水流香,目光顿时变得柔和起来。
  
      在他内心深处,一股强烈的思念之意涌出,如烟,缭绕在心头,久久难以消散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在距离天炎山脉数万里之遥的无尽雪域内。
  
      这里,是一片永冻之地。
  
      无穷无尽的雪花飘落,将整一片天地都笼罩住,寒意肆虐,就算是地灵境之人,都难以承受住,一不小心,就会变成冰雕。
  
      九寒峰,乃是无尽雪域的第一高峰,峰高万丈,仿佛将天地连接在一起。
  
      在九寒峰顶,耸立着一座宽阔石台。
  
      这座石台之上,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铭文,一道接着一道,宛若是漆黑锁链那般,散发着阴冷之气息,聚集在了石台中央处。
  
      此刻,一道瘦小的身影,便是盘坐在那里。
  
      无穷无尽的飞雪扫过,夹杂着刺骨寒意,无情拍打在她的身上,宛若是大海上的一叶扁舟,没有依靠,仿佛随时都会湮灭掉。
  
      轰一声!
  
      毫无征兆的,石台突然暴涌出一抹血光。
  
      在这股血光的弥漫下,石台上的黑色铭文,居然开始蠕动起来,仿佛是拥有了生命,朝着那道瘦小身影扑去,乃至吸附在她的身上。
  
      嗡鸣声不断响了起来,那些黑色铭文不断颤抖着,最后,猛然绽放出一抹蔚蓝光芒。最新最快更新
  
      这些蔚蓝光芒不断重叠,犹如浩瀚潮汐那般,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开,将整座九寒峰都笼罩住。
  
      “不愧是传说中的九寒绝脉,寒气之精纯,简直可以说是无与伦比,刚才那一瞬间,我居然突破修为桎梏,踏入了地灵境界!”
  
      在石台下方,居然聚集着一众妙龄女子,她们身穿雪色长袍,在长袍的袖口处,皆是雕纹着两道寒冰云纹。
  
      说话之人,是一名面容清秀的女子,此刻的她,脸上充满了喜意,正疯狂的运转着心法,将这些蔚蓝光芒纳入体内。
  
      随着这些蔚蓝光芒被吞噬,清秀女子身上的气息,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,体内的阴煞之气,更是变得越发浑厚,凝练。
  
      “自从此人来到我九寒宫,宫内所有人,不论是弟子还是长老,修炼速度都大大提升,宗门实力,几乎每天都在增长着。”清秀女子深吸一口气,发出了一丝感叹之声。
  
      “我听说此人名为水流香,因为身负九寒绝脉,故而被封印在石台上,我们吸收的蔚蓝光芒,正是从她体内汲取的九寒之气。”
  
      “虽说此人对我们九寒宫帮助巨大,但细细想来,也是极为可怜,整整半年来,她都是被镇封在九寒峰顶,日夜承受风霜,哪怕连安睡,都是一种奢侈。”
  
      “身负九寒绝脉之人,体内不存武灵,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异类,她体内的寒气越是浑厚,就越容易爆体而亡,我九寒宫布下大阵,帮她压制寒气,理所当然的,她就要报恩,要日夜不眠的帮我们提升实力,这很公平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话说的没错,要知道,这九寒绝脉极其恐怖,一旦爆发,方圆百里之内,都会彻底冰封,就连天灵境强者,都不能幸免于难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话,那些议论不休的九寒宫弟子,突然升起了一丝恐慌,说话之音,变得越来越纷乱,无不是带着恐惧神色。
  
      “肃静!”
  
      这个时候,一道冰冷喝声突然传来。
  
      咻一声!
  
      在众人的面前,风雪凝聚,化为了一名曼妙女子,身上气息绽放,居然将这一片区域的风雪都暂停住,而她的袖口之处,整整齐齐的雕纹着八道冰寒云纹。
  
      这人,赫然正是林冰璃。
  
      半年时间过去,她的实力更强了,同时,地位也越发超然,仅次于九寒宫宫主。
  
      “吸收九寒之气,机会难得,你们为何在这里吵闹?”林冰璃眼眸一扫,目光所触及之处,所有人都是不断颤抖着身体,瑟瑟发抖。
  
      “林长老,我们刚才谈论到九寒绝脉,突然害怕九寒绝脉会爆发,如此一来,莫说我们九寒宫,就连无尽雪域,也会遭受灭顶之灾。”一名年纪稍大的女子低着头,将在场弟子的心声说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真是杞人忧天!”
  
      林冰璃皱着眉,冷声喝道:“这九寒绝脉虽然危险,但我们九寒宫的绝寒血玉,却能将其死死压制住,在水流香来到九寒宫之时,宫主便将绝寒血玉炼制成九枚血针,刺入了水流香的九大窍穴之中,只要这九枚血针还在,九寒绝脉就不会有爆发之危险。”
  
      “再者,在刺入九枚血针之时,宫主还将举世罕见的天魂控心石,一并印入水流香体内,此石拥有莫大威能,若是将其完全炼化,便能掌控他人心神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曾听宫主说过,不出三年时间,她就能完全炼化此石,到那个时候,水流香将对宫主言听计从,没有反抗之心,更没有憎恨之意,犹如灵傀那般。”
  
      林冰璃说完最后一句,所有弟子的目光之中,都暴涌出一抹火热之意。
  
      九寒绝脉,不仅对他们的修炼大有裨益,还能够爆发出极强战力,倘若能够完全控制住水流香,那对九寒宫来说,将是一件百利无害之事。
  
      “该说的,我都已经说了,现在,修炼结束,立刻返回宗门!”林冰璃很满意这些弟子的表情,喝声之余,手掌猛地朝着石台拍去。
  
      轰一声!
  
      石台上的血光颤抖了下,短暂的停顿后,开始逐渐消散掉,附着在水流香身上的黑色铭文,回到原来位置,仿佛从来没有移动过。
  
      一众九寒宫弟子见状,立刻从修炼状态中醒来,眨眼之间,就四散离开了,不敢在此地久留,更不敢忤逆林冰璃的命令。
  
      待所有人离开后,瘫倒在石台上的水流香,这才缓缓苏醒过来。
  
      却见她刚睁开双眼,身体就猛地颤抖了下,嘴巴张开,吐出一口殷红鲜血。
  
      绝寒血玉被炼制成九枚血针,分别刺入水流香的九大窍穴中,这九枚血针,在汲取九寒之气的同时,也会对水流香施予巨大的痛楚。
  
      疼痛,昏迷,乃至是吐血,对水流香来说,已经是习以为常,这半年来,几乎日日如此。
  
      “不知不觉中,已经过去了半年,云哥哥,你过得还好吗?”水流香仰起头,凝望着夜空中的皓月星辰,眼眸中,充满了思念之意。
  
      这半年来,每当夜幕降临,水流香都会像这样,凝望夜空,在心中思念着楚行云,回想着他们所经历过的每一天。
  
      因为,水流香知道,在她的体内,有一枚天魂控心石。
  
      此石在九寒宫宫主的凝练之下,已经生出了一丝控魂之力,这股力量,能侵入水流香的脑海深处,并且逐渐掌控她的灵魂。
  
      水流香很怕,怕在不久的将来,她真的会变成一具毫无情感的灵傀。
  
      到那时,就算楚行云站在她的面前,一声声呼喊她的名字,她,都无法回应,更无法投入楚行云的怀中,感受那一丝温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