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292章 天工之心
    第292章天工之心
  
      见墨望公如此,楚行云吓了一跳,急忙将他扶起。
  
      “我刚才的一番话,只是单纯的提醒而已,说不上是大道理,墨前辈无需多礼。”楚行云急忙说道,脸色有些哭笑不得。
  
      墨望公却是摇摇头,回道:“天下道理,并无大小,你的一番话,虽简单,却解开了困扰我多年的难题,让我彻底大悟,这一拜,你受之无愧。”
  
      正如楚行云所说,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
  
      墨望公把白虎看得太重要,以致于昏了头脑,连灵傀和生灵最根本的区别,都忘却了。
  
      若不是楚行云出言提醒,墨望公,仍会陷入无尽的困惑中,无法发现自己的错误,更无法找到解惑之法。
  
      嗡一声!
  
      正在这时,整片空间突然颤抖了下。
  
      在楚行云的视野中,锻造室的所有珍宝所藏,全都消;失了,化为一道道微弱流光,汇聚于墨望公的储物戒内。
  
      “按照你我之间的约定,这枚储物戒,现在归你了。”墨望公脸颊含笑,将储物戒递到了楚行云的面前。
  
      在此之前,墨望公曾说过,只要楚行云通过三道考验,他就把毕生所藏赠予楚行云,连眼前的白虎,也不例外。
  
      现在,楚行云成功通过了三道考验,这枚储物戒内的所有珍宝,都将属于他。
  
      “多谢前辈!”楚行云将储物戒接了过来,深吸一口气,将心中的激动之色压下,方才分出一部分心神,进入了储物戒内。
  
      刚进入储物戒,楚行云就感觉一股恢弘如海的天地灵力,朝着他挤压过来。
  
      目光内,整一座空间,大得惊人,足有十丈见方,前方的虚空处,存在着五道流光,百米长,呈现迷蒙之色,挪移盘旋间,散发出无穷无尽的精纯灵力。
  
      这五道流光,正是玄级灵脉。
  
      在五道玄级灵脉下方,摆放着一座座石台和木柜,其内,或是摆放灵木,或是摆放灵材,种类繁多,连楚行云都有些认不太清楚。
  
      不过,这也是正常之事。
  
      墨望公乃是上古武皇,他的毕生所藏,必为上古之物,而且还是珍中之珍,千百年都难得一见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就算见识再渊博,也不可能全部认得。
  
      “只要齐天峰能过渡过此劫,凭借着这些稀世珍宝,必定能成为一方霸主。”楚行云低声呢喃道,心中,顿时升起万千豪气之意。
  
      心神收回,楚行云将储物戒小心翼翼的收起,目光看向了墨望公,问道:“墨前辈,你将毕生所藏都赠予我,之后,你有何打算?”
  
      “我打算继续留下来。”墨望公立刻回答,所说话音,让楚行云的目光微微一凝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,墨望公分出一丝残魂,在天工秘境内存活了数万年,目的,就是找到心仪的传承之人,替他把机关木甲之道发扬光大。
  
      此刻,他已经认可了楚行云,继续留在天工秘境,似乎也没有意义了。
  
      似乎看穿了楚行云的疑惑,墨望公笑了声,解释道:“现在的我,不过是一缕残魂,如果离开天工秘境,很快会灰飞烟灭,与其这样无意义的死去,还不如继续留在这里。”
  
      “毕竟,只要我还活着,还存有一丝意识,日后,任何人进入天工秘境,我都可以将机关木甲之道传承下去,如此一来,也算有点作用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墨望公挥动手臂,光芒升起,一道身影出现在楚行云的面前。
  
      这身影,乃是一尊人形灵傀,高六尺,金珠萦绕,碧玉裹身,其肌肤之真实,几乎跟人类无异,连上面的细微毛孔,都可以清晰看到。
  
      “若不是这尊灵傀内,无一丝一毫的生机,恐怕连我都辨认不出来。”楚行云感叹了一声,心中再度佩服墨望公的精湛技艺。
  
      墨望公身形一扭,立刻化为一道青烟,进入了这尊灵傀中,那一双呆滞无神的双眼,立刻绽放出一抹神光,透着睿智与深邃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突然愣了下,他伸出手,指向了灵傀的心脏位置,出声问道:“墨前辈,这尊人形灵傀的灵傀之心,似乎跟白虎体内的灵傀之心,没有丝毫区别。”
  
      言语间,楚行云将灵傀之心拿了出来,两者的气息,波动,毫无二异,就连那抹暗金之光华,也是如此相似。
  
      这点,让楚行云有些不解。
  
      在他的记忆中,灵傀之心,是灵力的力量源泉,更是灵魂所在。
  
      不同的灵傀,灵傀之心必然不同,甚至可以说是差距甚大,随意安装,替代,都可能让灵傀产生异变,乃至变成一堆废铜烂铁。
  
      这是机关木甲之道的基础,墨望公不可能不知道。
  
      “普通的灵傀之心,自然不能随意替代,但你手中这枚灵傀之心,却是个例外。”
  
      墨望公神秘一笑,继续道:“这枚灵傀之心,是我呕心沥血之作,其内,蕴含了我全部的知识,秘技,所使用的灵木石材,也是千年难得一见的九级之物,光是锻造成形,就需要百年光阴,难度不在锻造白虎之下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只要你拥有这枚灵傀之心,不管是任何灵傀,或者机关木甲,只要安装入内,都能立刻随意操纵,且不会出现任何异样,我将此物,称为天工之心!”
  
      听到墨望公的话,楚行云心脏狂颤了下,感觉手掌莫名的一沉。
  
      天地灵物,共分为三六九等。
  
      九级之物,千年难得一见,极为的稀罕,万万没想到,这枚看上去毫不起眼的灵傀之心,居然是九级之物锻造而成。
  
      “这枚天工之心,几乎可以说是颠覆常理,当年的天工宗,发展最盛之时,也从未有过如此逆天之物。”楚行云想到了上一世的天工宗,技艺虽强,却远远不如墨望公。
  
      由此可见,上一世的天工宗宗主,并没有得到墨望公的毕生传承。
  
      “小家伙,你发散一丝灵力,进入天工之心深处,里面有一物,看你是否认得。”此时,墨望公突然说了一句,让楚行云从回忆中醒来。
  
      他先是一愣,而后按照墨望公所说,发散出一丝灵力,进入了天工之心深处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忽地,楚行云感觉自己的心神猛然一颤,就连灵魂,都有种强烈的束缚之感,让他难以逃离天工之心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镇魂石?”楚行云下意识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没错,正是镇魂石!”
  
      墨望公脸上露出一抹赞赏之色,道:“镇魂石,乃是上古奇物,能镇压魂魄,所以,我将镇魂石嵌入天工之心深处,使其拥有镇魂之效,即便是一缕残魂,也能够依靠天工之心,长时间存活下去。”
  
      闻言,楚行云顿时恍然。
  
      按照正常来说,一缕残魂,即便能躲避天地,苟活在秘境中,最多也只能存在千年时光,千年一过,立刻化为虚无,魂飞魄散。
  
      但墨望公不同,他的一缕残魂,存在了数万年,归结其原因,正是这枚镇魂石!
  
      “天工秘境,本就是由我创造而成,我依靠着天工之心,足以让残魂存活十余万年之久,遗憾的是,一旦离开天工秘境,我仍会立刻灰飞烟灭,毕竟,镇魂石再强大,也无法违背这片天地的无上规则。”墨望公说到这里,不禁叹息一声。
  
      天地规则,无可更改,任何人都要遵从,否则的话,他又何必苟活在天工秘境内,忍受数万年来的孤寂。
  
      “魂魄脱离躯壳之后,就会慢慢消散,就连镇魂石这样的上古奇物,都无法永远保存,残魂,也同样如此,换言之,如果能让残魂不消,依靠着天工之心,是否能永生长存?”楚行云抬头看向墨望公,话音中,竟带着一股认真之色。
  
      墨望公被这番话惊到了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思索片刻,回道:“生灵,分为三部分,躯壳,生机,魂魄,只要魂魄不消,躯壳可以用灵傀之身代替,生机可以用灵傀之心代替,的确可以永生长存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过,魂魄脱离躯壳后,定会消散无踪,此乃万古真理,无人能够辩驳。”
  
      沉吟了一会,墨望公又补充说道,话音透着几分严厉,似乎是害怕楚行云误入迷途,要将他一声喝醒。
  
      然而,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,楚行云的嘴角处,缓缓掀起一抹妖异弧度,双眼绽放出凌厉精芒,激动道:“不,我有办法将残魂永远保存下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