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303章 可悲
    第303章可悲
  
      两军交战,士气,尤为重要。
  
      殷天成等人越过防线,攻上齐天峰之巅,目的,就是为了破开云腾殿,将雪当空等人屠戮杀尽,以此来打击对方的士气。
  
      只要士气一衰,杨炎等人势必阻拦不住靖天军的冲锋,到那个时候,整一座齐天峰,自然会落到武靖血手中。
  
      此战,也将彻底结束。
  
      但楚行云的回归,却让人群扫清颓势,士气变得高昂起来,人人眼中喷涌出浑厚战意,一步踏前,居然还有压制之趋势。
  
  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跟随楚行云而来的,还有两道身影,一人,一兽。
  
      这兽影,殷天成并不放在心上,不过是地灵级别的灵兽而已,战力很是有限,但那道人影,却让他们心头蒙上一层阴霾。
  
      “难怪你迟迟不出现,原来是去搬救兵了。”
  
      罗川峰站起身来,将身上的血迹震散,冷笑道:“不过,仅靠一名天灵境之人,就想拦住我们,未免有些异想天开,如此之人,君王只需一个眼神,就能轻松灭杀。”
  
      说话间,罗川峰身上再度绽放出阴煞之气,脚步向前踏出,杀意毕露。
  
      同时,站在后方的殷天成等人,也是快步走出,各色各样的武灵之光弥漫,笼罩住身体,准备继续发动围攻。
  
      “君王?”
  
      感受到对方的狰狞杀意,楚行云脸上毫无惧意,嘴角掀起,露出一抹嗤笑弧度:“这两字,从你罗川峰口中说出,还真是可悲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这话是何意?”罗川峰脚步一停,满脸疑惑之色,楚行云居然说他可悲?
  
      楚行云脸上笑意更浓,回答道:“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,罗川峰,你应该暗中买通了军队之人,想让他们行个方便,暗中让罗盛和水千月等人离开皇城吧?”
  
      咯噔!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话,罗川峰心脏一颤,脸色顿时变得慌乱起来,颤声道:“你怎么会知道这些,说,你到底做了什么!”
  
      说话间,罗川峰浑身都散发出冰冷杀意。
  
      身为罗家家主,罗川峰并非愚蠢之辈,他心里很清楚,如果罗盛留在皇城,将来,必定会被武靖血收入麾下,变成战争利器。
  
      所以,罗川峰拿出大部分家产,买通了一名将领,想让罗盛和水千月他们离开皇城,离开流云皇朝,以此保下罗家香火。
  
      这一件事,他没有告诉任何人,很是保密。
  
      但此时此刻,楚行云却说出了这件事,这让罗盛心生惊骇,有股不祥的预感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个问题,应该去问武靖血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声音淡漠,没有丝毫波澜:“我赶回皇城之时,恰好看到了罗盛和水千月,他们被近百名军士围攻,一番血腥虐杀之下,除了水千月和水崇贤,所有人,都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被近百名军士……围攻?”罗川峰的脸色变得煞白,双脚发颤,径直瘫坐在地面上。
  
      在他的身后,那群家族势力之主中,也有不少人睁大着双眼,喘息如牛,宛若是听到了什么噩耗那般,心脏疯狂地颤抖起来。
  
      很显然,这些人也是动了如此心思,暗中买通军队之人,送家族香火离开皇城。
  
      “武靖血曾暗中下令,但凡离开皇城之人,不管身份如何,不管地位如何,一律杀无赦,你们这样的行为,不仅耗费家财,更是把家族推到了绝路。”
  
      “然而,面对着如此冷血无情之人,你们却将其奉为君王,甚至甘愿为他卖命,宁死也要攻上齐天峰,这样的行为,难道不可悲吗?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声音如针,深深刺入了罗川峰等人的心脏,让他们的瞳孔骤然紧缩,有一种末日降临的感觉,几欲当场崩溃。
  
      “楚行云,你休要挑拨离间!”
  
      这时,殷天成陡然一喝,戟指怒点楚行云,高声喝道:“诸位,楚行云的诡计多端,他的这番言语,只是为了瓦解我们的攻势,根本不能相信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的话不可信,难道武靖血的话能信?”楚行云反问一声,讥笑道:“枭雄之心,无人能信,这一点,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。”
  
      语落,整个齐天峰之巅,再度陷入了死寂当中。
  
  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,心里都很明白,武靖血乃是铁血枭雄,生性狡诈不说,手段更是狠辣,为了示威夺权,不惜血洗皇城,扫清异己。
  
      他暗中下令,格杀潜逃之人,也并非不可能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    正当众人沉默之时,一道震天巨响传出。
  
      虚空炸裂,万千雷光降落下来,让所有人感到坠入了无边雷狱,再也无法动弹半分,就连思绪,都化为了空白。
  
      在那片雷光中,蔺天冲的身影浮现出来,落在楚行云身前,布满皱纹的面庞之上,竟带有几分虚弱气息,身上,赫然有鲜血渗出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一战,我还未动用全部实力,你便败了,真是让我感到失望。”此时,那片雷光被撕裂开去,煞气垂落,犹如灭世恶蛟那般,在虚空中盘旋,最后缓缓化为武靖血的身躯。
  
      相比于蔺天冲,武靖血的身上,毫无虚弱气息,双眼含冷,神色狂傲,犹如是掌控生杀大权的魔神,蔑视着天下苍生。
  
      在他的身后处,极煞恶蛟武灵上下缭绕着,一双紫黑色眼瞳之中,唯有阴冷之煞气,吼声连连,震颤着所有人的心神。
  
      “哼!”
  
      蔺天冲怒视着武靖血,冷哼一声,身上涌现出璀璨的雷光,但,这道雷光刚出现,一杆缭绕着浑厚煞气的方天画戟,瞬息奔掠过来。
  
      一戟出,虚空震颤,掀起了可怕的煞气漩涡,将雷光轻松覆灭掉。
  
      噗!
  
      蔺天冲陡然喷出一口鲜血,双眼神光黯淡,显然是被煞气压制,受伤颇重。
  
      “连蔺天冲都败了,这一次,你们还有何花招?”殷天成站了出来,高声嘲讽道,双眼冰冷地望向楚行云,居高临下,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楚行云并未理会殷天成,身形一闪,扶住了蔺天冲,刚准备开口说话,一道身影忽然间站出,走到了武靖血身前。
  
      这道身影,竟是罗川峰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双膝跪下,抬着头,一双眼眸中,充满着侥幸之色,声音颤抖的道:“敢问君王,你可曾下过命令,让围城军队,格杀所有潜逃皇城之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