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326章 办法
    第326章办法
  
      楚行云并没有死,他,还活着。
  
      那些剑光的角度极为刁钻,完全避开了楚行云的周身要害,钉在身上,鲜血喷涌,血肉撕裂,却不会致人于死。
  
      更为阴险的是,每一道剑光中,都蕴含着阳罡之气。
  
      这些炙热的阳罡之气,进入楚行云经脉的一瞬,就以灵力为源,开始疯狂的侵蚀,如燎原之火,势要将经脉灼烧为虚无。
  
      现在的楚行云,未死,却比死更加难受。
  
      体外,血洞森然,流出了汨汨鲜血,就连森森白骨,都清晰可见。
  
      体内,阳罡之气肆虐,侵蚀灵力,焚烧经脉。
  
      如此毒辣的酷刑,光是这般凝视着,就让人群的脸色变得煞白,一股森然寒气,从尾脊骨上暴涌而出,覆盖全身,无不是瑟瑟发抖。
  
      “万剑透体的滋味,你可还满意?”常名扬依旧踩着楚行云的面庞,嘴角含笑,极为满意的欣赏着楚行云的惨象。
  
      手掌挥动,在他的身后,有更多的剑光浮现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低沉的剑吟声响起,如死亡丧钟之音,清晰无比地回荡在所有人的耳旁。
  
      “刚才的那些,仅仅是开胃菜而已,你在我身上留下的痛苦,我会千万倍还给你,绝不会就这样让你轻松的死去。”常名扬脸上带笑,但整张面容,却狰狞如同深渊魔鬼。
  
      咻!
  
      漫天剑光降临,更多,更为凌厉,疯狂的钉在楚行云身上,血洞如麻,光是那喷涌而出的鲜血,就足以染红这片虚空。
  
      “蔺天冲!”
  
      便在此时,蔺天冲的脑海之中,突然响起了武靖血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这是灵力传音,除了他,没有人能听到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名为常名扬的青年,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,他现在,就是不断的折磨楚行云,以此释放心中之恨,到最后,楚行云必死无疑。”
  
      武靖血的声音传来,让蔺天冲一阵无言。
  
      他的心中,自然明白这一点,但无奈的是,现在的他们,伤上加伤,一直被压制着,根本找不到机会救下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“我有一个办法,或许能救下楚行云。”武靖血深深吸了口气,所说话音,让蔺天冲浑身惊颤,急忙道:“什么办法?”
  
      “你现在的情况,拼死出手之下,应该还能出招吧?”武靖血反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勉强能催动一招,但前提是,必须破开这座封灵剑阵。”蔺天冲微微沉声,封灵剑阵的存在,能死死封印住蔺天冲的灵海,一丝灵力,都难以催动。
  
      “墨望公的心魔锤武灵,能衍化万千心魔,让人陷入呆滞当中,时间虽短,仅有半息,但足够你挣脱封灵剑阵的束缚。”
  
      武靖血话音不断,继续说道:“剑阵一破,你全力出手,灭杀常名扬,而我则是救下楚行云,以白虎为骑,立即逃离齐天峰,离开流云皇朝。”
  
      白虎的实力,仅仅相当于地灵境灵兽,但它的速度,却是一绝,连常赤霄这样的阴阳境强者,都只能望洋兴叹。
  
      “办法虽好,但如此一来,其他人要怎么办?”蔺天冲面有难色,武靖血的办法,的确有机会救下楚行云,但,也只能救下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逃离之后,整座齐天峰,必将承受万剑阁的怒火,所有人,都要死,而且还会死得无比凄惨,要承受无穷无尽的折磨。
  
      “救下楚行云,其他人必死无疑,不救楚行云,其他人未必能活!”
  
      武靖血的声音沉重,径直说道:“楚行云拥有真火凤凰的本命精血,身上的伤,短时间内就能康复,况且,以他的手段底牌,只要他还活着,将来,定能覆灭万剑阁。”
  
      “若保下楚行云,日后,还能以血复仇,但楚行云死了,我和墨望公,都将魂飞魄散,而你,也活不久,一切的一切,都将成为泡影!”
  
      咯噔!
  
      蔺天冲的心脏猛然一颤。
  
      他移过目光,有些不舍的扫视着众人,最后,一抹坚决之色在面庞上浮起,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那就动手吧!”
  
      话音刚落,藏匿在暗处的墨望公,立即唤出了心魔锤武灵,锤身无息,释放出一抹乌黑幽光,掠上了重重云霄。
  
      “万象心魔!”
  
      随着墨望公的一声低喝,天地震颤,那抹黑光从天穹落下,印入人群的眼帘之中,化为万千心魔之影,张牙舞爪,直袭内心脆弱之地。
  
      这一瞬,所有人,都被心魔遮蔽了心神,就连常赤霄和秦秋漠也不例外,皆是陷入呆滞当中,而封印住蔺天冲的封灵剑阵,也渐渐变得黯淡,失去了镇封力量。
  
      “灭!”蔺天冲释放出所有灵力,银雷之光炸裂,疯狂汇聚于右臂之上,身形纵跃,整个人化作一道璀璨的雷光,朝着常名扬杀去。
  
      同时,武靖血也出手了。
  
      他跟楚行云相距不远,全速奔驰之下,顷刻便至,笼罩着紫黑煞气的手臂探出,破开了虚空中的重重剑光,就要救下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两人的出手,快若石火,几乎在万千心魔出现的瞬间,就奔袭而来,令人措手不及。
  
      “看不出,你们两人倒也有几分本事!”
  
      霎时,一道冷笑声响起,裹挟着浓厚的嘲讽之意,降临到武靖血的身上,让他浑身一僵,竟无法动弹半分,愣生生地悬浮在半空中。
  
      咻咻咻!
  
      一道道幽冷剑光,浮现在武靖血的身后,剑光闪耀,缭绕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天地之力,势如狂雨,轻松撕裂了紫黑煞气,进而笼罩住武靖血全身。
  
      “多活了整整十七年,你也应该知足了。”
  
      那道声音再度响起,杀意纵横,幽冷剑光落在武靖血身上,恐怖的天地之力以最强的力量爆发而出,一剑,刺穿了武靖血的胸膛。
  
      噗!
  
      鲜血从嘴角溢出,只一剑,武靖血的身体,就被洞穿。
  
      然而令人震惊的是,那一抹剑光,并没有就此消散,一为二,二化四,四成百千,剑光如雨水般落下,纷纷洒洒,疯狂穿透着武靖血的身体。
  
      仅片刻,武靖血的魁梧身躯,便从半空中落下,再无声响。
  
      在他的身上,血洞森然,肉骸碎裂,就连里面的五脏六腑,都被无情斩断,仿佛遭到野兽啃咬过那般,再无完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