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327章 变成废人
    第7章变成废人
  
      从武靖血出手到此刻,尚未一息。
  
      几乎是他动手的一瞬间,那抹幽冷剑光就杀了过来,将其彻彻底底的灭杀,全身上下,血肉模糊,让整个空间都变得血腥,狰狞。
  
      蔺天冲的目光凝固住,随即,在他的身前,有一柄火焰之剑出现,火似流水,笼罩住这片虚空,火光焚烧万物,一剑破空,让天地都发出轰隆隆的声响。
  
      “破!”
  
      手臂雷光呼啸,横扫而过,好似一尊山岳从天而降,把那柄火焰之剑震开。
  
      但,他刚一出手,身后之处,一股幽冷寒风扫过。
  
      下一刹——
  
      那抹幽冷剑光再现,如张牙舞爪的厉鬼,剑势狠辣,将蔺天冲的雷霆右臂,残然斩断!
  
      虚空,寂静无声。
  
      蔺天冲的身体从半空落下,左手捂着右臂,鲜血不断流出,滴落在地面之上,那暴涌而出的痛苦神色,几乎震撼着所有人的心神。
  
      就连楚行云,此刻也是睁大了双眼,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。
  
      盘旋在虚空中的两道剑光,缓缓落了下来,剑影虚浮如雾,化为了两道阴森身影,赫然正是常赤霄和秦秋漠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不是很惊讶,为何我们两人会突然出手,并且如此及时的拦住你们?”说话的是秦秋漠,他上前一步,用一种看待白痴的目光,俯视着眼前的蔺天冲。
  
      蔺天冲仍是捂着右臂,目光移过,却惊讶的发现,秦秋漠的眉心之处,居然长出一枚竖眼,眼瞳灰黑,透着一丝幽冷之光,正在不断的转动着,尤为瘆人。
  
      “我的武灵,名为幽影灵眸,位列五品层次,它虽无战斗能力,却对天地灵力极其的敏感,哪怕是一丝一缕,都能清晰感知到。”
  
      秦秋漠将头颅扬起,瞥了楚行云一眼,得意道:“刚才,你和武靖血的灵力传音,被幽影灵眸捕捉到,虽说我并不知道你们在商议什么,但转念一想,多半跟此子有关。”
  
      “因此,当我们恢复清醒的一瞬,没有丝毫迟疑,以身化剑,朝着前方直然杀去!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秦秋漠和常赤霄的面庞上,皆是露出狰狞之笑,森然剑光,依旧悬浮在众人的头顶之处,令众人的心神跌入了谷底,越发感到绝望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两人的实力,远远不及我父亲,但为了救你,仍是冒险出手,这样的举动,太愚蠢了,让我大开眼界。”一道嗤笑话音,从常名扬的嘴中吐出,他双眼盯着楚行云,似乎想要从楚行云身上看出点端倪。
  
      片刻后,他将目光收了回来,脸上浮起一抹烦厌之色,似乎没有了耐心。
  
      只见常名扬将右脚抬起,长靴之上,闪耀出刺眼的银色光芒,其锋锐之意也如剑般,以霸道凌厉的姿态,踢在了楚行云的小腹处。
  
      嘭!
  
      恐怖力量横绝,将楚行云整个人都击飞出去。
  
      身体撞击到坚硬山壁上,印出了一道深痕,落石簌簌,将楚行云身上的血洞撕裂开,同时,缭绕在他周围的灵力,也如流水般消逝。
  
      “楚行云的灵海……碎了?”人群的瞳孔皱缩,一时间,他们的呼吸,止住了,就连心脏,也停止了跳动,陷入绝对的死寂之中。
  
      如果说,武靖血和蔺天冲的失利,已经让人群越发绝望,那么此时此刻,人群的心中,已经被绝望所占据,再无他物!
  
      灵海,乃是修炼之根本。
  
      不管多么强大的武者,他都必须依靠灵海,才能吐纳呼吸,吸收天地间的精纯灵力。
  
      灵海碎裂,武者的毕生修为,将化为乌有,无法施展功法武学,更无法催动武灵,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。
  
      此刻,楚行云的灵海碎了,那便说明,他之前创造的所有奇迹,所有壮举,都成为了过去,他,不再是天才,更不是前途无量的绝世妖孽。
  
      没有了灵海,他的存在,甚至还不如普通人!
  
      楚行云倒在血泊之中,他的一双眼眸,竟变得空洞起来,没有了往日的自信精芒,痛苦笼罩着身心,让整个身体疯狂的颤抖。
  
      他身上的伤势,楚行云并没有放在眼里,只要浸泡在血池中,不出一日,即可恢复如初。
  
      但,灵海的碎裂,血池却无法修复。
  
      哪怕是传说中的超九级灵材,也无能为力!
  
      “我楚行云重活一世,短短一年间,就积累了无数的资源,得到诸多强者的帮助,但最后,却落得灵海碎裂的下场。”
  
      “难道,这苍天,真的要亡我?”
  
      饶是楚行云的坚毅心性,此时也忍不住悲叹起来,体内的最后一丝灵力,就此消散,整个人仿佛没有了魂魄,颓败的望着迷蒙天空。
  
      这个世界,以武为尊,强者至上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没有了灵海,等同于失去了一切。
  
      生母的下落,他难以寻得。
  
      当初对水流香许下的承诺,他再也无法做到。
  
      甚至连武灵之剑,他都无法唤出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一生,活着,跟死了有什么区别!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眼中的神光逐渐消散,让常名扬有些索然无味,本来,他想不断的折磨楚行云,用楚行云的痛苦和哀嚎,发泄心中的仇恨。
  
      现在,楚行云的精神恍惚,再如何折磨,都没有丝毫动静,跟死了没什么两样。
  
      “我常名扬,乃是万剑阁的天才弟子,又岂能在一个废物身上浪费时间。”脑海中涌出这么个念头,常名扬看向楚行云的目光之中,没有了丝毫情感。
  
      锵一声!
  
      寒光银剑出鞘,一丝冰冷的杀意,从常名扬身上蔓延出去。
  
      却见他将银剑举起,森森剑光,撕裂着这片虚空,若是降临到楚行云身上,绝对能将楚行云的身体斩断劈开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也看到了这道剑光,但他的身体,却没有动弹,依旧站在那,惘然不动。
  
      见到此景,人群的心中充满了悲叹,微颤的面庞上,双眼更是痛苦的闭合着,根本不敢睁眼去看这一幕的发生。
  
      “真是无趣!”
  
      常名扬冷哼一声,灵力微颤,将剑光凝聚到了极致,化作一道巨大的银色剑影,印入楚行云的眼瞳中,乃至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