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342章 偏执的心

      
  
  
  
      “灵剑合一?”夏倾城满头雾水,望向楚行云的美眸中,充满了求知**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们口中的人剑合一,就是人与剑器之间,融为了一体,剑,就如人体的一部分,能随心所欲的掌控。”楚行云的话音很是平淡,但落在夏倾城的耳中,却犹如至高真理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举重若轻,举轻若重,无重无轻,这三者,乃是人剑合一的精髓。
  
  
  
      如若遵循楚行云的说法,夏倾城的境界,只停留在举重若轻的地步,是基础中的基础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而所谓的灵剑合一,便是武灵和剑器融为一体,以剑为载体,武灵为媒介,从而沟通这片苍茫天地,运用天地的无上之力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话音不止,依旧说道:“何为道,天地为道,以剑掌控天地,方能称之为真正的剑道,区区人剑合一,不过是运用了人体之力,只能算是基础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能轻松破开剑碑,那是否说明,你已经踏入了真正的剑道?”夏倾城双眸一亮,楚行云所说的话,好玄妙,跟她理解的剑道,完全不同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现在的我,还未踏入真正的剑道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摇了摇头,回道:“灵剑合一,不仅需要有高深见解,还需要经过天地之力的洗礼,这一过程,难度颇大,而且,随着你的境界越来越高,你所接触到的天地,也截然不同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楚行云神态有些怅然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上一世,他早已领悟了剑道真髓,一剑挥出,连天地都要瑟瑟惊鸣。
  
  
  
      虽说重生之后,他依旧知晓剑道之真髓,奈何他的实力太弱,根本无法承受海量的天地之力,否则,玄又其玄的灵剑合一,不过是弹指之事而已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那灵剑合一,是否就是剑道的巅峰?”夏倾城又一次发问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在我看来,剑道,永无巅峰,更无尽头。”楚行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脑袋抬起,双眸凝望着这片天穹,心有昂意,似要凌驾于九霄之上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一抹眼神,映入了夏倾城的眼帘,竟让她有一种共鸣之感。
  
  
  
      剑道,永无巅峰,更为尽头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,正是她一直追求的真理,而楚行云的出现,不仅为她打开了一扇门户,更让她对剑道有了更深的领悟!
  
  
  
      片刻后,夏倾城回过神来,语锋一转,有些恍然道:“按照你刚才所言,剑碑,应该跟灵剑合一有关,即便我知晓这点,但我的境界,却远远不足,根本毫无作用,对吗?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简单来说,的确是这样。”楚行云的脸色有些尴尬。
  
  
  
      剑碑,是夏倾城之物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的出现,让剑碑化为了粉碎,而剑碑中的剑尖,也融入了他的灵海,再也无法分离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不管从哪一个角度,楚行云,都欠了夏倾城一个人情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是我的境界太低下,根本无法钻研出剑碑的辛秘。”正当楚行云寻思着要如何补偿夏倾城的时候,她突然回过头,对着楚行云淡笑一声。
  
  
  
      见状,楚行云不禁呆了下,心中浮起一丝恍意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现在终于知道,为何夏倾城被称为大夏皇朝第一美女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一抹笑容,很美,似能将冰山融化,让初升夜空的皎月,都没有了颜色。
  
  
  
      夏倾城察觉到了楚行云的表情变化,心中,居然有一丝窃喜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只见她站起身来,对着楚行云道:“时间也不早了,我先回房休息,此地是我的行宫,没有我的命令,任何人都不得入内,这段时间,你若是不嫌弃的话,可以暂时住在这里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说完,她没有给楚行云回话的机会,莲步轻挪,如同晚夜的翩跹仙子,快步离开了这边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看来,这个人情是越欠越大了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满脸都是苦笑,这个夏倾城,虽看上去冷漠,但内心极为善良,更重要的是,她对于剑道,也有一颗偏执的心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点,跟楚行云很相似。
  
  
  
      夏倾城的庭院极大,里面有不少的空房,楚行云随意找了一间修炼密室,跨步走了进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密室中,楚行云盘膝而坐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的灵海内,充斥着剑形灵力,呼啸如风,释放出一阵阵空鸣剑吟之音,而在中央处的那枚剑尖,居然也开始颤抖,似乎形成了某种共鸣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青莲剑体,凝!”
  
  
  
      随着楚行云的一声低喝,青莲灵海陡然一颤,那一抹抹莲瓣缓缓展开,灵力如同游丝,将剑尖包裹住,乃至将其收入了灵海。
  
  
  
      嗡!
  
  
  
      剑尖颤抖得越发急促,当接近极限之时,整一枚剑尖,竟暴涌出海量的天地之力,犹如狂暴野兽,瞬间就挣脱了青莲灵海的束缚。
  
  
  
  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一幕,让楚行云愣了下,一瞬后,他的眼眸微微凝固,青莲灵海收拢,那股无穷无尽的剑形灵力,也缓缓消散掉,不再朝着剑尖涌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在同时,剑尖也停止了异动,狂暴的天地之力收回,从虚空中轻缓落下,顷刻回归平静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还好及时收回灵力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”楚行云死死盯着剑尖,待灵海不存丝毫异象之时,方才是长舒了一口浊气。
  
  
  
      刚才那股天地之力,好生庞大,几乎是碧空鼎的千万倍,狂暴凶猛,根本无法控制住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这枚剑尖,来自剑碑,乃是残缺之物,如无意外的话,它应该跟传奇古剑有莫大的关联,至于剑尖的另外一半,却是不知晓其下落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如此庞大的天地之力,若是我能随意掌控住,应该能洗礼灵剑,晋入灵剑合一之境,但要如何掌控天地之力,却是个难题……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在心中呢喃道,双眸凝望着剑尖,隐约透出一丝沉思神色。
  
  
  
      翌日清晨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离开修炼密室,朝着夏倾城的房间走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还未走出几步,前方,响起了几道剑鸣声。
  
  
  
      目光朝声源处望去,却见在演武场方向,一身劲装的夏倾城,正手持寒光长剑,一剑剑刺向前方的木靶。
  
  
  
      她的剑,不快,散发出浑厚气息,但给人的感觉,却犹如没有重量的棉絮,很轻,很柔,甚至难以感觉到剑锋的存在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看到这一幕,嘴角浮起笑容,鼓掌道:“你对举重若轻的理解,已经彻底稳固了,短短一夜,就能有如此进步,着实不错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夸耀,夏倾城的脸颊上浮起两抹红晕,收剑,淡声说道:“昨夜,你施展得如此细致,还让我对剑道有了全新的看法,如果未能有所进步,岂不是白费了你的苦心?”
  
  
  
      闻言,楚行云没有回话,脸上笑意更浓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距离试炼开始,还有十余日时间,经过昨天一事,你已经变成众矢之的,稍有不慎,就可能遭遇危险,为了安全起见,你还是与我同行吧。”夏倾城有些担心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她知道楚行云的剑道天赋很高,但,洗剑试炼不仅仅考验剑道天赋,更考验修为和实力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修为,仅是地灵五重天,处于中游水平,一旦遭到围攻,根本不可能活命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放心,我自有打算。”楚行云耸了耸肩,倒是没把这件事放在心里。
  
  
  
      随即,他移过目光,问向了夏倾城,道:“倾城公主,你当初得到剑碑的时候,是否有天地异象发生,又或者,你有没有看到第二座剑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