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353章 剑名——黑洞
    第353章剑名——黑洞
  
      拍卖会临近结束,漆黑重剑的压轴出场,让众人既惊讶,又觉得理所当然。
  
      这柄剑,重钝无锋,重达千斤,看上去很是普通,但它又坚固无摧,连阴阳境强者都无法破开,更无法指挥若臂,发挥出所有力量。
  
      如此的存在,太神秘了,如果有人能发掘出其中的辛秘,定然能在极短的时间之内,极大的提升己身实力,参加洗剑试炼,也将更有把握。
  
      因此,所有人都清楚,常名扬拿出漆黑重剑来拍卖,是在造势,要趁着洗剑试炼开始之前,狠狠地赚上一笔。
  
      事实证明,常名扬的心思很敏锐,准确抓住了人群的想法,不少人看到漆黑重剑之时,都有点心动,想要拍卖回来,一探究竟。
  
      但,那些人听到楚行云报价的一瞬间,内心中所有的念想,都消失了,对这柄漆黑重剑,再也没有任何的想法。
  
      他们所畏惧的,并非价格,而是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,眼前这名青年,看上去人畜无害,温润随和,但他的手段,却是常人难以预测,短短半刻钟的时间,就把常名扬玩弄于鼓掌之中。
  
      现在,楚行云又报价了,所要拍卖之物,是常名扬的漆黑重剑。
  
      这,让人群开始浮想联翩,望向两人的目光中,也是充满了犹豫,不决。
  
      竞拍漆黑重剑,已经是一场赌博,没有人知道,这柄漆黑重剑内,是否真的蕴含辛秘,同时,跟楚行云竞价,也是一场赌博,无人知晓,他,是否暗藏后招。
  
      经过深思后,那些人最终选择了放弃,不愿趟这趟浑水!
  
      见众人皆是沉默,云长青的脸色有些愕然,但他仍是举起手掌,一字字清晰道:“一百一十万枚灵石,第一次。”
  
      声音很是平淡,却如震撼惊雷般落下,让常名扬猛地回过神来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双目阴沉,冷冷扫了周围人群一眼,最后落到楚行云身上的时候,除了杀意和冷意,别无他物,狰狞如魔鬼般渗人。
  
      “秦空。”常名扬低声道了句,身旁的秦空立刻站出,手掌抬起,还没来得及说话,却是听到云长青的话音传来,严肃道:“拍卖会规定,拍卖之人,不可哄抬价格,难道你们要违反此项规定?”
  
      云长青说话的时候,并没有看向常名扬等人,但在场所有人都知道,云长青这是在提醒,更是再警告,要制止秦空的叫价。
  
      拍卖的本质,是价高者得。
  
      如果拍卖之人肆意哄抬价格,不仅对他人不公平,还对拍卖场造成了巨大影响,很有可能会出现流拍现象,从而影响声誉。
  
      所以,这次漆黑重剑的拍卖,常名扬不得参与,秦空一行人,同样不得参与。
  
      “一百一十万枚灵石,第二次。”云长青继续喊数。
  
      他的每一字每一句,都影响着常名扬等人的心神,一个个闭合双眼,在心中默默祈祷着。
  
      然而,整一座拍卖场,仍是无人叫价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站在原地,双眼凝视着漆黑重剑,神色犹淡,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幕的发生。
  
      “一百一十万枚灵石,第三次!”
  
      云长青三次喊数,手掌一伸,指着楚行云道:“这柄漆黑重剑,将属于这位公子。”
  
      咯噔!
  
      正是这道声音,让常名扬的神色不再狰狞,双眼空洞,涌出一股强烈的落寞之色。
  
      他来拍卖会的最终目的,就是为了帮漆黑重剑造势,大肆敛财一番。
  
      在他看来,神秘的漆黑重剑,再不济,也能拍卖出三百万的价格,乃至更高。
  
      但最后,漆黑重剑的成交价格,仅仅是一百一十万枚灵石,而且,拍得之人,是连番戏耍他两次的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一时之间,剧烈的落差感袭上了常名扬的心头,让他整个人都愣在那里,而秦空一行人见状,也不敢多说什么,生怕触怒常名扬。
  
      霎时,常名扬所在的贵宾室,一片死寂,安静得让人有些生惧。
  
      另外一边,楚行云已经拿到了漆黑重剑。
  
      在明亮光芒的照耀下,整一柄重剑,显得朴素无奇,漆黑剑身,似能吞噬所有的光亮,静谧,深邃,让人难以看穿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轻抚着重剑,面色很是平静,但他的内心深处,早已掀起了滔天波澜,无比激动的说道:“果然,果然是黑洞重剑!”
  
      因为激动,他的说话声音,居然有些颤抖。
  
      上一世,楚行云进入天灵山,有幸得到一本异宝图录。
  
      此书由谁编写,已然无迹可寻,只知道这本图录中,记载着无数的古怪异宝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乃是剑修,痴剑,更好剑。
  
      他翻阅异宝图录之时,曾看到了一柄剑器,印象尤为深刻。
  
      此剑,是一柄重剑,剑名黑洞。
  
      按照图录所说,黑洞重剑,并无品级,也无任何神通,它的玄妙之处,乃是在剑体最深处,存在着一枚黑色光晕。
  
      这枚黑色光晕,看上去极为普通,但它的存在,却能吸收一切事物,就连声音和光线都难以逃脱,重量极大,似无边无际,永远都没有尽头。
  
      一旦武者能掌控黑洞重剑,便能跟黑色光晕形成共鸣,以此掌握无穷重力,至于黑色光晕是为何物,无人知晓,一直成谜。
  
      而异宝图录指出,黑洞重剑的力量,堪称无穷无尽,若能催动到巅峰,即便是面对着皇器,都能轻松斩断,一力降十会。
  
      “能轻松斩断皇器,那么此剑,极有可能是无上帝兵。”看到如此震撼的介绍,当时的楚行云不禁发出一声惊叹,同时,也深深记住了黑洞重剑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今日,他刚拿到拍卖清单的时候,一看到漆黑重剑,脑海之中,就浮现出了黑洞重剑的模样,以及诸多介绍。
  
      但那时候,他没有见到实物,也仅仅是怀疑而已。
  
      尽管是如此,那时候的楚行云,就已经在心中打定了主意,不管此剑是否黑洞重剑,他都要拿到手,并且还不能引来众人的注目。
  
      而他的计谋,也很是精妙。
  
      第一步,跟常名扬疯狂加价,展现出自己的雄浑财力,震慑人群。
  
      第二步,故意哄抬价格,当众嘲讽常名扬,让人群不敢招惹。
  
      第三步,蛰伏静待,等到黑洞重剑出现的刹那,第一个出言叫价,先声夺人。
  
      这三个步骤,很简单,但步步攻心,让所有人的注意力,都放在了常名扬身上,根本没有过多的注意黑洞重剑。
  
      “黑洞重剑的存在,何其珍贵,已经无法用灵石来衡量,但没想到,我仅用了一百一十万枚灵石,就轻松购得此剑,如果让常名扬知道真相,恐怕会当场吐血身亡吧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在心中暗暗道,手一挥,将黑洞重剑收入储物戒中,神态,仍是保持着从容淡定,就连他身旁的夏倾城,都没有发现任何异样。
  
      没过多久,拍卖会走向了尾声。
  
      云长青念出结束词后,人群皆是迫不及待的离开了这里。
  
      这次的拍卖会,众人各有所得,现在,他们要尽快返回住处,或是服下丹药,或是苦修武学,或是熟悉兵刃,各有不同,但目的,都是为了变强,准备不久后的洗剑试炼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和夏倾城并肩而行,缓步离开了宫殿,但没过多久,两人的步伐停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前方,有一行人阻拦了道路。
  
      “胆敢多次让我难堪之人,你,还是第一个。”常名扬的面色铁青,今日的拍卖会,绝对是一个噩梦,那种羞辱之意,几乎要让他彻底发疯。
  
      “是吗?”楚行云笑了几声,还未踏步,前方的虚空中,有一道身影缓缓落下。
  
      来者,竟是云长青。
  
      他落在两人中间,眼神无悲无喜,似乎没有任何情感,冷声道:“拍卖会刚结束,严禁厮杀打斗,不管是任何人,都要遵守此规定,否则,杀无赦!”
  
      冰冷的声音,让空间霎时凝固住,在同时,也凝固了常名扬的杀心。
  
      他的双眼喷出仇恨怒焰,狰狞喝道:“你叫洛云是吧,此次的洗剑试炼,我很期待你的表现,倒时,希望你务必要出现。”
  
      说罢,常名扬转过头,朝着远方而去。
  
      带着无尽的冷意,离去。
  
      “都走吧。”待这一行人走后,云长青平静的说了声,让周围人群身体微颤,纷纷离开了这里,只是转瞬间便没有了踪影。
  
      “多谢云前辈出手。”夏倾城微微躬身,她看得出来,云长青是有意帮他们解围。
  
      云长青没有回应,他扭头看了楚行云一眼,沉默片刻后,方才道:“这次的洗剑试炼,你没必要参加了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眉头微微一凝,抬头望之。
  
      “今日,你多次嘲讽常名扬,还让常名扬痛失珍宝,他一定不会放过你,如果你参加洗剑试炼,将必死无疑,所以,这次的洗剑试炼,你不必参加,也没必要参加。”
  
      云长青语重心长的道,随即,他漫步而出,走向了宫殿深处,留下夏倾城依旧在那失神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看着云长青远去,吐出了一口浊气,目光中有着锋锐之意闪过,暗道:“我与常名扬之间,恩怨不共戴天,唯有一方彻底的死去,方能结束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而今夜,只是我开始复仇的第一步,又岂会停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