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366章 出手
    楚行云拥有千年寿命,所见所闻,所知所悟,即便在十大武皇当中,都是无可争议的第一人,无人望其项背。
  
      这就是为何,他看到真火凤凰和白虎的时候,仅是一眼,就能准确辨认出来,并且深知这两者的形态和特性。
  
      太虚噬灵蟒,同样是传说中的无上神兽,但,古籍对它的介绍,却是少之又少。
  
      据楚行云所知,太虚噬灵蟒,曾出现在远古时期,此蟒尤为的神秘,不好血肉,只食天地灵力,所吞噬的天地灵力越是庞大,实力就越为强横。
  
      传闻,它成熟之时,就连天级灵脉,都能一口吞下。
  
      至于太虚噬灵蟒的神通手段,古籍少有说明,只寥寥记载着,太虚噬灵蟒能释放出一道神秘的暗金之光,从而提升自己的实力。
  
      而刚才那道暗金之光,赫然跟古籍记载的一模一样!
  
      “难怪那株地煞傲灵草如此诡异,原来,它所沾染的气息,并非来自崩山蟒,而是来自最神秘的太虚噬灵蟒!”楚行云双眼微凝,瞬间明白过来。
  
      太虚噬灵蟒,乃是无上神兽,丝毫不亚于真火凤凰和白虎,它所拥有的气息,自然是玄妙无比,也正因为这一点,地煞傲灵草才会发生异变。
  
      “幸好我熟读古籍,对太虚噬灵蟒有所了解,否则的话,根本无法认出它的真身,此蟒,不愧是最神秘的无上神兽,所掌握的伪装手段,连我都难以看穿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先是苦笑一声,目光再度望向前方,面庞上的表情陡然一变,身上,有一股战意隐隐散发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前方,战局内。
  
      突如其来的暗金之光,让秦常两家子弟愣了下,尤其是感觉到太虚噬灵蟒的恐怖气息,一个个脸色都变得苍白,没有了刚才的锐利之气。
  
      “区区一头崩山蟒而已,给我去死!”那名半步天灵之人,再一次举起了凌厉光剑,灵力陡然暴涌,掠上长空,竟生生的撕裂出一道剑痕,朝太虚噬灵蟒劈砍而去。
  
      噗!
  
      滚烫的鲜血暴涌出来,面对着这一剑,太虚噬灵蟒的庞大身躯上,立刻浮现出一道狰狞的伤痕,痕迹很深,几乎可以看到森然白骨。
  
      身上的剧痛,也是完全激发出太虚噬灵蟒的凶性,猩红蛇眼中,杀意涌动,狠狠撞击在剑阵上,力量强悍,让剑阵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,仿佛随时都会碎裂掉。
  
      嘭!嘭!嘭!
  
      太虚噬灵蟒不断冲撞,那剑阵颤抖得愈发厉害,光剑黯淡,那些秦常两家子弟更是气息虚浮,一个个张嘴吐出鲜血。
  
      这十五流光剑阵,本就是他们联手布置而成,阵如人,人如阵,现在,太虚噬灵蟒不断冲撞剑阵,他们自然也会受伤。
  
      只不过,这看似凶险的场景,却没让那名半步天灵之人感觉到恐惧,他,依旧高举着凌厉光剑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太虚噬灵蟒。
  
      “这头畜生,果然是虚张声势,一开始,它的气息强悍了整整一倍,但没过多久,气息就开始消散,对它鲜有帮助。”那人吐出嘲讽之音,右手一紧,冷道:“陪你玩了这么久,也应该有所了结了。”
  
      语落,光剑当空挥动。
  
      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光剑破开前方的虚空,夹带着无比浑厚的万象之力,硬生生的劈裂了几座孤峰,最终,降临在太虚噬灵蟒的身体之上。
  
      此次,那人显然是有了杀心。
  
      光剑接触太虚噬灵蟒身体的一瞬,它那庞大的身体,居然疯狂翻滚起来,一道森然伤痕,出现在了其七寸之处,几乎要将蛇心都硬生生刺穿。
  
      太虚噬灵蟒发出了一道凄厉叫声,身躯想要后撤,但它伤得实在太重了,剑痕遍布全身,就连蛇心都遭受到重创,连挪移半寸的力气,都不具备。
  
      “居然还没死?”见太虚噬灵蟒并未死去,那人惊了下,一抬头,便发现太虚噬灵蟒死死的盯着他,逐渐变得黯淡的蛇眼中,居然带着一股强烈的不甘之色。
  
      这一种感觉,就仿佛是傲视山林的猛虎,不幸殒身重创,即将要被土犬吞食那般,极为的愤怒,不甘,让所有人都能清楚感觉到。
  
  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  
      被这种眼神凝视着,那人顿时杀意暴增,将所有灵力都释放出来,疯狂涌入了万象臂铠中,光华大盛,气息震撼,一把抓住面前的凌厉光剑,然后直直刺向前方。
  
      这一剑,是绝杀之剑。
  
      剑尖锋锐,对准了太虚噬灵蟒的蛇心,若是一剑得手,太虚噬灵蟒根本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,必死无疑。
  
      呼呼呼!
  
      光剑凌厉无比,将虚空寸寸破开,径直卷起了一道道狂乱劲风。
  
      那些想坐收渔翁之利的人群,心脏开始疯狂跳动起来,不约而同的往后退步,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贪婪之色,只想立刻逃离。
  
      他们很清楚,自己的意图,已经完全暴露了,只要太虚噬灵蟒一死,秦常两家子弟要对付的,将会是他们。
  
      面对着如此恐怖的十五流光剑阵,他们连反抗的念头,都生不出来,一个个作鸟兽散,疯狂朝着四面八方奔去。
  
  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那人冷哼一声,道:“一群无胆鼠辈而已,也敢妄想对我们出手,待斩杀了崩山蟒之后,你们一个都别想逃!”
  
  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
  
  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道略显嘲讽的嗤笑声音,突然从那人的后背处传来,没有半点预兆,让他全身颤了下,双眸凝固在那里。
  
      他猛然回头,朝着声源处望去,双眸之瞳孔,却是被一柄无锋重剑所笼罩住,剑锋浑重,就如同一座山岳,呼啸砸落,蛮横的降临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不!”那人发出了一道惊呼,现在的他,已经释放出所有的灵力,欲要灭杀太虚噬灵蟒,根本没有余力来抵挡这一剑。
  
      同时,他也很疑惑,这人,到底是什么时候来到他的身后,为什么,他堂堂半步天灵之境,竟没有丝毫感知。
  
      “死!”
  
      一道喝声传出,重剑没有丝毫的停顿,夹带着难以言说的恐怖力量,直接落在那人的头颅上,将整一颗头颅都轰成粉碎。
  
      猩红血污,如突泉般喷涌,染红了这片长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