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393章 无品无阶
    无阶
  
      楚行云刚刚踏入剑塔,脸上就浮起一丝惊诧之色。
  
      从外面看,剑塔共分为八层,层层而上,但站在里面却会发现,整一座剑塔,并无层次之分,其内,除了剑器外,不存其他之物。
  
      万千柄剑器,如夜空繁星那般,悬挂在墙壁上,每一柄,都发出细微的剑鸣之音,剑器微声低鸣,却不显得杂乱无章,反而别有韵调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收回惊容,走到了剑塔中央。
  
      他的目光随意扫过,看向了前方的一柄寒光长剑。
  
      在长剑的前方,耸立着一块石牌,上面书写道:冷寒剑,位列低级法器层次,剑生寒光,能将天地灵力冻成冰屑,适合冰之剑意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愣了下,扭头看向侧方的一柄紫红软剑,石牌上写道:紫血软剑,位列高级法器层次,剑主锋锐,轻软灵动,适合快剑意。
  
      目光接连在周围扫视一圈,最后,楚行云还看到了一柄王器之剑,同样悬挂在剑塔中,隐隐散发出锋锐之剑芒。
  
      “剑塔内,剑器万千,但每一柄剑器,都详细说出品阶和特性,就连王器,也是不例外,这样岂不是会扰乱选剑之人的判断?”
  
      如此念头,在楚行云的脑海中闪烁,他伸出手掌,朝那柄王器之剑抓去。
  
      嗡一声!
  
      手掌还未接触到剑器,那剑器便疯狂颤抖起来,剑生火光,化为一道肆虐的火焰风暴,径直朝楚行云扑去,炙热的火光,将他全身都映照得火红。
  
      “散!”
  
      一道低沉字音,从楚行云的嘴中吐出,他手掌向前拍去,将火焰风暴轻松震散开,直接将那柄剑器紧紧握在了手中。
  
      剑器入手,那火光也就消散为虚无,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疯狂之态,一道晦涩神纹,深刻印在剑身上,散发出温热火气。
  
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楚行云淡淡一笑,发出明悟之音。
  
      按门规所言,但凡对万剑阁有贡献之人,都能踏入剑塔,挑选心仪之剑。
  
  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人在选剑,同时,剑,也在选人。
  
      倘若选剑之人未能得到剑器的认可,那么就无法降服剑器,更无法将剑器带离此地。
  
      这就是为何,剑塔内的剑器,每一柄都有详细说明,就连珍贵的王器,都直然摆放在这里,没有任何的掩饰。
  
      “人选剑,剑选人,这个剑塔的存在,倒是颇有深意。”楚行云难得夸赞一句,手掌张开,将那柄王器之剑归还原处。
  
      这柄王器之剑,是重剑,炙热无比,气势狂猛,虽强,但并不适合他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将心神收回,身形腾空,朝着上方掠去,开始细细挑选起来。
  
      一挑选,就过了两个时辰。
  
      在这两个时辰中,楚行云看了诸多剑器,这些剑器中,甚至有几柄王器,但最后,都是未能满意,总感觉差了些。
  
      “极光剑意,源于传奇古剑,要找到与之匹配的剑器,恐怕并不容易。”楚行云微微叹了口气,目光望向上空,却发现有一抹亮光,正垂落下来。
  
      咻一声!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身形立刻消失,来到了那抹亮光之处,目光一扫,眉头立刻紧紧皱起。
  
      那抹亮光,是一柄剑。
  
      严格说,是一柄断尖之剑。
  
      此剑的剑尖,已经断去,只留下一抹深刻断面,但即便如此,整一柄剑的剑身,仍是有四尺之长,剑身雪亮,隐隐散发出锋锐寒气,给人一种完美之感。
  
      剑,虽是断剑,却无残缺之感!
  
      楚行云上前走近几步,灵力向前弥漫而开,接触到这柄断剑的一瞬,灵力,竟是被整齐切割开来,那一抹寒光,着实锋锐,让他全身汗毛都倒竖而起。
  
      更让楚行云吃惊的是,这柄断剑的材质,他居然看不透,坚硬得难以用言语形容。
  
      “此剑暗生寒光,锋锐无匹,其材质,连我也从未见到过,但正是这样的一柄剑,却被硬生生断去了剑尖。”楚行云心中的惊色越来越浓,他移过视线,朝侧方瞥去。
  
      在断剑旁,同样存在着一块石牌,上面书写着寥寥八字:无名之剑,无品无阶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目光一凝,这柄断剑,不仅无名,就连品阶,也是不得而知,实在古怪至极。
  
      手掌向前一伸,那柄断剑立刻发出一道空灵剑吟,剑身化为流光,竟瞬息落入到楚行云的手中,剑身微微颤抖着,似在低鸣。
  
      也正是握住断剑的一瞬间,他突然感觉到,断剑的剑体之内,居然存在着无数的剑灵碎片,遍布剑体各处,微弱而又散乱。
  
      “剑生有灵,此剑,绝不简单!”楚行云在心中暗暗说道,手掌一探,将断剑平举而起。
  
      顷刻之间,一抹刺目光华从身上绽放开去,融入了断剑,猛然向前一刺。
  
      嗤!
  
      白光掠空,在剑塔中瞬息而放,所经过之处,那万千剑器居然开始低鸣起来,剑吟沉闷,似呜呜臣服之音,表达出对此剑的尊敬,乃至是畏惧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再翻手掌,将断剑收回。
  
      此刻,那断剑之剑身,依旧光亮如雪,极光剑意上下流转着,仿佛让整一柄剑都融入了光华之中,剑为光,光亦为剑,不分你我。
  
      “就决定是你了。”楚行云颇为满意的点头,将断剑收起后,便朝着出口走去。
  
      剑塔外,雷元光正在等待着。
  
      身后,一阵脚步声缓缓传来,他转过头望去,见楚行云面带微笑,也同样笑了,道:“看你这般模样,想必是颇有收获。”
  
  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楚行云顿了顿,笑着回应。
  
      雷元光脸上笑意更甚,提醒道:“初得剑器,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孕养,方能完全掌控,我们这就返回吧,莫要浪费时间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他转过身,但还未踏出半步,整个人的身体就僵住了,脸上的笑意也是缓缓褪去,浮上一抹浓厚的厌恶之色。
  
      只见在两人的身前,有一名黄衣男子快步走来,他的面庞很是削瘦,五官如鼠,一双眼眸滴溜溜的转着,散发出狡黠之光华,让人感觉极其的不舒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