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460章 你感觉脸疼吗?
    第460章你感觉脸疼吗?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一道紧张的吐气声音,从水千月的口中传出。
  
      此刻,她正站在第三剑碑之前。
  
      前面两座剑碑,她都出手尝试过,但结果,皆是以失败告终。
  
      她并没有就此放弃,默默排队,逐一尝试。
  
      “只要能破开其中一座剑碑,我就能成为洛云的亲传弟子,这一机会,我绝不会错过,我要用自己的行动证明,我与他的距离,绝非遥远!”
  
      水千月生性好强,从不愿服输。
  
      玄剑谷的那一次对视,已经在她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,因此,她才会成为楚行云的门徒,并且来到此地,做出一次次的尝试。
  
      嗡一声!
  
      随着武灵之光的绽放,水千月的身上,开始弥漫出蔚蓝光华,光华缭绕在她身体周围,使得她的气息变得娇媚轻柔起来,身后,更是浮现出一尊灵狐虚影,绽放重重蓝光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就在这一瞬,水千月突然有种感觉,她发现,眼前这座高大的漆黑剑碑,竟传来了一阵阵玄妙波动。
  
      这一波动,连绵不断,轻柔似水,让她身体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共鸣。
  
      “斩!”水千月心中大喜,立即抽剑直刺。
  
      此剑,她充满信心!
  
      轰隆隆的声音响了起来,剑尖抵在碑身上,令整座剑碑疯狂摇晃起来,但最后,它仍是回归了平静,碑身上,仅留下一道剑痕。
  
      剑碑,仍未破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水千月的目光凝固在那里,娇躯惊颤,仿佛难以相信这样的结果。
  
      “下一位!”
  
      这时,陆凌的声音响起,将水千月惊醒过来。
  
      她的双眸,已经带有一丝晶莹之色,但她仍是没有放弃,目光落在楚行云的身上,满是倔强的握紧了双拳,转身,踏步,朝第四条队伍走去。
  
      这一景,楚行云看在眼中。
  
      但他神色未动,只是用一种平淡无波的目光凝望着。
  
      在不断的尝试中,时间过得飞快,然而,七座剑碑,无一座被破,依旧迎着炙热的阳光,耸立在剑锋之下。
  
      甚至,有些晋入天灵境界之人,也未能破开剑碑。
  
      久而久之,那些齐聚而来的万剑阁弟子,已然有人感到烦躁了。
  
      “破一座剑碑,就能成为亲传弟子,还赠予一枚珍贵的九玄破阳丹,此事着实荒唐,多半只是引人关注的手段,其实,剑碑根本无法破开!”
  
      这时候,一道刺耳无比的声音响起。
  
      只见声源处,来自虚空,在那里,站立着两名青年,他们的脸上布满了嘲讽之笑,极为不屑的扫视着下方。
  
      这两人,赫然是常名扬和齐玉真。
  
      此话音一出,下方的众人,情绪变得更加烦躁,望向七座剑碑的目光,也是闪烁着阵阵精芒,似在沉思这一问题。
  
      云长青等人的面色阴沉下来,不等他们说话,楚行云大步站出,冷笑道:“有些眼红之人,自己想引人关注不说,却反倒对我一顿冷嘲热讽,以我现在的声名,需要用这种虚假手段来引人关注吗?”
  
      语落,顿时气得常名扬七窍生烟,但无奈的是,他却不知道如何反驳,只得狠狠咬牙,死死盯着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“真是不知所谓!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又是一声嘲讽,然后目光移开,不再理会常名扬和齐玉真,对着陆凌和古玄青说道:“你们两人,分别破开第一剑碑和第二剑碑。”
  
      陆凌和古玄青没有犹豫,点头后,立刻走到了剑碑前方。
  
      顿时,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两人身上。
  
      只见两人同时踏出一步,武灵之光绽放而出,将整座剑碑都笼罩住,一剑破空,直刺碑身的中央之处。
  
      叮叮!
  
      两道清脆的敲击声响起,剑尖抵在碑身上,霎时没有了动静,就连陆凌和古玄青的身影,也僵硬在那里,一切,静得有些诡异。
  
      常名扬见状,心中霎时狂喜,但就在他准备继续嘲讽的瞬间,第一剑碑和第二剑碑,突然碎裂开来,绽放出万千流光。
  
      这些流光,一为凌厉金芒,二为柔和青芒,分别笼罩着陆凌和古玄青的身体,化为浩瀚庞大的流光漩涡,缓缓融入了他们的四肢百骸。
  
      片刻之后,两人的双眸同时睁开,凌厉剑气和连绵剑气,从他们身上席卷而开,任何感受到这两股剑气之人,都有种心神震荡之感,许久难以平息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多谢师尊的恩赐!”陆凌和古玄青同时出声,双膝,更是重重跪下。
  
      第一剑碑,乃是金之剑碑,最为适合陆凌。
  
      第二剑碑,则是木之剑碑,最为适合古玄青。
  
      在两人的出手之下,这两座剑碑,自然碎裂,而埋藏在剑碑中的剑印秘法,也融入了灵海,将金之剑意和木之剑意的精髓,完全传授给两人。
  
      因此,他们才会如此激动,直接跪地感激。
  
      “现在,你感觉脸疼吗?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又看向常名扬和齐玉真,手指轻点,两枚圆润赤红的九玄破阳丹,立刻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。
  
      不等两枚九玄破阳丹落下,陆凌和古玄青立刻摆手,同时道:“剑碑内,蕴含着剑道精髓,能得之,我们两人已经很满足了,九玄破阳丹来之不易,还请师尊留下,莫要浪费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样的话,人群皆是动容。
  
      陆凌和古玄青的为人,不用众人明说,他们心中都知晓,但九玄破阳丹的存在,太珍贵,足以让无数人癫狂。
  
      能让陆凌和古玄青回答得如此果断,这便说明,他们从剑碑中得到的剑道精髓,价值不在九玄破阳丹之下,甚至,还要远远胜过!
  
      一时间,人群眼中的烦躁之色,完全不复存在,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常名扬和齐玉真,带着满满的埋怨愤怒之意。
  
      正是因为他们两人,七座剑碑,已损其二,仅剩下五座。
  
      留给众人的希望,更少了!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看着常名扬和齐玉真,满是嗤笑之色,他早就预料这两人会来捣乱,故而立下的剑碑,是七座,而非五座。
  
      金之剑碑和木之剑碑,本就是留给陆凌和古玄青的,让他们当众破碑,就是为了打常名扬和齐玉真的脸,并且消除所有人的疑虑。
  
      “他们是洛云的亲传弟子,而七座剑碑,又是洛云亲手立下,这里面肯定有内幕!”常名扬气急败坏,立刻大声为自己辩驳。
  
      可,就在话音落下的一刹,楚行云伸出一根手指,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  
      咔嚓!
  
      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,遽然间响起。
  
      在常名扬惊诧的注视之下,第四座剑碑,碎了。
  
      一股炙热的火之潮汐,从剑碑中呼啸而出,跟晚霞相互映照,染红了整片长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