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469章 赠你一字
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  
  璀璨剑光倒映在常名扬的惊恐脸面之上,带着凌厉气息,直斩灵兽卵。
  
  他完全没想到,楚行云竟敢如此做,以剑指之威,要强行剖开如此珍贵的灵兽卵。
  
  人群也变了脸色。
  
  这两枚灵兽卵,一旦孵化,便等于是多了两尊天灵境灵兽,珍贵程度,连阴阳境强者都要小心呵护,不敢出现闪失。
  
  一旦剑指落下,恐怕常赤霄都会发狂,要跟楚行云全面开战!
  
  咔嚓!
  
  两枚灵兽卵被一分为二,摔落在地上。
  
  顷刻间,两滩恶臭无比的粘液喷洒开来,扑到了常名扬的身上,整个大厅立刻弥漫着恶心的腥臭味道,所有人都急忙捂住口鼻,吃惊的看着这一幕。
  
  两枚灵兽卵,果然是死卵!
  
  人群的目光骤变,面色变得极为精彩。
  
  常名扬自己也呆滞住了,心中蓄满的怒火,瞬息无踪,取而代之的,是羞愤之意,就连自己身上沾染着恶臭粘液,都忘记了,愣在那里。
  
  聘礼没了,我这个见证人,也不用当了吧?楚行云缓缓出声,打破了空间的寂静,同时,也让常名扬从呆滞中猛然回神。
  
  他鼓动阳罡之力,立刻将身上的粘液震碎掉,一个踏步,径直冲到了楚行云的面前,银牙紧咬,双眸猩红,简直如同发狂野兽那般。
  
  但,他居然说不出半句话来!
  
  灵兽卵,的确是死卵。
  
  暗中逼迫,也确有此事。
  
  楚行云说的每一句话,都是事实,常名扬实在想不到,自己要如何出言怒斥,反驳。
  
  这时候,常名扬突然很后悔。
  
  早知如此,他就不应该去招惹楚行云,现在,他所处的境地,已经不能用骑虎难下来形容,若是这里有一条地缝,常名扬恨不得立刻钻进去!
  
  这两枚灵兽卵,乃是罕见之物,即便诸多剑主出手鉴定过,也难以说明它的生死,这也怪不得常师兄。
  
  便在这时,陆青璇的话音传出,让常名扬的眼眸一亮,宛若抓到救命稻草般,连连附和道:没错,我也是受害者之一。
  
  陆青璇话音不止,对着常名扬说道:既然灵兽卵已毁,无法当做聘礼,那还请常师兄收回求亲之请求,你我两人之间,时候未到,纵使如何强求,也难有佳缘。
  
  言语间,陆青璇也看向了楚行云,眼带感激之色。
  
  楚行云耸耸肩,径直坐下,心中暗暗苦笑。
  
  这个陆青璇,性情着实温和。
  
  她明明知道常名扬是贪图美色之辈,不仅没有动怒谩骂,还主动帮他找台阶下,也难怪常名扬敢如此嚣张。
  
  如此单纯的女子,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,着实难得。
  
  常大哥,此事已成定局,就算你如何坚持,也难有结果,不如暂退一步,只要有恩情在,就不怕陆青璇不就范。滕青暗中传音给常名扬,并将他拉了回来。
  
  常名扬叹了口气,只能就此作罢,一双眼眸布满血丝,令人暗感心悸。
  
  见人群的目光望向这里,滕青的眼珠子转了转,笑着站起身,道:刚才的事,纯属意外,大家莫要太在意,只不过,洛云剑主能一眼看穿灵兽卵的生死,这点着实让我感到佩服,不知,此次您带了什么礼物给陆师姐,堂堂剑主,礼物应该要胜过灵兽卵吧?
  
  话说完,夏倾城等人面色愕然。
  
  到来之前,他们根本不知道要送陆青璇礼物,自然没有多做准备。
  
  楚行云,也同样如此。
  
  此刻,滕青这一顶高帽扣下,显然把楚行云推到了风口浪尖。
  
  洛云剑主的威名,整座万剑阁之中,谁人不知,他随便拿出一物,都远远胜过两枚灵兽卵,这是毋庸置疑的事。常名扬冷声讥讽道。
  
  礼物之事,不分轻重,洛云剑主能够到来,已经让青璇很是满足了。陆青璇察觉到了夏倾城等人的脸色变化,立刻出言解围。
  
  洛云剑主到来,自然准备了礼物,陆师姐,你又何必见外。滕青呵呵一笑,再一次将矛头指向楚行云。
  
  一时间,人群的目光投射过来,皆是充满了好奇之意,他们都很想知道,身为剑主的楚行云,会拿出何物。
  
  我来得匆忙,并未准备礼物。楚行云心念电转,站起身道:若是不嫌弃,我愿赠一字,以做礼物。
  
  常名扬一听,冷笑更甚:一字,这礼物好生贵重!
  
  贵不贵重,轮不到你来评定,更何况,就算再卑贱,也比两枚死卵要好。楚行云不动声色道,让常赤霄再度气得七窍生烟。
  
  陆青璇急忙圆场,笑道:剑主赠字,青璇不甚惶恐。
  
  她手一伸,就要招来杂役弟子,为楚行云送上笔墨纸砚。
  
  楚行云却摇摇头,道:这一字,无需笔墨纸砚。
  
  随即,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,楚行云缓缓走到大厅中央之处,身上之气势,变了,眼中闪过一抹凌厉之色,似乎投向了那无尽的远方。
  
  他默然闭上双目,一袭白衣,无风自飞舞,宛若流云般萦绕着。
  
  看到这样的楚行云,陆青璇的目光凝固,她有一种错觉,仿佛这片空间的所有事物,都揉入了楚行云体内,就连天地,也是如此。
  
  他既是人,也是天地,更是万事万物!
  
  这一种感觉,好生玄妙,她从来没有体验过。
  
  锵!
  
  楚行云轻轻抬起手来,一抹光华落下,照在楚行云的妖俊面庞上,突然间,天地静谧,璀璨白光掠过虚空,生生落在一根石柱之上。
  
  待众人回过神来,楚行云的双眸重新睁开,恢复了原来的宁静。
  
  那一抹白光已然消失,石柱未损,其上,竟出现了一道颀长剑痕,呈现在所有人的眼前。
  
  洛云剑主,您还未开始?滕青话带笑意,楚行云的举动,实在让人寻味,明明说要赠字,最后,却留下了一道剑痕。
  
  楚行云回过头,随意瞥了滕青一眼,然后收回,指着石柱上的颀长剑痕,风轻云淡的说道:这,便是我要赠予的那一字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