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475章 暗影现身

      
  
  
  
      高手对战,哪怕是一个眨眼的时间,都不容有所失误。
  
  
  
      秦秀的思绪中断掉,仅是片刻,他就猛然回过了神,但即便如此,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。
  
  
  
      在他的眼眸中,一柄沾染着漆黑光华的短剑,从阴影中探出,剑吟低咆,以摧枯拉朽之势,将他的阳罡之气撕裂掉,径直刺向了小腹。
  
  
  
      见状,秦秀大惊失色,急忙向后退步。
  
  
  
      在他手中,血剑锵然出鞘,带起一抹血色光华,阻拦住了漆黑短剑的去势,将其死死阻拦住,未能将小腹洞穿掉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鬼首!”
  
  
  
      秦秀嘴吐鲜血,一喝下,血剑化为森然鬼首,将漆黑短剑吞入了口中,乃至要将对方也吞噬掉,空气中的天地灵力炸裂,掀起劲风,将两人吹飞开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轰一声!
  
  
  
      秦秀的小腹受伤,诡异的漆黑剑芒附着在伤口上,已然对他的灵海造成了巨大创伤,灵力如波,从伤口处不断流出,乃至让他无力抵挡,硬生生撞击在墙壁上。
  
  
  
      至于对手。
  
  
  
      其身体笼罩在漆黑斗篷当中,劲风扫落在身上,居然发出了闷响声音,一抹金色光华从斗篷内弥漫出来,将那股冲力分化掉,仅是退后几步而已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黑暗力量?”秦秀看了眼自己的伤口,那股漆黑剑芒,竟是如此熟悉,居然跟秦羡钧身上的黑暗力量如此相似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的心头一颤,立即便是知道,站立在他眼前之人,赫然是凶名在外的暗影剑客!
  
  
  
      “不愧是剑主之子,实力果然强横,中了我的惊魂之眼,还能及时避开要害,但无论如何,你今日还是要死。”那人向前踏出一步,手中,漆黑短剑依旧低鸣。
  
  
  
      听到这话,秦秀眼中弥漫出惊诧之意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所惊诧的,并非是暗影剑客对他的杀意,而是暗影剑客的声音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声音,清脆,空灵,如出谷黄莺般婉转动人!
  
  
  
      难以想象,在万剑阁中凶名赫赫,杀人无数的暗影剑客,其身份,居然是一名女子!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到底是何人?”秦秀死死捂住自己的伤口,鲜血虽能止住,但灵海的伤势,却无法拖延,灵力正在不断的外泄,使得他的气息也开始变得虚弱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死人从不需要知道太多。”暗影剑客摇头,她一个箭步向前冲出,阴煞之力绽放,融入了漆黑短剑中,一剑直刺秦秀的心脏要害。
  
  
  
      秦秀急忙后退,眼中惊色更甚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,对方的修为,不过是地灵九重天而已,还未掌控阳罡之力,更未入天灵境界,这个暗影剑客,到底是何方神圣?
  
  
  
      思索间,秦秀突然变得冷静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双眸扫视周围,发现整座修炼密室都被一股漆黑光芒所笼罩着,任何声,光和动静,都无法引来外人的注意。
  
  
  
      换言之,他唯有强行杀出一条血路,方能自救!
  
  
  
      想到这一点,秦秀单手紧紧握住血剑,身上所有的灵力调动起来,一声怒吼之下,剑光化为狰狞鬼首,无坚不摧,直接朝暗影剑客轰杀过去,锐啸之音划破了虚空。
  
  
  
      感受到鬼首剑光的恐怖,暗影剑客发出一道轻咦声。
  
  
  
      显然,她没想到,灵海受了如此创伤的秦秀,还能施展出如此恐怖的武学,她身上的斗篷被狂风掀起,露出了一套灰黑轻铠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轻铠,其上布满了复杂雕纹,隐隐散发出浑厚气息,而在铠身的中央处,存在着三道神纹,赫然是一件三纹王器。
  
  
  
      鬼首剑光扑杀到灰黑轻铠上,两者碰撞,瞬息释放出音爆声音,而在同一瞬,暗影剑客身上再度涌出金光,锋锐而又浑厚,快速削弱着鬼首剑光的气息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又是一件王器!”秦秀瞪大了双眼。
  
  
  
      在暗影剑客的腰间处,别着一枚金黄玉珠,此玉珠,吞吐着锐利光华,珠身上有两道神纹,显然此物是一件双纹王器。
  
  
  
      若是再加上暗影剑客手中的漆黑短剑,此人,一共拥有三件王器!
  
  
  
      而且,这还不是全部。
  
  
  
      秦秀可以感觉到,暗影剑客的身上,还有其他王器的气息,对方,到底是何人,为何会拥有如此多的王器。
  
  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
  
  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暗影剑客已经将鬼首剑光撕碎掉,她一步轻踏,身体立即融入了黑暗中,悄无声息,宛若从来都没有存在过。
  
  
  
      很快地,她出现在秦秀的身后。
  
  
  
      短剑锋锐无匹,带起妖邪的黑色光华,直然刺穿了后者的臂膀,鲜血如注,不断喷洒而出,染红了一大片地面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给我滚!”秦秀狠狠咬牙,一挥手,对方却已经消失掉,重新融入黑暗。
  
  
  
      咻咻咻!
  
  
  
      剑光闪烁不休,宛若永远不会到达尽头,每一道,都落在秦秀的身上,给他带来巨大痛苦之余,却始终没有伤到他的性命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我乃剑主之子,你杀了我,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秦秀有点怕了,他发现自己的灵海,已经逐步萎缩,浑厚的阳罡之力更是消散掉,不存一丝一毫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现在终于知道,为何暗影剑客所杀的每一人,其小腹处,都会被洞穿掉。
  
  
  
      武者,一旦失去了灵海,实力必当大损。
  
  
  
      到了那个时候,暗影剑客的出手,就会变得容易许多,要杀要剐,就凭她的一念心思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就是为何,她的修为不过是地灵九重天,却能灭杀天灵之人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我杀人,从不需要好处,要怪就怪你们的贪欲,遮蔽住了双眼。”暗影剑客将气息凝聚到极致,剑锋遥遥指向秦秀的胸膛。
  
  
  
      剑低鸣,黑光闪掠虚空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不!”秦秀霎时大声嘶吼,但这一道黑光,并没有就此停下的趋势,那股夹杂在其中的冷冽杀意,让他恐惧得浑身颤抖。
  
  
  
      最终,黑光降临下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但它并未落到秦秀的身上,在距离还有半尺之时,一柄剑身布满晦涩铭文的漆黑重剑,陡然挡在了他的身前,很是轻松的拦下暗影剑客的必杀一剑。
  
  
  
      如此局势,太过于惊险,使得秦秀的额头布满了细汗,他屏住呼吸,愣愣盯着前方的漆黑重剑,心中,似乎想到了什么,令目光倏然颤抖了下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猛然抬头——
  
  
  
      却见面前的空气一阵波荡,一道英武身影,在波荡的虚空中,诡异浮现而出。
  
  
  
      那身影,是一名青年,着黑衣,单手握着漆黑重剑,双眸直视前方,嘴角掀起一抹轻微弧度,让整张面庞都变得妖俊起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是如此的潇洒,不羁!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