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486章 流星

      
  
  
  
      藏天谷,位于天阳山脉深处,与万剑阁相距不远。
  
  
  
      骑乘飞行灵兽的情况下,只需一日,即可抵达。
  
  
  
      天阳山脉,山势连绵万里,即便在万剑阁的宗域内,都能算是一大山脉,大夏皇朝,金炎皇朝和傲阳皇朝,这三大皇朝皆背倚此山脉,仅相隔一山。
  
  
  
      正因为这点,天阳山脉之内,势力无数,武者数目庞大,乃鱼龙混杂之地,不管是杀人夺宝,还是利益追杀,都屡见不鲜。
  
  
  
      而这一点,也是藏天谷的危险之一。
  
  
  
      经过一日的赶路,楚行云等人,已经进入了天阳山脉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们的身份本就不凡,再加上数名天灵强者的存在,一路上,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扰,就算有武者出现,也不敢过多靠近,远远躲避开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师尊,你是否曾经来过天阳山脉?”队伍中,陆青瑶对着楚行云发问。
  
  
  
      自从进入天阳山脉后,陆青瑶就发现,楚行云似乎对此地非常熟悉,双眸时常扫视着周围,闪烁出阵阵神光。
  
  
  
      如此模样,陆青瑶从未看到过,于是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声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楚行云笑着回答,漆黑如墨的眼眸,依旧扫视着周围,看着前方的一山一木,并没有过多的解释。
  
  
  
      其实,楚行云的确来过天阳山脉,非但如此,他还在天阳山脉居住了整整两年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里的一山一木,一谷一花,他都极其的熟悉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只不过,这些,都是上一世的记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当年,楚行云得到无名功法后,终于有了一丝自保的能力,便开始四处流浪,找寻可以迅速提升实力的办法。
  
  
  
      最终,他来到了天阳山脉。
  
  
  
      天阳山脉,乃是三大皇朝的相邻之地,这里,不仅拥有着无数的灵材宝物,更是鱼龙混杂,充满了血腥杀戮。
  
  
  
      也唯有在这里,楚行云才能肆无忌惮的吞食武灵,提升自己的实力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两年时间,虽不长,却让我知道了何为弱肉强食,更是让我感悟到实力的重要,若不是经历了天阳山脉的一切,或许,就没有昔日的霸天武皇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在心中感叹一声,目光望向前方,居然有一种故地重游的感觉,尤为奇妙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的眼眸扫过,当看到侧方的一座低矮孤峰,视线陡然凝固住,不再移动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座孤峰,楚行云记得很清楚。
  
  
  
      由于它的形状有点像羊角,故而被称之为羊角峰。
  
  
  
      当初,楚行云混迹在天阳山脉之中,为了生存下去,他几乎日夜苦修,增进修为,并且接连诛杀了诸多势力的强者高手。
  
  
  
  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件事,不幸被那些势力发现,对方大怒之下,立刻派遣出无数的高手强者,彻日彻夜的追杀,最后,将楚行云逼到了这座羊角峰。
  
  
  
      那时候,楚行云独自面对着近百人,身体受伤严重,几乎到了濒死之境。
  
  
  
      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之时,一位老者出现,将他救了下来,并且给予灵材丹药,使他能够完全恢复过来,大难不死。
  
  
  
      事后,楚行云追问那名老者的来历,但那老者并未告知,只是投以一笑,就离开了,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此事已经过了千年,那老者的模样,我早已忘记,若是从此刻来算,他应该正值中年,恐怕也难以寻得。”楚行云沉吟片刻,脑海中浮出模糊的一幕幕,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前方似乎有人争斗!”
  
  
  
      便在此时,一道声音突兀传出,打断了楚行云的回忆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凝目望去,却见在前方的虚空处,有着一片人影,数目不少,约莫有百人。
  
  
  
      而在这片人影的前方,站立着一道凌厉身影,单手持剑,目视前方,夹杂着浑厚威压的劲风扫过,吹拂在他的身上,却无法让他有一丝丝动摇,如剑,傲天而立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细细审视,见那道身影穿着一袭白衣,脸上带着一张银光面具,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,仅露出一双漆黑眸子,散发出凌天之光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流星,你杀我狂刀门门主,更毁我狂刀门声誉,今日,就是你的死期!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还有我紫阳宗,也不会轻易饶过你,势必要将你剥皮拆骨,让你体验生不如死的滋味!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杀我血煞谷二十八名长老,此仇不共戴天,你休想活着离开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
  
      一道道叫嚣声音,从人群中传出,让空间变得无比吵杂,弥漫着冰冷的肃杀之意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些人,来自天阳山脉的各个宗门势力,此刻他们聚集在这里,只为围杀眼前这名佩戴银光面具之人,誓要让他血债血偿。
  
  
  
      面对着近百人的腾腾杀意,那名为流星的面具之人,居然哂笑了一声。
  
  
  
      此笑,也让那些人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,冷冷凝眸过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狂刀门多行不义,门主更是生性暴戾,我杀之,是替天行道,这有何不可?”
  
  
  
      流星的声音清秀,年岁似乎不大,他昂首挺胸,淡声道:“紫阳宗传承百年,曾多次盘剥周遭城池,我杀你们一名副宗主,以儆效尤,难道有什么问题?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至于血煞谷,那二十八名长老为了夺我的储物戒,多次向我出手,若他们不来招惹我,我又岂会下杀手?”
  
  
  
      流星伸出一根手指,逐一在人群中点过,每点到一人,他就出言解释一句,声音丝毫不惧,反而越发的高亢,雄浑,令那些人的脸色异常难看。
  
  
  
      当说到最后,那百余人的气势,居然被流星压下,但那股弥漫在空间的杀意,却变得更加冰冷,如冷冽寒风,能冻彻人的心扉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给我闭嘴!”此刻,一名体态妖娆的黑衣女子站出。
  
  
  
      她的面容狰狞如鬼,森然说道:“我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事,但今日,你的性命,无论如何都要留在这里,你中了我毒灵宗的蚀阳血毒,纵使剑术再高超,也休想苟活!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是吗?”
  
  
  
      流星的话音依旧淡然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的右手一颤,剑动,剑光绽放,如一抹匹练银河横绝而过,在黑衣女子的眼瞳中不断的扩散,乃至完全印入了她的双眸。
  
  
  
      扑哧!
  
  
  
      一道血柱喷涌出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黑衣女子睁大着双眼,低下头,却见自己的胸膛位置,出现了一枚血洞,五脏六腑碎裂掉,悉数化为粉碎。
  
  
  
      那些人,也被这一剑吓到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名黑衣女子,是毒灵宗的高手,修为已达天灵一重天,但面对着流星的剑,却没有丝毫抵抗之力,当场身死。
  
  
  
      噗!
  
  
  
      黑衣女子的尸体,跌落到地面上,发出了一道低沉声音,如一柄重锤,狠狠敲击在那些人的心脏处,让他们的身上,重新布满着森森杀机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一起动手,此子若是不死,我们永无安宁之日。”一人怒吼着说道,身形化为黑光,急速朝着前方扑杀过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见此人出手,后方的人群也不再退缩,每一人都唤出了武灵,流光各色,气息若虹,把虚空搅弄得天翻地覆,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狰狞杀念。
  
  
  
      轰隆隆的声音响起,那一片空间,径直流散出万千劲风,所过之处,就连悬崖山壁,都被撕裂出一道深痕,声势之大,百里可清晰听闻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那人的实力好生强横,一人直面百人,还丝毫不惧!”宁乐凡惊呼了一声,虽隔着数里,但流星的那一剑,他却能清楚感觉到,全身汗毛倒竖而起,不住打着寒颤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不少人的目光,也是遥遥望了过去,心中同样带着惊叹之色,皆是为流星的实力所折服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那人的修为已达天灵四重,出剑斩杀天灵一重之人,自然轻松无比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常名扬瞥了眼,心里居然有些嫉妒,冷声道:“再者,那人身中蚀阳血毒,体内的阳罡之气正在不断的流失,很快就会油尽灯枯,既然是一个死人,又何必在意?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说着,他正欲向前跨步,却感觉身后处,有一股气息倏然绽放而开,卷起了滔天狂风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下一瞬——
  
  
  
      在常名扬的惊诧注目之下,一道流光冲天而起,似破霄之剑影,朝着混战所在的方位,瞬然掠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