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502章 毒手之名
    楚行云活了千年岁月,又岂是冲动之人。
  
      从魁梧男子施展燃血秘法之时,他就看穿了此种秘法的来历,并观察着魁梧男子的气血变化,不断推算着时间。
  
      一刻钟,不长,也不短,乃魁梧男子的极限所在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一次次受创,一次次出手,就是为了撑过一刻钟的时间!
  
      在话音落下时,魁梧男子神色剧变,同时,他身上的血纹迅速消散下去,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,再无刚才的凶戾之态。
  
      他不甘的咬着牙,身形暴退,立即撤去灵力封锁,要逃之夭夭。
  
      燃血秘法,是一种极为危险的秘法。
  
      使用后,武者能燃烧精血,得到无比强大的力量,可一旦秘法消散,武者也会变得虚弱无比,实力百不存一。
  
      现在的楚行云,伤势严重,似乎随时都会死去,但魁梧男子却不敢冒险,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逃窜,其实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,他的内心深处,已经留下了恐惧的阴影。
  
      咻!
  
      魁梧男子疯狂逃窜,但满身鲜血的楚行云,已是再度疯狂冲来,一道璀璨白光绽放,似破开苍穹的流芒,降落到魁梧男子的身前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你还要咄咄逼人,那我就送你归西!”
  
      魁梧男子被气得暴跳如雷,他强提起最后一口气息,重锤挥动,依靠那股冲击力,强行改变了自己的身体,避开了剑光的侵袭。
  
      同时,双锤霍霍,在虚空中划过一道弧度,对着楚行云的胸膛轰去。
  
      这一锤,是魁梧男子的力竭一击。
  
      虽然如此,若落到楚行云身上,也足以摧筋裂骨。
  
      然而,面对这般凶狠攻势,楚行云却不闪不避,只是身体微微一斜,仍由重锤落到他的右肩上,把整一块臂骨敲碎,然后他身体掠近,左手剑指点出,朝魁梧男子的灵海点去。
  
      “不!”魁梧男子大声嘶吼,奈何,他根本无力抽身。
  
      嘭一声!
  
      剑芒刺穿了魁梧男子的小腹,他的灵海,也同时碎裂掉。
  
      剧痛感传来,魁梧男子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,随即,他的胸膛,被一张强有力的手掌压住,从高空坠落下去,狠狠砸到峰巅上。
  
      鲜血,不断从口鼻中涌出。
  
      魁梧男子瘫倒在地上,脸上布满了痛苦之色,这痛苦,只有少部分,是身体的痛楚,更多的,却是对这一结果的难以承受。
  
      他不仅败了,而且,还变成了一个废人!
  
      这般结局,简直比死还要痛苦!
  
      楚行云落在魁梧男子不远处,他再一次站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身上的严重伤势,他看都没看一眼,仿佛不存在那般,挪着步伐,缓慢走到了魁梧男子的面前,双眸冰冷扫视着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和常名扬,约定几日后见面,地点在何处?”楚行云吐出一言,他的伤势很重,每一字,都夹杂着浓厚血气。
  
      魁梧男子没有懂,依旧满是痛苦的看着天空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顿了顿,又道:“刺杀剑主,并非小事,我一旦失踪,必定引来万剑阁的震动,你们绝不可能在风口浪尖上出现,但为了交代任务,你们又不得不出面,所以,你们双方必定会另约时间见面。”
  
      “常赤霄是剑主,一举一动,都被所有人注视着,不便与你们见面,所以,必定会让常名扬出席,而地点,不会在万剑阁,多半是附近的某座城池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分析,魁梧男子的脸色变了下,他吐出一口鲜血,咧嘴笑道:“若不是亲眼所见,我实在难以想象,一名不过十七岁的青年,居然会有如此城府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错,我们的确和常名扬约好,要在完成任务之后,把你的头颅带到他面前,双方会面之地,也早已布置好,绝不会被人发现,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魁梧男子嗤笑一声:“我为何要将此事告诉你,我说了,下场是死,我若没说,下场也是死,横竖皆死,我绝不会让你称心如意。”
  
      言语间,魁梧男子发出了得意笑声。
  
      他虽彻底败给楚行云,但并不代表他甘愿屈服楚行云,能在临死前,狠狠嘲讽一言,已经是死而无憾了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脸上毫无表情,淡漠道:“若你说了,我会给你个痛快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你能让我如何不痛快。”魁梧男子瞥了楚行云一眼,脸上笑意浓厚,回应道:“我是一名体修,历经无数磨难,方才淬炼出这般体魄,世间上的酷刑,我早已尝试过千百次,你有什么招数,尽管使来!”
  
      说着,魁梧男子又是一声狂笑,黯然眼眸中,居然透出兴奋之色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看着魁梧男子,身体一动不动。
  
      片刻后,他开口道:“距离北荒域极远处,有一处九幽域,九幽域相传是上古强者的陨落之地,那里气息死寂阴沉,却存有无数的珍宝,生活在那里的武者,皆是穷凶极恶之徒。”
  
      魁梧男子皱眉听着,对于九幽域,他从不知道,也不清楚,更疑惑楚行云为何要说这些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没有理会魁梧男子。
  
      他随地盘坐下来,继续说道:“在混乱的九幽域中,有一人,名为五毒,他身负毒体,以层出不穷的毒功,在九幽域中杀出赫赫凶名,无数人谈之色变,最终,他看破武道六境,成为一代武皇,封号毒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可知道,毒手武皇之名,如何而来?”
  
      “为何?”魁梧男子听得有些入神,下意识发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毒手,一是说明五毒的毒功超凡如神,二是说明五毒的手段狠辣,他生性嗜杀,最喜折磨他人,为此,他自创一套刑法,里面记录了一千三百六十八种手法,每种手法,都极其残忍,甚至可以说是惨绝人寰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记得,当年有一位武皇强者,得罪了五毒,五毒将其击败后,就将其囚禁起来,逐一施展刑法,最终,仅使用了十七种手法,那名武皇就疯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从此之后,五毒对此变得狂热,他不断击败武皇,并将他们囚禁起来,尝试各种各样的刑法,撑得最久之人,是一名专修体魄的武皇,他撑了一百零八种手法。”
  
      咯噔!
  
      魁梧男子听得心惊肉跳。
  
      他看着楚行云,发现后者的神色,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平静,仿佛那些只存在于传说的武皇强者,仅仅是蝼蚁,浑不在意。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会知道这些?”魁梧男子深吸几口气,问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移过头,露出一抹回忆笑容:“我和五毒,乃是至交好友,当初他折磨那些武皇的时候,我也恰好在场,自然对此事无比熟悉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过,这些并不重要,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,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五毒所创的一千三百六十八种手法,我全都懂,每一种,都清晰记在脑海深处,虽然我不喜欢折磨人,但偶尔,我也会用这些方法,去对付一些需要这种待遇的人。”